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十月 7, 2017

壁花少年和狐朋狗友

放大假总是家里蹲的人又勤劳地来写博客了。

话说放假前两天好姬友组织了个趴体儿,人也不是特别多,从前半夜耍到后半夜,从正襟危坐耍到扯胸卖怀坐大腿摸咪咪比大小,最后还转场去了蹦蹦嚓,回家后直接瘫倒床上,第二天睡到下午三四点都没缓过来。

躺在床上跟姬友开了个群互相慰问,一是庆贺趴体儿主办得十分成功,二是赞美跟着活泼开朗的小妹妹们一起玩耍是多么快活,三是无不遗憾地感叹着说,妈呀,这种活色生香的趴体儿一年最多只能耍两次,耍多了要脱皮。

事隔早几年,我是耍不来这种趴体儿的。一来是当时并没有(或者说我完全不认识)这种欢乐活泼又好看的姬佬们。那时候一群女同志聚在一起,喝点酒就要痛哭流涕感叹人生历数情殇……就那么点儿感情上的破事说了又说,仿佛遭到了多大的不公正待遇。那种惨情的氛围我十分不喜欢。列席过一两次早早就走掉。之后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除了几个毛根儿朋友,几乎不曾认识新姬佬朋友。

后来生活有所变化,不种番茄了,必须要发挥主动性去认识新姬友。上天待我不薄,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几个颇投契的朋友,能文能武,开朗外向,完全不走惨情路线。

相熟久了,大家一直念叨要组织肉趴,把各自认识的开朗妹儿们召集到一起。但每次事前分析凑局,总是发现:长得好看,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有;开朗,符合这个条件的有;可是,跟一群二熟二熟的人能耍得起来,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就太难了。三者合一的,简直就,唔……没有。

二来是,我早几年的性格,也不足以吼住这样的趴体儿。虽然算不上内向的人,但碰上一群二熟二熟的人,我也很容易切入隐身模式,一路壁花。(能变成现在这样,真心要感谢各种运动。参加自己感兴趣的运动,是学会跟一大群陌生人一起玩耍并很快熟悉的最佳途径,没有之一。)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趴体算是一场狐朋酒友们组织的局,参与者们表示玩得很愉快。仔细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环节让人感到愉快,意义就更加谈不上。但是!它就是让人觉得很好玩啊。好玩到:整个晚上大家都没有怎么玩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