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十二月 31, 2010

2010年的最后一天

时间过得也太快了,转眼之间,连这个新空间都租用了快一年了。若非服务商发来提醒的电子邮件,我几乎都要忘了这事。虽然我有时候嫌这空间稍微有点慢,但想到自己在虚拟空间里思想上翻了墙,还是欣慰的。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若不是在这空间里留下了些记忆,几乎就没了痕迹。

在这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的头发蓬得像鸡窝,需要赶快去剪一剪;挂在阳台上的香肠似乎被风得太干了,不妨收起来;每天都离不得的咖啡包需要采购新的……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愿这琐碎平静的生活继续下去……

星期一, 十二月 27, 2010

膀子粗大的妇人……

我心如死灰,心如死灰。

话说最近新出现一家比较便宜的羽毛球馆(其实就在我们平常打球的地方附近,只是以前白天没对外开放),菜籽又来了精神,要求天天打球。没错,天天打,1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如果再加上周末去岩馆的话,一个星期要运动整整六天。

一个星期下来,菜籽在体重秤上欣喜地跳来跳去,我站上去却是脸色发白:她轻了,我却重了。这,怎么可能的?大家吃一样的,喝一样的,运动量肯定是我大过她,为什么啊为什么?苍天哪。

更可怕的是,我的胳膊更加粗大了!每次换衣服、洗澡或者临睡前,她都要将我好一番嘲笑,气得我要死。

可是胳膊上又并不是肥肉,是死硬的坨坨肉,要怎么才可能瘦下去呀!如果瘦不下去,给点线条也好呀,也不是线条,就是死硬浑圆的粗坨坨。

还有啊,打羽毛球,怎么竟不如我一个人在家用trx锻炼腹部来得有效?腰也见粗……

我抓狂啊。

星期三, 十二月 22, 2010

终于也能挑挑拣拣了

看了《得闲炒饭》之后,菜籽和我认为,“炒饭”和“Kids are Alright”是本年度最适合中老年妇女观赏的拉片,少有地扯到了娃,又看起来不讨厌。

紧接着,菜籽又忧郁地问:难道是因为咱老了,所以看着娃都不觉得讨厌了?我宽慰她说:不是因为老了,而是因为这两部戏里的娃确实拍得不讨厌。

想想看,从前拍出《High Art》那样大烂片的导演,也能低调下来,温情地拍一拍“孩子很好”,照样是装逼,也可以装得不那么讨厌和难看。大家终于可以不那么端着,轻松一点了。

我固执地认为,从前那些暴得大名的拉片里,有不少是相当烂的:“High Art”是一部,“When Night Is Falling”(夜幕低垂)是一部,“蝴蝶”是一部。此外,我还讨厌几乎所有苦大仇深、哭哭啼啼的悲情拉片。

说时代进步了,至少从拉片上看很明显:以前根本没得选,只有哭哭啼啼、假模假式的烂戏看,而且一年轮不上一部;而今年,我居然可以有选择地看拉片——只看我喜欢的,听起来就不喜欢的都搁一边凉快去:“炒饭”我喜欢,“孩子”我喜欢,“安妮·李斯特”我喜欢;师生恋我不怎么喜欢,没看(Bloomington);情欲MTV我不怎么喜欢,没看(罗马房子);还有残忍的儿童,当然不看(cracks)……看哪,题材多种多样,悲情戏基本上被洗牌了。

最后,把坛子里“炒饭”的短评备个份:

———————–

来吧,等了大半年,它终于现身VC,下吧,姑娘们妇女们,我力推:

http://www.verycd.com/topics/2871101/

爱看高清的还有1080高清版,自己搜吧。(其实,本着体谅迟暮的周美人计,还是就看个画质一般的就好了。)

我在豆瓣上打了四星。如果按百分制的话,应该在75分以上。但因为它着实让我小小地惊喜了一把,虚高5分,拔到四星。

听说这个片之后就一直在惴惴不安,god,这么多年以后,许导演竟然终于要拍女同志片了!看了故事大纲之后更加地惴惴不安:god,两个未婚妈妈生两个娃并搞女同志的故事,多么容易拍得让人冷汗淋漓呀。

所以,我对这个片的期待值相当低。许导演没拍过很烂的片,但水平也并非一贯稳定。败走女同志片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结果,看完之后很满意。基本上我认为,华语女同志片拍成这样,就够了。

性别政治,有;男女差异,有;职场歧视,有;未婚生子,有;形式婚姻,有;搞运动搞抗议,有;女同志的各种“邪恶”趣味,多,多,多。可同时,没有肉麻戏,没有惨情戏,没有苦情戏。

千斤的担子,被许导演轻轻地卸下了,非常好。

整部片最弱的演员,当然是周美人。美人还是大花瓶,生硬;为了照顾美人,一到脸部特写,许导演打柔光,打柔光,再打柔光!

君如姐姐很gay很给力,不老的妖怪其实是她,地地道道的45岁,而且生了娃地!可我觉得,较之跟十几年前的十三妹,她真没太大变化。至少,脸上的肌肉基本上都没有松哇!

万绮雯扮演的前女友,华丽丽地抢戏啊。

有人说结尾不好……拜托,同学,这是个喜剧片!就这样,挺好。

星期三, 十二月 15, 2010

在越南猛吃(下)

这一次基本上是按孤独星球的推荐来找饭馆的。大部分时候,它没叫我们失望。

在西贡,按孤独星球的推荐,在住宿的Saigon Mini Hotel No.5的隔壁,吃了一家小小的泰国菜。真是超好吃!所有的菜都非常美味,黄咖喱绿咖喱冬阴功和豆腐!多么想再来个翻盘呀!

在会安,我们去了Miss Ly Cafeteria 22。点了一堆Caolau、白玫瑰和Wonton,美味!再一次非常地想要翻盘。但由于打算再去试试名气最大的Mango room,我们忍住了翻盘的欲望。结果,mango room的所有菜品是按美元算的!吃不起,悻悻而归。

在河内,我们去了Highway 4。这一站,我们遭受了巨大的挫折,不知道该怎么点菜。除了点了一桌子油炸食品,我还,还,还,点了一个蟋蟀肉丸!肉丸上居然有真正的蟋蟀!

还是要佩服菜籽和飘姐,两人面不改色地将肉丸和蟋蟀吃得精光(我么,光是看见蟋蟀在餐桌上已经趋近于崩溃边缘了)。

这一餐之后,溜达回了旅馆。菜籽开始过敏,脖子上、头上和脚上,都在冒一连串的小疙瘩。鼻子全堵,头晕,感觉像是发烧,但体温并不高。神经大条的飘姐继续打游戏,神经大条的我以为菜籽是感冒了,所以给她吃了几丸胃药了事。至于神经大条的菜籽同学,虽然身体很不舒适,但睡了一觉起来,居然立刻提出去吃晚餐!

第二天一早,菜籽基本上复原了。

返回广州后,轮到我过敏了,整个脖子上全是红色的大包。等回到家之后,大包们已经蔓延到了背上,胳膊上,腰上,腿上和脚丫子上。鼻子也堵住了,呼吸不息,其他还好。

最开始推测是蟋蟀过敏,但一点儿也没碰肉丸的我也过敏了,所以肯定不是蟋蟀的问题。更可能是某一种特别的香料。到底罪魁祸首是谁,不知道。

我的大包现在还没完全消散……

17日的更新情况:

飘姐在昨天也发大包开始痒了起来。时间间隔虽说有点远,但到底谁也没能躲过啊……

装逼在越南(上)

备份。

越南这趟行程,去年游览了柬埔寨之后就排上了计划。因为飘姐年假长度的关系,菜籽安排的线路相当强劳力,八天时间,从南边的西贡坐大巴穿越到北边的河内。这对飘姐和我来说还好,对长期一坐车就晕车的她来说实在很挑战自我。出发之前我们购买了药店里能买到的各种晕车药晕车贴晕车吸……
(注:按我和菜籽的分工,国内开车旅游,线路规划和资料收集归我,开车的辛苦归她;出境旅游,行前安排的繁琐事宜归她,到达目的地后讲鸟语及一切对外沟通归我,当然,看地图找方向这一类的事情还是得她老人家亲自主持大局,如果不想迷路的话。)

但基本上,这样的行程还是太走马观花了一点,时间上紧张了一点,如果有个十来天就好多了。

攻略啥的就不用说了,全靠网上查找和学习《孤独星球》。
一直以为,既然越南跟美国打了那么多年仗,英语应该是呱呱地。但这是个错误的估计。而且,南越人民的英语比北越要差。基本上,当地人很少会主动用英语跟游客闲聊。不过,靠着比比划划手舞足蹈,沟通还是可以的。

这次的照片换了处理软件,不走blingbling路线,改和风装逼范儿。

一到西贡,就被这里的摩托车海洋给震惊了。

DSC_7072.jpg_effected

DSC_7075.jpg_effected

摩托车的突突声在未来八天里一直萦绕在我们的耳边,从早到晚,无休无止。如果睡觉时敏感的话,记得一定要求住在僻静的地方,至少别当着大街……
我们第一天的安排是按照LP的介绍,在西贡暴走,参观历史博物馆、统一宫、红教堂和中央邮局。暴走不是问题,但过街很成问题。面对川流不息的摩托车,连来自天朝的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下脚。幸好,在外国游客集中的路段,有专门的交通协管员,帮助大家过街……

统一宫外面的绿地很大。

DSC_7140.jpg_effected

红教堂。

DSC_7176.jpg_effected

DSC_7177.jpg_effected DSC_7178.jpg_effected

然后我们就坐着大巴,来到了渔村美奈(Mui Ne)。安静的海边小镇,很适合住着慢慢玩。

接着我们从美奈前往大叻。坐的是一辆小面包,乘客是全女班,除了一名德国姑娘,其他都是东亚面孔。

德国姑娘身边坐着一位新加坡小同志,裹着一条裙。她俩的背后坐着菜籽和飘姐。我挂单坐更后面一排,所以没有看到新加坡小同志的具体表现。

菜籽和飘姐之后对我形容如下:小同志非常活泼,快乐地操着流利的Singlish跟害羞的德国姑娘吹牛,态度轻佻,左摇右晃,聊到开心处,边聊边脱了外面的长裙,里头穿着一条运动短裤。

菜籽总结说:你应该去搞一条那样的裙子,最好是粘合扣的,扮女人时大有必要,不想扮了就脱掉!

这里表扬一下越南人民,居然没有人认错过我的性别!真值得我大笑三声。

大叻也应该多停留几天。还有比较远的村庄和瀑布可以去。
再接下来就是连续的长途汽车,从大叻到芽庄,从芽庄到会安。大叻到芽庄,四五个小时的山路,哪怕菜籽连午饭都没吃,也被颠得晕倒在座位上一动不能动,用水杯使劲压着胃才得以免于呕吐。从芽庄到会安是连续12个小时的夜车(卧铺),谢天谢地,道路平坦,她居然没啥反应。

DSC_7365

DSC_7366

DSC_7370

这里就顺便要提一下本次旅行的最大功臣了,Iphone手机!越南上网非常方便,到处都是不加密的wifi。只要有个iphone,能很方便的上网查信件。多亏了它,菜籽在路上就得知返航的班机改了日期,临时改了后半段的行程。(原计划是从会安继续坐车到顺化,再从顺化坐夜车到河内,现在改成从会安坐车到岘港,飞回河内,在河内游览一天后返回。)

iphone上面的app确实超方便,有胡志明市地图,有google的gps定位,连订房网站,也有专门app。

当然了,科技带来方便,也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飘姐手持touch3,前几天是一有空就停下来看《1Q84》的第三本;之后几天看完了书,开始猛打《植物大战僵尸》。

在路人眼里,我们三人一定是那种“奇怪”的游客:不管在任何地方,一坐下来,必然是每人掏出一个掌上电子玩意儿,看书的看书,打游戏的打游戏,发照片的发照片。

会安是典型的旅游城市,类似前几年的丽江,有个老城区,有几条步行街。很中国。

有一条河,有一座桥,两岸有一些古老的建筑,是不是很像我们的古镇呀?

DSC_7424.jpg_effected

DSC_7443.jpg_eff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