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六月 23, 2017

不要脸,是为记

众所周知的,我和我老搅家又搭上了线。有一天她向我发来一声尖叫,说:“啊,我已经XX公斤了~!”然后就问我,你多重?我说,(XX-2)公斤。虽然我比她轻一点点,但她比我高,所以其实也不算重。但又因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是(XX-8)公斤,而我同样是(XX-2)公斤,这样看起来就不太好。

对当年体重展开回顾的过程中,我们在一些细节上发生了分歧。她说,我2013年夏天认识你的。我说,是2012年夏天。她说,应该是2013年吧,我说,不是,是2012年。好在有博客有记录,我火速地翻出了那年写的八卦:“喏喏喏,2012年冬天我们就开始闹分手了,那时候我都还不知道你有正房呢。”

她“哎呀”了一声,说:“我们竟然认识五年了!”然后话锋一转:“所以你后来为什么不写你搅家的事了?”

我说:“传说中我搅家千叮嘱万叮嘱吩咐我不能写啊。”说这话期间,我火速把当初写的跟她有关的事情过了一遍,根据文章的记录,我们不是在闹分手,就是在闹分手,就是在闹分手。而在没闹分手的那些日子,我们撕了一轮巨大的逼,互相删除拉黑,后来莫名其妙地恢复了说话,再也不见面,同时不停地吵架、撕逼,吵架、撕逼,吵架。再后来我跟小姑娘交往,没跟她联系过。又再后来我跟小姑娘分手,大家才算又恢复了联系。反正没有哪一个时间节点适合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因为一旦写,那些事情就会戴上怒气的眼镜,既不客观,也不好玩。

于是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里,过去了5年。“所以你还是应该写一写,是为记呢。”她说。

好吧,是为记。

——————

我在跟老搅家断了联系期间交往的小姑娘,是一个非常好的小姑娘,除了她年纪轻、经历相对单纯之外,并没有什么槽点。交往期间,小姑娘有一个“终极”问题,每次提出,必能成功把我问到张口结舌。

这个问题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所有的情侣都会问的,那就是:“你喜欢我什么呢?”

我和小姑娘开始交往,仍然是因为我们床上很和谐。但随着对她认识的进一步深化,我觉得用“你在床上让我大开眼界”这样真实的回答来应对她的问题,一定会让她伤心欲绝。她太年轻了,虽然已经工作了好几年,但基本上还向往着校园里青涩而又纯洁的感情,所以这个回答并不妥当,也很不得体,我隐约感觉这个回答挺伤她的。

此外还有一个简单的回答,我问到的朋友们里也有多人向我推荐。那就是:“你长得好看。”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可我又是多么龟毛的一个处女座啊,她并不属于我眼里那种会因为她的长相情不自禁跟她交往的女孩子啊。

既然真实的回答和简单的回答,都不在候选范围,所以她每问我每卡壳,令得现场十分尴尬。为了找到一个得体的回答,我问了朋友们,查了知乎,情况毫无改观。所以小姑娘大概也就是那时候开始察觉其实我没那么喜欢她的吧。(是的,导致这个局面的真实原因就是这个,虽然我不是特别愿意承认。)

每次我卡壳的时候,我会想起老搅家来。如果是她问我这个问题,我大概会毫不犹豫发自肺腑地说,“你骚浪贱。”“你长得美。”“你有文化。”

后来我跟小姑娘分手之后,老搅家真的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结果我竟然又卡壳了。卡壳的原因是,她一问我,我就回想起小姑娘问我时我想她的情形……我怀疑这个结是再也解不开了。

老搅家见我卡壳,勃然大怒,“所以是因为我长胖了你不再喜欢我了么?”

我连忙分辨,“当然不是。”

“你以前说过如果我长胖了就不喜欢我了。”

我也挺轴的,“是啊,我是说过啊。”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老搅家要是看到我写怕伤到小姑娘,她也一定会很不愉快。

某次吵架过后,她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你从来没想过你说的话会伤到我呢?”

我当时心想,“啊,吵个架而已啊,怎么会被伤到?”再然后又想,“你说那些话做那些事的时候不也没想过会伤到我吗?”再再然后又想,“操,谁爱吵架啊?难道不是因为我们总能针锋相对地吵得很爽所以才吵吗?”

于是我回答,“是啊,没想过啊,因为我们棋逢对手啊,你对我的伤害值、我对你的伤害值都是一样的啊。虽然很痛但是打得很爽不是吗。”

在我的心目中,棋逢对手是我能给予对方最高的赞美了。真的,我练格斗很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对方跟你水平相差太大,你肯定会留着手,下手也轻手轻脚的,会担心对方受伤;可如果是水平相当,你莫名其妙地就会施展全副武艺沉醉地跟对方打起来。你根本不会考虑对方受不受伤、甚至自己受不受伤,你只会觉得这事儿让你上瘾和忘我。

老搅家说,“不,我一点也不喜欢什么棋逢对手,我不像你,对棋逢对手有执念。我常常被你气得心头一跳一跳的痛你明白吗?”

哎呀,我们在这件事上存在很大的意见分歧。

——————

我有时候是相当自负的人。比方说,如果不是对方先问,我是绝对想不起来要去问对方“你喜欢我什么呀”这类问题的。在潜意识里,我觉得,如果就是好我这一口的话,那我槽点不多;如果不好我这一口,那我就全身都是槽点,别人也根本就不会喜欢我。大意就是王八遇到鳖的意思。

所以上文老搅家问我“你喜欢我什么呀”我又把天聊死了之后,我带着大写的尴尬问,“那你喜欢我什么啊?我还经常把你气得心口痛。”老搅家说,“不是就喜欢你这尴尬至死的劲儿嘛?”

老搅家也是个极度自负的人。在此前的情场上可谓是战无不胜,碰到我这个擅长制造各种尴尬有时候还不自知的人,算是吃了些钉子和瘪。

有一回,我在论坛里提到自己陪着个漂亮姑娘看了《面子》再加上散步5个小时,最后啥也没捞到。她哈哈哈大笑,“你活该,知道么?活该。到底那姑娘有多漂亮,你性欲就这么上头?散步5小时!!哈哈哈哈。”

隔了一会儿又想起来,“你怎么从来没陪我散步5小时啊?你怎么从来没追过我啊?”

我想了一下说,“我陪你散过步啊!”

她问:“在哪儿?”

我说:“你家楼下。”

“那也能算?!”

我又想了一下,“我还陪你去锻炼过身体。但你第二天就说自己腿废了跑不动了……”

我又又想了一下,“而且你不是说过,跟我出门让你很尴尬很不自在啊,再说我去找你有家室不方便,每次都是你来找我啊。”

是的,认识这么久,十次有九次都是她来找我,还常常是深夜。我偶尔也会想,她到底是把我当什么人呀。后来又想,我不就是喜欢强势活好不粘人的姑娘吗?深夜里来,你的事做完了,我的事做完了,大家互相不耽搁各自的安排,也挺好的。所以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尴尬地强作镇定又翻脸不认人呢。

——————

在回顾和搅家姑娘恩恩怨怨的过往期间,我顺便看了一下这5年里我做了些什么。和她刚认识的时候,我在骑自行车,后来练了游泳,练了一阵自体重训练,冬天跳过Insanity,练过颇长时间画画,写了一阵子小楷,陆陆续续练了泰拳、柔术、拳击和钢管舞,学会吹蹩脚的口琴,哦,头发还长长了。

5年时间,真能做不少事呢。而且,我觉得,的确是在她不停的刺激之下,我有了很多变化。比如留头发,这可谓最近两年提升我幸福感最大的事情,没有之一。以前也想过要留,一直没坚持到底。后来,跟她拉豁之后的有一阵,出去跟人blind date频繁遭到吐槽,坚持到底的动力强到不能再强。

期间也遭到过她的吐槽,“你把头发留长一定很难看。”我心里憋着一口气,心想老娘一定要留长给你看!哼!

后来留长了,扎起来,她说,“唔?怎么像一个做清洁的妇女?”

是的,我们是不会向彼此认输的。

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