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四, 十二月 7, 2017

这个冬天很冷……

最近的消息真是没有叫人痛快的,不说了。

不过,现在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我有个朋友做外贸生意,几年前,我给她推荐了一款vpn,她也是实诚人,一用就用了这么多年,然后在前几天,这款vpn突然宕机下线了。她很抓狂……就跟常在中国搞外贸的一些外国人里打听了一下。结果外国群众告诉她,别说vpn,明年就白名单,连skype都关,别折腾了……

她把这个消息转给我,我又找人问了问,得到的答案都是不乐观。所以,如果明年白名单,这个网站肯定就没戏了。唔……(所以不管我给她推荐目前尚可使用的任何新的爬墙方法,都是没有用的。)

前两天看到这篇文章:

http://www.ifanr.com/885225

Tim Berners-Lee 还说,我设计 www 的时候,它本来就是个去中心的结构,每个人都可以建设自己的网站,现在互联网变成中心化结构了,这不是个技术问题,这是个社会问题。的确,很长一段时间,互联网都是这么发展的,直到最近这 10 年,一系列因素交织在一起,让集中化速度越来越快。今天说起来建设自己的网站,听起来已经像是从过去穿越过来的人了。在中国这个趋势尤其明显,考虑到备案和一系列的措施,自己建设一个网站的难度、成本和风险都越来越大,哪有开个微博或者公众号简单,即使克服了这些困难,流量来源也是问题,何必花那么大力气,建一个没人看的网站呢?……

完全是这样。这么多年我坚持走独立网站的形式,也就是出于一个前网络时代的人对大公司服务的无信任感。

然而,倘若真的改为白名单制度,这些努力都是白费功夫。明年的空间费和域名费我都续了,但我不知道这里能使用到什么时候。如果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这里打不开了,也许那就是不得不告别的时候。谢谢大家多年的陪伴。

放心,只要还能访问外网,我都会坚持更新的。可对于这个无比自信的大国的意志,我确实不知道小道消息是不是真的。从理性上来说,国家为了维稳要放弃大笔的外贸生意?让大量的外贸从业人员全部失业?让沿海更多的工厂倒闭?我真的不能相信。但从今年冬天的这些举动,我又觉得,整个国家机器,在现代技术手段的加持之下,已经强大自信到觉得怎么折腾都无所谓了。

留个邮箱地址:lacool_cc#163.com(#换成@)。

  1. 曾经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08:42:24

    油腻的帖子里有几位朋友说起她们眼里的生死,我看了好多遍,想回,不知回什么才能表达,最后就没回帖了。经历了惊涛骇浪般的两年,生离死别重创了我,内心不知是愧疚,后悔,想念还是气恨,时时翻腾,难得一日平静。这样的情绪无人可解,甚至无人关心,无可援助。周围的人或者忙碌事业,或者焦头烂额自身难保,不给我添乱已经算好。偶尔有亲戚说起,修养性格差异太大,又聊不了几句。这里的人说话,我却愿意一遍遍看,感觉大家都长大了,一起长大的感觉真好。早已过了只凭网络几句话就想认识对方的年龄,生活复杂无比,缘分天意难测。但是这样的交流,仍是可贵有效。很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包括这样的网站,这些读书多,有学问,有经历的聪明人分享一些感悟,希望它长长久久。自筹可行否

  2. tim.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09:16:11

    晕,这不是钱的问题啊。。。。马云爸爸也搞不定大大啊。

  3. 情报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09:52:19

    只能多备几架梯子吧。例如编程随想最近博客里提到的,我尝试了好几种: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7/10/gfw-news.html

    我对未来形势也悲观,但没有那么悲观,只要不是局域网,就算白名单了也总有办法出去,只是匿名性将不复存在。

  4. tim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10:37:09

    楼上谢谢你的信息,里面的工具我用了大部分。大会期间我也比较幸运还能访问不存在的那几个网站。

    问题的关键是,这个网站是放在国外服务器的,一旦白名单,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大精力去折腾更难更小众的翻墙方法(并忍受超级慢的网速)。而且更新也会费力无数倍。

    使用“白名单”方式的话,那个网页里介绍的所有方法都会失效。换句话说,那相当于物理拔了网线,什么样的梯子都没有用了。

  5. 子规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11:40:14

    这几天好像比较宽松

  6. tim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12:37:08

    就是怕是回光返照撒……。

  7. 大人们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20:51:32

    完全不必乐观,基本黑了。

    看老舍小说,他是很随和圆润的北京人,自杀也是不得已。

    新的一年,祝大家平安

  8. messer

    星期五, 十二月 8, 2017 - 22:43:36

    去年的某一个时候,我也和朋友们在讨论你给的这个帖子,当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帖子,但是是他帖子里引用的那些东西。我记得,是因为从在暗网上贩毒聊开去的。

    我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有人会有那么乐观的想法,觉得互联网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以至于大众运用的互联网现在眼看着出大问题了,就寄希望于暗网呢?互联网难道不是人创造出来的一个东西吗?那人是怎么样的,互联网就是怎么样的。所以比较精确地说,这个问题连社会问题都不是,就是人类自身生存状态的问题。哎呀。人类反正是药丸,是完在冷兵器还是核武器,是互联网还是AI,有什么区别,反正是药丸的嘛。

    至于我,我也一直都是自己拉台子。倒不是因为信任问题,说到信任,我并不认为自己拉个小台子就能有什么更多的安全感。这个事情在我这里就是一个审美的问题而已。当然啦,审美是很宽泛的,不仅是对物的审美,更是对上层建筑的各层次审美。

  9. tim

    星期六, 十二月 9, 2017 - 10:32:23

    美莎,我觉得是这样的:这个创造万维网的人,是60年代那一拨出来的人,自由啊,爱啊,和平啊,并且对政府利维坦有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我们这一代接触互联网,也是从它基本上草莽的时候开始接触,那时候互联网的氛围是:好人做好事。

    到现在这一轮发展以后呢,互联网非但没有成为人摆脱大政府利维坦的工具,反而被利维坦用得风生水起,并且形成了庞大得可以跟政府利维坦相提并论的大公司。

    暗网贩毒,那是个体的恶,个体的恶跟利维坦的系统之恶,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然而人类的困境是:既缺不了利维坦(任何丛林竞争都会产生利维坦,可见利维坦是必要的恶),可从个体的角度,人是极其惧怕利维坦。

  10. messer.

    星期六, 十二月 9, 2017 - 18:23:44

    你为什么要把个体的恶和集体的恶分开来讲?

  11. tim

    星期六, 十二月 9, 2017 - 19:09:07

    啊……为什么不是分开来讲?

    个体作恶,你还可以跟他磕,大不了你死我活呀。

    集体作恶,没法磕,尤其可怕的集体作恶是,执行集体之恶的个体并不恶,甚至集体本身也并不针对你,就是那种,一台机器碾死了一只蚂蚁。你说蚂蚁到哪里哭去?

  12. messer.

    星期天, 十二月 10, 2017 - 00:26:00

    集体也是一个一个个体组成的呀

  13. tim

    星期天, 十二月 10, 2017 - 14:04:39

    是啊,可是很多时候系统对你没有恶意,系统里的个别的人对你也没有恶意,但你就是被整得很惨啊。

  14. messer

    星期一, 十二月 11, 2017 - 17:30:04

    哎呀,我这个周末简直打仗,简直打仗。社交比他妈的工作还累,中年啊,一地鸡毛!

    人这个物种,只所以药丸,就是因为,就算是在个人的层面,他之恶也不一定是因为他有恶意。no啊,就是恶的,所以这样的个体形成的集群,那就是一个无可救药,两个字,药丸。

  15. 阿三

    星期三, 十二月 13, 2017 - 16:34:48

    今年以来时时感觉绝望

添加评论

谢谢你阅读此文章并发表评论,星号(*)为必填项目

User data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