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五月 30, 2010

本姑娘参加抱石比赛……

15名妇女同台竞技(均为业余),取前七,我进了决赛。接着,又光荣地以倒数第一的成绩结束了战斗。

不管怎么说,还是很开心。遥想当初才开始爬的时候,碰上有比赛,只能仰望高手。如今虽说不是高手,但居然也能和高手比一比,学一学,那是相当地满足。

定线的是前国家队队员,线路定得的确有水平,主要考的是技巧。就算不为比赛,能爬一爬高手专门为女子定的线,也很开心。平常在岩馆里爬,一般都请猛男们定线,人家本心里是要定得多简单,但除了水平最高的女同胞,其余的人几乎还是没法爬。有时候是手脚短了,有时候是力量不够。(真的,我是自从开始攀岩,才知道男女大不同啊!)

虽说大部分的选手都是20冒头、各院校的同学们(也有8岁啊、12岁的小姑娘,好吧,如果我早生早育,都可以当人家的妈啦,泪奔……),但也有35+的老将,人家身体灵动,十分矫健。所以,继续爬吧,明年再相会!

星期一, 五月 24, 2010

推荐一本书:《汉字书法之美》

说来讽刺,我是在政府办事大厅里把这本书看完的。因为早就预料到要等待很久很久,出门前往包里裹了两本书,一本《四手联弹》,一本就是蒋勋的《汉字书法之美》。(《四手联弹》莫名其妙,如果要我评价,我会给个“糟糕”。)

打开蒋勋,周围人潮汹涌的大厅奇迹般地安静下来,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静悄悄地看完了这本书。(当然,看完了之后事情仍未办完,下午还得接着办……)

蒋勋评行书之美的部分极为精彩,我非常喜欢。看到那几幅贴的照片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那感觉有点像去年在西安碑林看到颜真卿那几块碑的时候,一时间,哗,“文化”两个字郑重其事地撞在我脑门上。如果是日本人,一定就感动到流泪了。

小时候练过字,说真的,从来没有从感性或者理性上认识到这种“美”,只觉得是个苦差事。一张报纸,折成二十四格,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每天就写二十四个大字。欧体。开始还磨过墨,后来都用墨汁了。总之,越快能应付完这件差事,越快能看我的电视。六年级毕业,借口中学学业紧张,彻底摆脱写大字,回想当年,是何其地“长长松了一口气”。我的书法生涯止步于此。爹妈现在想起来还后悔,说,当时你的字真的写得不错了。

在我自己,即便是现在想来,倒也并不觉得多么后悔。因为那时候确实不喜欢,自己没有认识,写得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倘若真的再坚持几年,说不定书法已经变成了我彻底痛恨的东西,到了今天,有可能连这种迟来的审美都没法再感受,恐怕才更加可悲。

另有一件事也很可悲:想想看,有多久没在纸上正经写过“字”了?一封信,或者一段流水账?唉,我发现,我连钢笔字都写得很丑了……

星期四, 五月 20, 2010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人到中年,朋友们纷纷地处于亚健康状态。

光是今天,就听说前运动员马姐胸部增生,还好是良性,才做了手术,目前修养中。由纪惠小姐似乎肾有些问题,便血,原因还不太清楚,但据说最近一段时间人完全没有精神,很容易疲倦,近一个月都在家修养,中药调养ing。

此外,菜师傅的老同学之前不久也才做了巧克力囊肿摘除手术……

总之,我把最近得到的诸如此类的消息细细一回想,忍不住有点失色。

大家们,请一定要注意健康啊!

星期天, 五月 16, 2010

告别游戏机,投入大自然

话说数码宝贝菜师傅新近为母亲大人入手了一台Itouch打游戏,从而在苹果的世界里发现了小鸡打猪游戏“Angry Birds”,而我则发现了塔防游戏“Field Runner”,自此我俩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家里都可以听见鸡飞来飞去的咯咯声、猪没被打死的哼哼声,以及噼里啪啦的子弹哒哒声……

多少时间就此荒废!我痛心,我疾首,我腰酸,我背痛,好吧,我们还是出门去游玩吧。

在网上找了一条简单一日往返线路,出发!

出发那天,天阴得像是要砸在人头上。菜师傅一边开车一边痛斥天气预报的不准确。但奇迹般的,进入山区之后,雨云退散。因为所选路线并不是大众景区,少有游客,山谷里分外清幽。

DSC_1826-s

星期一, 五月 10, 2010

花粉过敏?

是年纪大了身体差,还是如今的花粉太强大?

直到去年,花粉过敏对我来说都还是火星事件:人怎么会因为花粉过敏呢?

接着,就来到了今年这热了冷、冷了热、下大雨、刮大风的怪异春天 or 夏天。立夏的那天,跟朋友们吃了晚饭,在两旁有大树的街上小小散了会儿步,我顿时感到鼻子极不舒服,不停打喷嚏,甚至呼吸不息。

接下来的一天,继续呼吸不息,流鼻涕。

再接下来的一天,流鼻涕正式转为感冒,发冷。开始不以为意,还坚持想要拉N个引体。但拉了两下,立刻觉得不对劲,非常无力……接着,我躺下了……无力地睡掉了其后的一整天。

今天,感冒症状小缓解,继续流鼻涕……

难道现在连花粉都进化为对人体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