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十二月 20, 2017

雪山上没有曼切斯特

这个妇女的故事我以前讲过,但当时有很多细节不知道,其实现在也还有很多细节不知道,只是比前一次讲的时候又多知道了一些信息。叫她L吧。

我是好几年前攀岩认识她的,攀岩的时候,大家当然都嘻嘻哈哈,从无异常。后来从各路消息里知道她没有正式的工作,居无定所,全职当岩串子,全国各地的岩馆、攀岩胜地都去过,曾在西藏的登山学校当过老师,国内的大型攀岩比赛,她一般都是场边的工作人员,也差不多40了(年龄这个问题真不能细算……)。

后来有一回,岩馆放一部攀岩纪录片,讲到好多年前的一次大型山难,我猛地发现,啊,竟然采访到她!?那时候她还是学生,参加学校的登山社,山难的时候,队员全是精英的一队,全军覆没;她是二队,侥幸留了一条命。

有过这样的经历,要想走出来真的很难了。攀岩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也成了排解的一种途径。

然而……我认识她没多久,又发生了另一件事。我也曾经在日志里提过,有一个登山的好手,叫严冬冬,也做翻译,中文版的《登山手册》就是他翻译的。我并不直接认识他,只是,《登山手册》是攀岩爱好者人手一本的书,多多少少听说过这个人。2012年冬天,严冬冬在新疆登山后下撤时意外离世(登山的风险真的接近无限大)。

我很久以来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有点什么关系(我对男女之间的暧昧关系,可谓麻木到极致)。直到加了她微信以后看到她朋友圈,大吃一惊。(这事儿我不敢问,也不敢打听,太冒犯了,理论上两个人应该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无限接近已满。大概是因为严冬冬也知道登山风险太大,不愿意正式确立关系。)

L的朋友圈,大多数时候是她日常的训练,爬了多少条线,磕了多少的难度,拉了多少个引体,解锁了什么新技能,又或者,帮大家编织的毛线小帽,有了什么进度。她现在因为几乎每天都训练,能力提高很快,难度能爬5.12,攀冰还得过一些赛事的冠军。

她并不是完全走了出来。她的有些朋友圈,会让人替她感到揪心。比如她说,“曾经重度抑郁,跌到最底,全靠攀岩把自己拉出来。”她参禅,打坐,登山,攀岩,跟无数的心魔作斗争。

前不久她夜里发了条朋友圈,说,“我得先把遗嘱写好……”

我偶然看到,不能也不敢回应。

—-

吓了一哆嗦的补充:

刚才管理旧贴,仿佛是冥冥中自有指引,就点出了当年写的这篇帖子: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20730-124500

飞速浏览了一次,我的天,文中提到的教练也……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41203-132644

我的天啊。登山真的是让人又敬又畏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