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三月 30, 2010

改造 or 不改造?

先看这篇博。点此

小时候,去帝都于我是一件苦差事。因为娘亲的娘家住在皇城根下的胡同里,冬冷夏热,春天刮大风,一觉醒来就是一身土。烧的是煤炉。厕所在五百米之外,天气一热,遍地蛆虫。胡同两旁固然是茂密的大树,但整个夏天都会掉下吐丝的虫子。整个住所的面积大概在20平方米上下,在它的鼎盛时节,要住下姥姥、姥爷、娘亲、小姨、小舅,偶尔还会住进临时人口(比如我和爹)。

那里的情况直到现在仍然是这样。几年前,娘亲为照顾年迈的姥姥常驻帝都,我曾在冬天去过一趟。一天晚上,娘亲从医院回来,累得不行,倒头便睡。我从来没侍候过煤炉子,就任它烧着,也睡了。

那炉子烧的是明火煤饼,没有烟囱……想想看第二天一早起来,娘亲是怎样地大惊失色吧。也多亏那老房子四处漏风,我们俩才侥幸无事。

一处四合院,原本只住一家人,实际上是要住八到十户人。电视里那种一家人一户小院,现实中我从没看到,可能只有宋庆龄故居周围有警卫的人家能那么奢侈地住吧。

姥姥和姥爷等拆迁等了一辈子。但那地方实在是太有文化了,的确也没法拆。于是继续凑合着住。后来姥爷姥姥走了,娘亲和一众兄弟姐妹们立刻将此地卖掉,火速搬迁到安居工程的楼房,确切地说,那叫一个毫无留恋。

所以,在说到城市改造的时候,我的心情同样很矛盾。住过那种地方的人是绝对不想再住,没住过的人却容易把它想象得无比浪漫。

后来,那地方纳入了帝都“胡同一日游”的外围范畴……

再后来的一年,我回去逛了一趟,老院子笼罩在夜色之下,周围的小贩叫卖喧嚷……好吧,只要不住在里面,我要承认,其实它还是挺美的。

星期一, 三月 29, 2010

仿古建筑风潮

自从丽江古镇火了以后,本地在这几年里陆续打起了各类古镇的大旗,把每一座稍微跟古镇挨边的地方“打造”得一模一样:都有一条青石板路,都有一条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绕古镇一周的“溪水”,都有两排青砖大瓦房,都卖一模一样的小吃……

今年开春后陆续和家人去了两座所谓的古镇,在震惊于其面貌100%雷同的同时,也不禁要感概中国人口是何其的多:人头那个攒动!

广大人民对这些仿古建筑趋之若鹜。在一座古镇上,我妈和我有如下对话:

娘:“你看这里跟丽江古镇是不是差不多啊?”

我(无奈地):“是啊,简直一模一样。”

娘:“那你以前还要去丽江?!多浪费钱!”

我:……

在对国家大事的态度上,娘亲基本上和人大代表倪萍持同一认识,对党和政府的做法总是特别理解特别认同。对仿古建筑,娘说:政府给你打造给你修地方玩,你还不知足?

So,呃……我只能跟娘不争论。

土摩托的这篇博(使劲点)让我心有戚戚。

星期天, 三月 21, 2010

门派之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任何一个社区,稍微混久点,就看得出各门各派的痕迹。

自从玩起了单反,就开始上色影无忌。色影无忌的传统两大派是佳能派和尼康派。这两派从来都是互相拍砖拍得啪啪作响。主要的战场集中在中高端相机,只要两个厂家新出一款中端或高端机器,必然会在论坛上引发一场腥风血雨。先是多次大规模混战,再之后是零星的战斗,这些小战斗甚至可能持续一两年。稍微消停一阵之后,新相机又面世了。于是便从头再来吵过。

平心而论,这两家厂商出的相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质量也都相当,只不过看你自己更喜欢哪一种罢了。我个人比较喜欢尼康相机厚重的手感和锐利的成片风格。但我曾几次跟朋友推荐尼康的机器,却导致她们径直入了佳能的门。原因无他:她们一致认为尼康太重,而佳能入门单反都很轻盈。既然技术指标上并无差距,那肯定就选轻的……

色影无忌上的拍片风格以糖水片为主,大家都是玩相机、玩镜头的,不糖水不足以显示这两点啊。所以过了一阵,我又发现了另一个江湖,姑且称之为人文摄影派,这一派的大本营应该是Leica中文站了。虽然标以“Leica”之名,但内容以人文、新闻摄影为主。无忌和leica两站的支持者们应该是互相不往来的,尽管很少吵架,但彼此是看不上眼的。比如上Leica网站的有些用户是开博的,我就看出他们对“无忌”持非常批判的态度,认为上面满是恶俗的作品……

后来画画,发现画画也是有圈子的。学院派自不必说,即便是野路子出身,也要分。别的我不清楚,就直接细分到漫画吧,画日式漫画的论坛和画美式漫画、画写实派的论坛,几乎是两种体系。走日系风的年龄偏小,女的多一些;美式画风或写实派一般都是男的……

最后,连小小的攀岩,也有很多系统。不同的学校和不同的俱乐部都有不同的风格,如果粗略地分,就是风派和狂派,也即技术派和力量派。从本质上说,技术和力量是毫不矛盾的,只要爬得多,力量有了,技术慢慢也会有。要想爬得好,更要力量和技术兼修。但不知为何,本地的风派和狂派几乎是互不搭理,活动区域也略有不同。若去风派的大本营而提到狂派,必定会招来一顿批评(脚法烂,噪音大);而如果在狂派的面前提到风派,狂派会轻哼一声,不予置评……。

如果去国外的攀岩网站多看看,你会发现高手里还有Climber和Athlete的区别。Climber主要是业余爬,全世界到处奔走,实践自己攀岩的修行,但基本不参加比赛;Athlete就是以攀爬为职业,参加比赛,最好得些名次。

星期五, 三月 19, 2010

意外

港片不景气,看到《意外》,稍感圆满。

如今稍微新一点的香港导演,临场发挥相当不稳定。郑保瑞已经算好一点的。至少《狗咬狗》、《军鸡》都很不错。

银河映像的另一位导演,罗守耀,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夺帅》在我看来很好,可他其他的片子,无不烂得惊天动地,不管是节奏、氛围、故事,没有一点可取的地方。比如什么《灭门》,请问这是什么烂电影?还有《黑拳》,也烂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最开始,我不大明白像这么烂的导演怎么还能接二连三地在银河有片子拍,后来才知道,人家有钱啊,是大股东啊。

还有一个意外是看了《我的唐朝兄弟》,除了开头和结尾稍有莫名其妙,居然还颇有可观之处。别的不说,至少学黑泽明是学像了的。

星期二, 三月 16, 2010

见证这一刻

我真应该抓个图。2010年3月15日的23点59分,google.cn里,21年前夏天那个关键词取消过滤了。

想说的话很多,但此刻只有一句:墙外再见,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