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十二月 20, 2017

雪山上没有曼切斯特

这个妇女的故事我以前讲过,但当时有很多细节不知道,其实现在也还有很多细节不知道,只是比前一次讲的时候又多知道了一些信息。叫她L吧。

我是好几年前攀岩认识她的,攀岩的时候,大家当然都嘻嘻哈哈,从无异常。后来从各路消息里知道她没有正式的工作,居无定所,全职当岩串子,全国各地的岩馆、攀岩胜地都去过,曾在西藏的登山学校当过老师,国内的大型攀岩比赛,她一般都是场边的工作人员,也差不多40了(年龄这个问题真不能细算……)。

后来有一回,岩馆放一部攀岩纪录片,讲到好多年前的一次大型山难,我猛地发现,啊,竟然采访到她!?那时候她还是学生,参加学校的登山社,山难的时候,队员全是精英的一队,全军覆没;她是二队,侥幸留了一条命。

有过这样的经历,要想走出来真的很难了。攀岩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也成了排解的一种途径。

然而……我认识她没多久,又发生了另一件事。我也曾经在日志里提过,有一个登山的好手,叫严冬冬,也做翻译,中文版的《登山手册》就是他翻译的。我并不直接认识他,只是,《登山手册》是攀岩爱好者人手一本的书,多多少少听说过这个人。2012年冬天,严冬冬在新疆登山后下撤时意外离世(登山的风险真的接近无限大)。

我很久以来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有点什么关系(我对男女之间的暧昧关系,可谓麻木到极致)。直到加了她微信以后看到她朋友圈,大吃一惊。(这事儿我不敢问,也不敢打听,太冒犯了,理论上两个人应该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无限接近已满。大概是因为严冬冬也知道登山风险太大,不愿意正式确立关系。)

L的朋友圈,大多数时候是她日常的训练,爬了多少条线,磕了多少的难度,拉了多少个引体,解锁了什么新技能,又或者,帮大家编织的毛线小帽,有了什么进度。她现在因为几乎每天都训练,能力提高很快,难度能爬5.12,攀冰还得过一些赛事的冠军。

她并不是完全走了出来。她的有些朋友圈,会让人替她感到揪心。比如她说,“曾经重度抑郁,跌到最底,全靠攀岩把自己拉出来。”她参禅,打坐,登山,攀岩,跟无数的心魔作斗争。

前不久她夜里发了条朋友圈,说,“我得先把遗嘱写好……”

我偶然看到,不能也不敢回应。

—-

吓了一哆嗦的补充:

刚才管理旧贴,仿佛是冥冥中自有指引,就点出了当年写的这篇帖子: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20730-124500

飞速浏览了一次,我的天,文中提到的教练也……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41203-132644

我的天啊。登山真的是让人又敬又畏的活动。

  1. messer.

    星期四, 十二月 21, 2017 - 18:26:28

    肾上腺素堪比毒品。

  2. tim

    星期四, 十二月 21, 2017 - 22:43:15

    我说的这个妇女的感觉是有点,怎么讲呢,遁世?反正肯定不是为了肾上腺素。

  3. messer.

    星期五, 十二月 22, 2017 - 00:46:27

    我不是在说她。她这个情况怎么说,我也不知道了…我是在讲你说到的那些登山事故。

  4. tim

    星期五, 十二月 22, 2017 - 12:39:49

    是的,美莎,那些事故确实是。她的故事呢,就是活生生的海边曼切斯特呀,走不出来怎么办呢?不知道。但还是活着,努力地活着。

  5. messer.

    星期天, 十二月 24, 2017 - 00:10:25

    我没有看过海边的曼切斯特,虽然是想看来着,但是怕看了压抑。

    至于走不走得出来,这只有该妇女自己才知道了,也许她本来就不愿意走出来。我现在真的是觉得每个人的世界都是一个无法进入的异世界,外人只能看到现象和皮毛,里面发生了什么,谁都不清楚,而且无法影响。

  6. tim.

    星期天, 十二月 24, 2017 - 08:11:38

    是的,我现在对丧片也是比较畏惧。

    你说的很对,每个人都是一个神秘的世界,往最好了说,我们也只能通过共情勉强去体会,其间充满各种误解错解。更何况更多的时候连共情都无法产生。

  7. messer.

    星期一, 十二月 25, 2017 - 22:34:15

    昨天晚上嘛,为了欢度圣诞节,我们看了公主新娘,超好看!推荐!我现在就愿意看这样的片子,丧片已经不适合我了!

  8. tim

    星期二, 十二月 26, 2017 - 09:47:59

    嗨呀,过年过节肯定要看这些欢乐喜气的电影呀!!丧片要心灵特别强大的时候才能看。

  9. 总攻

    星期四, 十二月 28, 2017 - 20:58:44

    这样的人我曾经在招聘时遇到过一个,1996年吧,著名大学登山社的男版,破例聊了10分钟,我觉得他承受不了未来工作的心理压力。但他很笃定个人的能力,我就想试试看他干多久。招了进来,半年后离职。很有意思,离职面谈还是我。记得我们又多聊了十几分钟,这次很私人。我问他,你们学校登山社死人时怎么处理?他问我:你怎么熬的?这么多低素质的人?!我们各自回答了,我说: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的。但这次的经历应该对你是有意义的。他说:很奇怪在这里遇到你,你让我错觉了这个企业,可惜你没有带过我。我说:我带你,你会更快辞职。我们不一样。你多会儿明白了,我们实际都一样,就能和我一样皮实的活着了。他说:我去美国,那里有我要的东西。我说:我95年去时,知道我要的一直在我自己身上,我在慢慢找,你加油吧。
    那段离职对话后,我再没见过喜欢探险,喜欢美国的那个人,中间二十多年,我走了很多不一样的、可以说探险的路,也走了很多新大陆的地方,我知道,他一定会很好,因为知识结构、体魄强健、欲望旺盛…我有时会想起他,满脸痘痘的青春,向着一个自以为是、假装成熟的女人,宣示他的梦想。

  10. tim

    星期四, 十二月 28, 2017 - 22:12:12

    哈哈,他如果过得很好,应该就没有再玩登山攀岩啦。我觉得我们说的还是两种情况,你说的这种人是目标明确、欲望旺盛;我说的那种人是,怅然若失,遍寻不着,一次次失望,想要寻找已经很难再说有力量,却仍然惯性地漂游着,有一些欲望,但又说不清是什么。

  11. 大人们

    星期六, 十二月 30, 2017 - 11:12:48

    很喜欢丧得不能再丧的人。想象一个内心绝望无比的人在攀岩真动人心魄啊!

  12. tim

    星期六, 十二月 30, 2017 - 12:30:46

    人年轻时比较容易被“很丧”、内心藏着许多苦、神秘兮兮的那种人吸引。

    年纪大了只希望碰到心理健康、身体健康、开心活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