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天, 十月 29, 2017

《银翼杀手2049》太棒了

以下有剧透。

——————

这应该是我自《星际穿越》之后看过最满足的一部科幻片了,并且我认为其主题比《星际穿越》高到哪里去了。

《星际穿越》归根结底是一部亲情片,新版《银翼杀手》导演的上一部片《降临》最后讲的也是亲情和人性,但《银翼杀手2049》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是彻底“反-人性”的。不是反对的“反”,而是说,它对人之所以为人的基础和核心(也即,人性、灵魂等等),提出了极大的挑战。这跟雷德利老人家在《普罗米修斯》和《契约》里想探讨的观点,有一点点的亲缘关系,可以说是一棵树上分开长的两条枝桠。

电影本身拍摄的美学,这就不说了,别人已经说过很多了,废土世界啊,赛博朋克啊,Film noir啊……反正呢,漫天大雾和雪花盖顶,都美极了。我是专门找地方看的2D,整个画面都是黑沉沉的。但想起来呢,有些地方用3D表现应该也是很棒的。所以只需要去看就对了,有什么版本刷什么版本,都应该物超所值。(老版的《银翼杀手》我下了蓝光高清版,看起来还是黑乎乎的一团。风格使然,实在没办法。)

有人说节奏慢,我觉得完全不慢,它是那种老派的,耐心细致地讲故事那种节奏。比《边境杀手》的节奏要快。跟电视剧《Fargo》的节奏有点接近。

这电影的主题,让我简直拍案叫绝。老版讲的是,当复制人有了人性,这是一个比较老套的,现代意义上的主题。

而新版讲的是,复制人渴望有人性,但它还是复制人。而twist来自,在这种渴望当中,它是那么地“有人性”。这就是彻底后现代的主题了。

电影开始没多久,就借K的女长官(哈哈,又见强硬的Robin Wright)之口告诉K,“你没有那玩意儿也能活得很好。”K不解,追问“什么东西”,长官说,“灵魂。”事后想来,这是破题的一段对话。

另一段对话是快结尾的时候,复制人义军头领揭穿K不是那个“Special One”,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复制人,他所有的记忆都是植入的。K整个人都颓了。头领说,“哦,不要,我们所有(复制)人都曾以为自己是Special One。”这个桥段的设计,真是神来之笔啊。

人类有一个永恒的追问,也就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从小到大,我们看到的各种文学作品里,都在强调,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人之为人的存在标志。可如今复制人也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被无情打脸。实际上,这也是对人类自己的一种打脸吧。

电影里没明说,但不妨再把上面的点给推出去一步:如果我们人类同样不是“the Special One”,不是“the Selected”,我们的存在是否还有意义?(从这条思路上去理解,这个主题其实也是反传统“天启派”宗教的。)

尹珊珊在她的视频节目《奇爱博士讲电影》里发表了一段意见,大意是这样,“妈的,看到最后,父女要重逢了。哎呀,谁要看一个大团圆结局啊?可镜头一转,看到高司令要死不死地躺在雪里,这片子一下就高级了起来。”

确实如此。我开始也以为是大团圆结局,心里真的是懵逼且崩溃的,但最后的大雪场面,把这个片子的悲剧色彩和高级感,一下给拔了起来。

K如果死了,是幻灭;K如果没死,同样是幻灭。

如果有人问,什么是高级感?那就是烧了这么多钱,拍了这么美的一部片,竟然不是冲着赚钱,不讨好观众,专注地表达自己的思考!这真是跟雷德利老人家一条心哪

——————

总之,大家快去看吧,看了来讨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