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十月 17, 2017

舞室里的那些事……

舞室的女孩子们是我通常而言接触不到的群体。她们基本上就是那些……初中之后没考上重点高中之后也没有上过大学的女孩子了。但就我的观察,她们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成绩不好罢了,并不是不努力,不能吃苦,或者智力不足。

这家舞室的老板就是两位教练,一位估计是资金出得多一些,外联工作全包,也教技术,但主要教力量和爆发类的技术;另一位舞蹈技术和软度更好,教姑娘们各种技巧。而且两个人真正齐心合力地做事。当初选这家舞室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想着教练就是老板,总不至于跟前一家一样,学着学着就换教练,东一榔头西一棍子。现在看来,果然没有选错。

长期学员们大多数是外地来的,年纪差异不大,虽然有不少人已经结了婚甚至孩子都有两个了(!),但也就,25+。偶尔也有年纪略长的本地人来学,但都是“散打”,像我一样,一周一练或者几练。而这些长期学员,在三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里,天天吃住在一起,训练在一块。(外地学员的住宿,老师租了间硕大的套三还是套四,全部住在一起。)

学员们之前似乎少有集体生活的体验,尤其跟一群天南海北来的同龄人相处,就更是没有过。我感觉,这舞室,相当于是这帮女孩们的“大学”生活。好些人甚至交了一份“终身班”的费用,“毕业”了到各地驻场演出一阵,又回来学校进修,大家又乐呵呵地聚在一起。

最近有一项钢管舞业内的比赛,全国性的,按教练的说法,行业内权威性略微低了些,参赛人员水平比较参差。但她们当然非常支持自己的学员去参赛喽,毕竟也是顺便宣传舞校的好机会。有两个学员要参赛。一个教练,编舞,训练技巧,甚至连表演服都代为出力设计!另一个教练则亲自带着学员去外地参赛。(一个学员拿了第三,大家高兴惨了。)其余学员学成之后的第一场商演,她们同样是帮着设计表演服,设计舞蹈动作。说实话,一家商业舞室,“负责到底”做到这个地步,我真的很佩服她们。

我在这里训练了一年半左右,教练们手下出师的姑娘们杠杠地有三波了。我基本上算整个过程的见证人。第一波学员,哈,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个人。那姑娘是河南来的,似乎以前跟教练之一在另一家舞校学习过,后来借了一大笔债,跑过来学习。当时舞室才开张,两个教练教她一个人,她自己也很能吃苦,只是性格特别拧巴别扭。三个月后顺利出师,经教练们的介绍,开始商演。但莫名其妙的,因为很少的钱的问题跟教练们发生矛盾,成为“师门叛徒”,再也没了音信。(按两位教练的说法是,夏天里下大雨,教练没办法,用了一下学员的表演用伞挡雨,学员大发脾气,两位教练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给学员转了一笔买新伞的钱,学员收了两笔钱,不肯退回……结合那位学员的家境和性格,这故事我基本相信。)

第一波学员的培训后期,第二波学员就陆陆续续地来了。有一个男同学,算是舞室里少有的念过大学的人。日语专业毕业,似乎还上过研究生,但我至今没有仔细问过。这个男同学,如今成了教练眼里的老大难。他是所有第二波学员里至今不曾出师的人。而且他的进度,跟一周一练的我基本上保持一致。

我的问题主要是我练得太少,软度老下不去,不能横叉竖叉的话,太多技巧没法练,所以我主要是练力量卦的动作。而且我早早跟教练表过态,我说老师我不急,我练什么都按5年为单位(哈哈),能练到60岁是最吼的。

这位男同学呢,天天练,软度还是开不了。而且他力量也不特别好,力量卦的动作也做得马马虎虎。更何况他没工作啊!在舞室晃了了一整年了,生活费什么的似乎告急。

教练比他还着急。有一天课后跟教练聊天,教练说,“你说那谁(男学员)怎么办呀?是我的话,练一年了,其他同期的学员都商业表演几轮了,学费都挣回来了,可他这样的水平,还啥也不成,当教练也不成。”

我说,他都不着急,那就慢慢耗着呗。

教练说,“那哪儿能?他明明就是不想工作!他的钱用完啦,而且很久也没跟家里联系了!实在没天赋的话,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儿呀。”

这位男学员的处境,其实我是可以理解。长久以来,整个舞室就他一个男的,他学历又比其他人要高,他自己也是有点,怎么说呢,比较“端着”,真是找不着人说话。我呢,至少还能跟其他女同学们聊聊蔬菜水果多少钱一斤吧。他就没辙了。

这位男学员本身是因为想要改变当时的工作来学舞的,学艺不精不能出师,就等于是又要回到原来的工作环境。他肯定怎么都不愿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