Last 10 comments

星期四, 六月 22, 2017

推荐《冈仁波齐》

这电影,还没上画我就听说了,但并不是特别有底,导演张扬毕竟不是雷德利·斯科特,后者拍什么都是品质的保证,张扬嘛,不太好说。

我特别怕这片给拍成展现信仰虔诚的片。我对信仰虔诚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很怕它被拍成展现“大家想象中”的西藏片。我对这种想象厌恶到死。

但前几星期跑去看了朴树,朴树还是好的。《No Fear In My Heart》还唱了两遍。好吧,还是去看吧。

上画前一天查排片,少得惊人。仅有的几家,时间都不太合适。等到上画当天再查,影院稍微多了一些,买了第二天中午的票(因为晚上没有排片!)。

正午顶着大太阳跑去看,也算是献上了爱。到电影院的时候稍微有点早,瞥见几个一看就很文艺的妇女聚在要上映的厅门前嘀嘀咕咕,大意也是在抱怨,为什么晚上没有排片?为什么再接下来的日子压根就没有了?

进门之后发现坐了一半的人(工作日的白天中午,这表现实在已不算差),只有两位男士,其余的全是文艺的青年和中年妇女,有一些恨不得前两年还留着海藻般的长发穿着棉麻衣物那种。

开场时加插了《皮绳上的魂》的片花,惊艳惨了,那种调调非常符合我对“藏区怪力乱神”的想象。(关于“怪力乱神”我想做一点解释,的的确确是“异域风情”想象的翻版,小时候帝国主义探险家故事和卫斯理看多了留下的后遗症。听别人讲起来巨爽,听起来也巨爽,但千万别当真。)

《冈仁波齐》却完全不一样,一开场就是朴朴实实的,放羊砍柴搓毛绳喝酥油茶,决定带上叔叔去朝圣之后的一系列繁琐的准备工作,交代家里的事,再接着朝圣的队伍不停地加入村里的其他年轻人……超级生活化。表现叩长头也表现得超好,年轻小伙子们一出村就蹦跶着跳跃着叩了起来,走到半路,也有叩不动了就躺在地上看虫子玩的……

整体真的很棒,没有太多夸张,甚至不算有太多戏剧冲突,对白少到极点,但因为有西藏风光为背景,完全不枯燥。

唯一叫我肉紧了一紧的地方是生娃娃。毫无征兆地突然就生起了娃娃!瞬间成了恐怖片。之后生完了又恢复正常了。

————————

看这种片有一个问题,既不能对整个背景完全不熟完全不感兴趣,但也不能对整个背景太熟太感兴趣。对异域的想象必须建立在一定的距离感上。

我有个岩友,也跑去看了电影,看完之后吐槽吐了一下午。她是玩登山的,还在拉萨的登山学校当了两年老师,所以她对电影的细节感到非常崩溃。

比如她说:第一,从芒康到拉萨,跟从拉萨到冈仁波齐的距离是一样的,怎么片子里到了拉萨就好像已经到了神山一样?(这个是真的,但我的理解是,从芒康到拉萨,一路有山有水,风光变化更多,318上人也多,会有更多的故事、更多的细节;从拉萨到冈仁波齐,一大半的路都是荒芜的高原,一天两三天甚至一个星期都看不到人啊,电影表现起来比较枯燥。)第二,布达拉宫里现在基本已经没有藏民了好吗,不准进~!第三,拉萨现在管理严格得很,哪里能说是想住店就住店?八角街上哪能随意叩长头?此外还有第四、第五……

她的这种不信服,就类似我跟岩友们看所有电影里的攀岩场面,都会挑三拣四,各种细节都是漏洞一大堆,只想呵呵。但针对普通受众,那些存在漏洞的细节并不会妨碍观影投入度。

如果你已经对西藏熟悉到了这个地步,那估计这片也不适合你。

————————

最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么喜欢开N久的车进山去玩。看了电影以后,我感觉跟藏民叩长头去朝圣的意思其实差不多,就是放下生活里无穷无尽的琐事,思想单纯地去做一件事。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我自己,如果去国外游玩,尤其是从前没去过的地方,思想并不那么放松,反而有点像打仗。出发之前要做攻略,要办签证,为此又要准备资料一大堆,之后要订房间,要安排每天的住宿……到达目的地之后,要不停地问,不停地确认,等等,等等。思想上一直绷着弦。所以这两年出国玩,听说有人愿意做攻略、规划路线、订房间什么的,哇,天哪,我太乐意了。

开车进山就不一样了。决定哪天走就哪天走,然后就是一直开一直开一直开,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该吃的时候就吃,该睡的时候就睡。选择不多,简简单单。我感觉这种模式比较符合我对“放空思想”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