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八月 21, 2010

下大雨

桑拿天过后迅速转为大雨倾盆,之后坏消息就不曾断过。上个周末本来打算去山里攀岩,临行前上了一个本地八卦网,看到游客正在现场直播逃离泥石流的经过。虽然我要去的山里和这里方向不同,但我还是立刻打消了冒险的念头。安心在家,工作学习。

那还是来讲我的“凄厉”遭遇算了。菜师傅出差期间的一天中午,Mc.Ds小姐(如果对这个名字不大熟悉,可参见之前的口水)邀我和直姐共进午餐,地点在她工作地方的伙食团。直姐迟到,我先到,就先和Mc.Ds小姐拿起了盘子和碗寻觅伙食。刚打完饭菜,就遭到了她无情的嘲笑。她说:“刚有一位男同事八卦兮兮地问我,‘和你一起的小男生是谁?’”她答:“大学同学。”

我问:“为什么你不更正一下,是‘大学女同学’捏?”

答:“人家又没有对你的性别提出任何怀疑,我为什么要更正?更正才要把人家腰杆都闪断!”

于是……我流着泪吃完了这顿午饭。

心灵创伤尚未平复的第三天,Mc.Ds小姐兴高采烈地打电话来:“哈哈哈哈!今天有个女同事捏!八卦兮兮地问我:‘那天和你一起吃午饭的小男生是谁?’我答:‘大学同学。’于是人家盛情表扬了你面相年轻!”

呃……我无言以对。突然,一道闪电击中我的小脑花儿,“同学,那我有一件事感到很疑惑。我一直觉得你家女杀手比我那个啥多了,难道她到你们伙食团吃饭就没有人误解咩?”

Mc.Ds小姐迟疑了一下,说:“她么……没有。可能是因为她皮肤好?”

“我的皮肤不好么?”

“她脸白。”

“我的脸不白吗?”

终于,正解出现了:“因为她每次来找我,都穿制服呀!制服,明白吗?人民群众一看制服就晓得她是女的了,并且还觉得这样的姑娘是多么地英姿飒爽,制服姑娘就应该是这个样!”

这个故事说明:制服是个好东西。

星期天, 八月 15, 2010

万芳和音乐会

在我的少女和青年时代,万芳是万万不入我的法眼的。首先,在我开始听磁带的岁月,我就没怎么听过国语歌。一定是不怎么流行的粤语歌,确切地说,是Beyond,是达明,是太极,是《全身》时代的莫文蔚,是黄秋生……中学以后是英文歌,Beatles,U2,Police,枪花,Nirvana;大学以后,更加一定是英文,而且主推独立小厂牌,4AD,Sub Pop,甚至,Earache这种玩意儿我都听了一大堆(请不要找我做名词解释,知道的人就知道,不知道的恐怕也并不感兴趣)。在这样一份聆听清单里,滚石时代的怨妇情歌手——万芳,哪里有她的位置呢?

当然,随着年龄渐长,口味日益温和,听个Oasis都傻乐,听个Twins都觉得,哇,还好。但,国语歌,尤其台湾国语歌,始终听得很少,很少,很少。

所以,对于台湾文艺范儿女歌手,我其实没有爱。更何况,我对万芳的认识,始终停留在滚石的怨妇歌时代,我根本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时候,怎么样子,转型成文艺中妇的。

那么,像我这样一个前摇果儿未遂的妇女,是怎么居然想到要去听万芳演唱会的呢?

缘起十分荒谬。菜师傅在围脖上看到Hocc说要开荒岛音乐会,当然马不停蹄地追捧。一查荒岛音乐会,哦,之前还有个万芳要开。那么好吧,为表示对Hocc的支持,她就买了万芳的票。这个弯儿是怎么转过来的,说实在话我不明白。但,我原谅了身为粉丝的菜师傅。粉丝这种东西,不就是要做匪夷所思的事情咩!

事情的发展当然更加荒谬。先是Hocc说,自己的荒岛音乐会取消两站,其中就有本地。接着,在演唱会的当天,离演唱会开始还有6个小时,菜师傅被紧急召唤去当司机,出公差,立刻出发!

难道我,无奈要去听一个自己恐怕连一首歌都不会哼唱的歌手的演唱会吗?我哭了。谢天谢地,直姐如约而来,而且她还携来长胖了的周笔畅表妹,提前买好的三张票总算都有了主人(原本安排是我,菜师傅和直姐一起来听)。

我和小菜其实在事先也是想要做一番准备工作的,我们找过她的新专辑来听。我听了两首歌之后就哭了,我甚至想过,到了演唱会当天把票卖给黄牛党算了:这么多年,她始终不是我那一卦啊……。

但,转念又想,买都买好了,听一听,还是听一听吧。

听了的结论是:万芳的现场比CD好,我指的是,声音不像CD里那么做作。

DSC_5454

and,我喜欢她穿的是平底鞋。

DSC_5500 

P.S:再次赞扬一句:本地真的不愧是gay都,男gay女gay都在数量和质量上创出了水平。

P.S之2:上次shafu说碰到了一位衣着朴素、听着万芳的歌成长、每一首她的歌都会哼唱、在寝室里听万芳的歌会流泪的男士,我再次非常确定并肯定地说:这位男士是gay,是gay!

P.S之3:在我们后面几排,坐着三朵姐妹,他们一起动情地随万芳哼唱,啊,那三把嗓音,我不用回头就知道,他们是gay,他们是gay!

P.S之4:在三朵姐妹的后一排,坐着三条兄弟。演唱会开始前,直姐无意中看到了她们。她偷偷问:中间那个是女的,旁边那两个是男的?我们扭过头去一起分析。分析啊分析,再三再四地确认:不,她们全都是女的,全都是女的!我要表彰的是,兄弟之一长得很好看,很好看!

星期三, 八月 11, 2010

间歇无聊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陷入这种间歇式的“无聊”,确切地说,就是一个话痨变得没话可说。

托天气太热的福,几乎没出门;托工作太多的福,几乎没看电视没看书,看完了也没甚感概;托反三俗的福,我又开始忧国忧民,当然主要还是忧自己:国家啊,个人啊,未来啊,会是个什么样子呢。不过么,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写《闲看水浒》的十年砍柴说,“现在这世道比六年前我初版此书时,更像梁山。”都说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我丝毫不介意做犬,可这世道却越来越不太平。说实话,我是真心希望有2012,一瞬间彻底洗白的好。

当然,另一方面,日常的一切也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按时交接工作,按时锻炼身体,按时练习画画,还有,按时吃饭和睡觉。但这些按部就班,非常非常地没有“聊点”。

唉……

星期天, 八月 1, 2010

运动果然是烧钱的玩意儿

最近八卦颇有一些,比如表面一团和气的姑娘经常在家里对着女友咆哮啦,比如绵延几千公里的异地恋终于以姑娘中的一方跟gay形婚暂告一段落啦,等等。

但因为这些事情都是第三者转述,且又没尘埃落定,不便贸然八之。好了,还是讲一讲锻炼身体。

在纠结要不要买主绳(动力绳)将近一年之久以后,我终于买了一条50m长的绳子。在此之前,我已经相继入手了两顶头盔,两副安全带,12把快挂,两把主锁,两个保护器(一个ATC,一个Smart),两根成形扁带,一条菊绳。至此,可供两个人使用的全套攀岩装备算是置办得七七八八了。当然,还可以再加上前前后后买的若干双攀岩鞋……

整个过程真是相当的“循序渐进”,一步步地“中毒”。从三年前到一年半以前,我只买了鞋子和粉袋。那时候最花钱的辅助设备是保护手指的胶布。普通医用胶布当然很便宜,两元一卷,可透气性和弹性都糟糕。所以一直用专门的进口攀岩胶布,35元一卷。

一年半以前,跟着大部队去了几次野攀,这时,入手了安全带和头盔。去年夏天,某岩男开始教我打保护,练习先锋攀,所以入手快挂、主锁、保护器。再接下来是辅助用的扁带和菊绳。

主绳一直下不了决心买,原因是用的时间太少太少,光是背着就很重。何况我现在学艺不精,自己背着主绳和其他装备去攀岩的可能性是零。而和别人结伴去的话,肯定有其他人带绳子。

但转念又想,从安全的角度讲,还是用自己的绳子安心啊,使用寿命和可冲坠次数都很明确。

既然绳子也买了,我想未来一两年期间,应该不会再入手其他技术装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