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十月 26, 2010

天下蔬菜千万种

要不是偶然看到,我真不敢相信竟然会出现这么天大的误会。

请看comment的17楼:点这里

有谁能告诉我这个误会是怎么来的吗?

和菜头是中文名博“槽边往事”的主人,男,一个美丽忧伤腿毛飘飘的胖子,网络上有介绍,点此

菜师傅,我的同性密友,性别:女!(她要是长出飘飘的腿毛来,我只好去买剃刀了。)

菜师傅是我给她起的别号。她自己在网络上用的id,跟菜是不相关的。

天下蔬菜千万种,不是所有的菜,都是同一棵菜。

难道师傅这个词太阳刚?要不,改叫“菜籽”?

星期六, 十月 23, 2010

关于如何自我评估水平

小时候,我曾经在自我评估上丢过一次大脸。

当时出于好玩,跟爸妈学下围棋,下了一阵之后,跟他们的胜率有个一半一半了。中国式爹妈的好胜心立刻冒出来了,他们带我跟去其他下棋的小孩比划比划。

但爹妈其实对“系统化训练”是没有很深入的认识的,我连哪怕是最简单的对阵套路和定式都没琢磨过,现在想来,基本上可以说,我只是略微懂得围棋规则而已。总之呢,受爹妈吹嘘导致自信爆棚的我,跟别的小孩一比之下,被赢得丢盔卸甲,淅沥哗啦,从此以后绝了下围棋的念头,对深入研究更加没有兴致。

后来,成年之后,碰到一位爱好围棋的同事,其实,同事也不过是个业余二段而已。但跟他聊了一下,我才知道,哦,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的技术含量!不是傻下而已!

再后来,我又才知道,哦,原来连五子棋也是很有讲究地!哦,原来连玩魔方也是有套路的!各种高手到处都是!

——————–分割线—————-

因为有了网络,每一种活动的爱好者们都有了聚集的专门据点,所以,只要不是个傻子,对自己还有个基本的诚实度,人是很容易判断自己的水平的。只要跟高手比一比,只要张开眼睛到处看一看,你就能判断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对普通人来说,每一种爱好,每一种业余活动,你付出的钻研精力和时间,比本身所具有的天赋更重要。基本上,高水平是靠花时间和动脑筋换回来。

好吧,这是我看“一万个小时”理论得出的心得。我说过,我业余攀岩3年,不如上大学的小朋友猛练三个月。

我的算法如下:假设我这三年里,每个星期爬两次,每次1小时,那么我训练的时间是:1小时×2(次)×52(星期)×3(年)=312小时

一个上大学的小朋友,突击训练的话,每天爬6个小时,每个月爬25天以上,那么,三个月里他的训练总时间是:6×25×3=450小时

这还只算了训练总时间,没考虑双方在体能、天赋方面的差异。

同样道理,我业余画画两年,完全不如那些高中小朋友突击狂画一个月的。

更加同样道理的,是我拍照片的水平。我几乎根本没在这方面做过深入的训练,我完全清楚自己拍出来的照片在什么档次。基本上,也就是个用单反照相机而不挂P档的水平。之所以贴出来,只是因为高兴,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真没想过要怎么样。有人说,嗯,拍得不错,我自然很高兴。仅此而已。

有的人不喜欢,那就不喜欢好了。如果批评的人说得出来不好在哪里,那么,我们就说事实讲道理,讨论技术;可如果批评的人是出于主观上的不喜欢,我也不可能改变别人内心的标准,非要Ta喜欢不可吧?

再退一步说,如果批评的人本身在摄影方面有公认的造诣和心得,那么,哪怕他批评得再厉害,哪怕我听了再不爽,等过后静下心来的时候,仍旧可以琢磨一下他为什么那么说。但要是批评的人从来不以摄影见长,根本是个白丁,那他的批评,哪怕他自己觉得再有见地,我也可以选择无视吧?

啰嗦了一大堆,是因为听到朋友给我转述了一段批评,之后又看到这位批评者的留言。大意是说:其他人说我照得怎么样怎么样,那都是胡说,只有她的评价最中肯:我照得很差。

没问题,您的意见我已经收到。现在,您可以走人了吗?

请您不要回复。谢谢。我真的再也不想跟您沟通。这话我还要再重复多少次呢?

再说一遍:我个人看不起您,不想看到您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您可以到别的地方玩吗,那谁同学?

星期五, 十月 15, 2010

那么,还是八卦吧

话说,由纪惠小姐和人精姐姐的关系面临解体。

由纪惠小姐和人精姐姐的亲密友人关系,有赖两年前大地震的成就。文艺一点地说:一个城市的仓皇失措,一段关系的突飞猛进。

由纪惠小姐曾经是飘姐的小跟班。飘姐却对由纪惠小姐无感。无感的原因多多——也许,飘姐觉得由纪惠小姐太娘了?

Anyway,这边厢是苦恋多年,那边厢,飘姐跟小马哥弯了一阵,之后嫁人生子,天伦之乐去了(这是另外一段年轻时代的爱恨交织,责任绝不在飘姐)。

由纪惠小姐苦闷,纠结。期间,也曾交往了男女朋友若干。年纪渐长,跟家里人出了柜。

按理说,年轻时长得像仲间由纪惠的由纪惠小姐,无论如何不应该找不到合适的伴。但事实就是这样,大家为她暗暗地捏了一把汗。

就在此时,地震了!再接着,就是由纪惠小姐带着人精姐姐华丽丽地呈现。

人精姐姐属于最近大受欢迎的御姐卦,事业型独立妇女!连一贯不看好由纪惠小姐的马哥,面对御姐的强大存在,也不得不来了个刮目相看。确切地说,所有人对由纪惠和人精姐姐的搭配都觉得很合适。由纪惠小姐也终于找到了依靠呀!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这两年里,我们跟她们一起吃过饭、打过牌,尽管算不上很好的朋友,但可以算比较熟的熟人吧。两人每次联袂出现,都恩恩爱爱、相敬如宾。

其间当然也传出过矛盾,但消息反馈说,无非是一些生活习惯不同导致的小问题。毕竟,大家都是XX岁的有故事妇女,总需要磨合呀!

所以,两年后的有一天晚上,人精姐姐因为压力过大、无奈向我哭诉的时候,我实在大吃一惊。怎么会呢?人精姐姐一没有家庭压力,二没有经济压力,还有哪里来的压力?

人精姐姐说,跟由纪惠小姐实在性格不合,“她不是那种可以依靠的人哪……”

好吧,我嗷嗷地发出一阵惨叫。原来!御姐竟然!要的是依靠!

被人依靠,从来就是由纪惠小姐的软肋。所有相识的朋友都知道,由纪惠小姐完全不属于这一卦。当然,她也并不是小鸟依人型,但,如果说到依靠,她还是太*&¥了吧……这么说吧,即便由纪惠小姐是男人,应该也是优柔寡断、必须有个强势贤内助的那种。

所以,多年来,所有的朋友都觉得,由纪惠小姐找男人交往的话,在想象上要合适得多。连人精姐姐也这样认为……

见我惊讶太甚,人精姐姐说,其实,依靠当然是互相的。“如果人对,我也还满可以依靠的。但、但、但……如果不是地震,我们真的不会在一起。”

总之,两个人性格不合适,人精姐姐其实早就意识到,也正因此,两人丧失了情侣间的亲密感。不过,人精姐姐也会软弱嘛!大概是想着,“好啦好啦,年纪大了不折腾,勉强勉强也就算了,”一晃两年过去了。

终于,勉强到不能勉强了。

人精姐姐哭诉之后的若干时日,飘姐处传来了由纪惠小姐的说法,“虽然性格不甚合适,可年纪大了不想折腾,勉强勉强过下去不好吗?要不,你们去劝劝人精姐姐?”

呃……如果真的不合适,还是早些分开,表再勉强了。生命宝贵,活要尽情尽兴。我国妇女的人均寿命是74岁,还有一半以上好活呀!哪怕只算到腿脚胳膊都能灵活动弹的岁数,也还至少有一半呀!

星期一, 十月 4, 2010

单车十日,万里西北

(本文做备份用,和论坛上的内容相同。)

终于在经过了八个小时的长假大堵车后回到了家。昏睡醒来。

开始流水账式记录。

汽车的里程表上显示,我们总共开了5567公里。是我们历次自驾出行最长的一回,穿越陕甘宁,以及青海和内蒙。

本次出行的路线如下图,C点是著名的胡杨林额济纳旗:

行驶线路图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旅行。

5月份的时候我就在寻找目的地,那时候想的是往南边去,去泸沽湖,经丽江,过中甸,至稻城和亚丁。这是一条我期待了很久的线路。但五月开始,老天爷发威,天天下雨,山里泥石流没个消停。计划取消。我哭……

时间来到八九月。好友直姐道,听说,现在修了一条新路去额济纳旗,很近!我们好久没一起出行过,一起去吧!

好主意。

我开始做路书。一查里程数,近个毛咧。4500公里没跑!但路况都很不错,高速占了一大半,所以盘算了一下,应该还行。

就这么安排了出发和在路上的日子。最初打算银川进银川出,所以7天时间就够了;后来觉得来回都走一样的路不好玩,就改为从银川进额济纳,从酒泉出来,经张掖、武威到兰州,这样需要8天时间,每天的行驶里程在五六百公里左右。

临出发前十来天,直姐告诉我们,她要和她男人以及另一群朋友去敦煌,自驾15天,八个人,两辆车。

呃……我和菜师傅被放鸽子了。但我们决定,毛,还是去!就我们俩,一辆车!

临出发前五六天,菜师傅被派出差。在外地,菜师傅发回短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看来我们的计划要取消。

我……

就在我几乎已经打算在热火朝天的工作中度过这个金秋十月的时候!菜师傅赶回来了!

打包,上路!

—————

出行前,找机械师检查了轮胎、刹车等车况,更换了机油。备好了全国公路图和山寨GPS。攻略和路书打印出来。菜师傅还带上了笔记本和上网卡。

基本上,我和菜师傅都算是精细人,长途旅行,不打无准备之仗。毕竟,一辆车,两个人,绝对有必要将意外情况减少到最低限度。

不过,也有人属于“管他的,开出城再说”类型。就比如说我们的好朋友直姐。

在他们一行人出发前,我反复地问她,你们做了路书吗?她信心满满地说,安啦!我们一行人里有那个方向的专家,他负责做路书!

然后,到了出发前一晚,她打电话给我,言辞中似乎对途中要经过的几个大城市的方向都搞不大清楚。我又一次向她确认:你看地图了吗?放狗查一下吧!她说:“好!你把线路图发到我信箱吧!”

等我们双方都上了路,通过电话沟通才知道,原来他们这一次根本没人做路书,甚至也没人带地图。3G上网卡是带着的,但有些地方没信号,所以就会糊里糊涂。不过,他们对车载GPS呈完全信任状态,车是SUV,不怕走烂路,人又多,也不怕走夜路。所以,照样顺顺利利地走完了全程。

P.S:他们的路线跟我们恰好相反,是从西安经天水到兰州,从西宁绕青海湖,上酒泉,再西行到敦煌,又从敦煌到额济纳,再原路回酒泉、兰州,最后下甘南去九寨。这样糊里糊涂、重复路程太多的线路,我和菜师傅是不满意的(我和她追求的境界是:最大限度地不走回头路。)

—————

本次出行的模特们以各种动物为主。这是银川镇北堡的一只猫,找到一块游人吃剩的月饼舔得正欢。

DSC_5844

镇北堡远景。

DSC_5856

著名的那个门洞。

DSC_5915—————-

本次出游的第一猛人是大司机菜师傅。

照理说,两个人出行,轮流开车,轮流睡觉,是个非常合理的安排。但由于菜师傅坐车必晕的毛病,她必须是主力驾驶员。而身为副驾驶的我,也是天生的副驾命:任何路面状况都绝不晕车,再回头的回头弯,我也能笑看地图。与此同时,经过多次出游的磨练,也使得她的驾驶技术(尤其是山区驾驶)远高于我……

但由于两人不能轮换休息,我也不可能在她开车时打瞌睡,必须随时注意她的精力,加倍紧张地留心路面状况。

前几天还好,仗着出游的新鲜劲,也靠着之前安排的里程数较为合理,我们一般早晨6点过出发,下午两三点就能到达目的地,休息时间有保障。

到了第六天。我们和直姐在额济纳旗会过了师,看罢了胡杨林和落日下的古城,准备迈上回程的路。那天的中午一点过我们就到了张掖。理论上,我们应该就此休息,找个住宿,到5点过就去欣赏夕阳下的丹霞景观。

胡杨林。

DSC_6163

胡杨林。

DSC_6172

黑城。

怪树林。

DSC_6406  

可是,毕竟才1点过呀!菜师傅看了看GPS,离西宁还有300多公里了。她说,不如直接去西宁吧,去青海湖吧!

于是我们抛开了先前做的路书,在行程里加上了计划外的目的地。根据之前走过这段路的直姐反馈,路是好走滴!

可再好走的路,这三百多公里也是条国道!而且是翻越祁连山的盘山路!

山上景色极为壮丽。美不胜收。山顶还下了雪。路上的风光,陡然就从沙漠变成了雪山。

DSC_6437

DSC_6444

最终,直开到晚上7点过才到达西宁。

所以,光是这一天,她就开了一千公里多。

—————

那天到了西宁,十分疲惫,躺下后就昏睡过去。

这就导致第二天,我们在无意中环游了青海湖。

因为是计划外的目的地,我们没有查过青海湖是怎么个玩法。景点叫什么名字,完全未知。出于对国内景点的固有认识,我们认为必定会有个“青海湖售票处”。

此外,根据直姐的线报,到青海湖只有一条超好的大路,150多公里,两个来小时的车程。根据旅馆前台服务员的说法,应该在湟源下高速。

我们当然就在湟源下了高速,之后就是一条正在修的破烂山路。GPS一个劲地跟我们唱反调。我们不理它,毅然决然地顺着破烂路开呀开,看到了“青海湖鸟岛”的路牌,但这时已经开了两百多公里。湖的影子都没看到。

继续开呀开呀开,终于看到了湖!而到鸟岛还有80多公里!

到鸟岛之后看到了整个青海湖的景区图,才知道景点原来遍布了整个青海湖的沿岸。而鸟岛是青海湖距离西宁最远的一处!

返回的路果然修得非常好,青海湖的风光无比迷人。但就这么一绕,就绕出五百多公里来。

DSC_6460

芦苇们。

DSC_6525

空无一人的鸟岛。

DSC_6533

—————

剩下的两天,是这趟旅行最辛苦的两天。一来,我俩的精神到了强弩之末,二来,国庆大假拉开了序幕,路上的汽车多得不可胜数。

从西宁到西安,又是将近一千公里。据说,这条路是全程高速。其实不然。过了兰州之后没多远,就是所谓的G30国道。双向均为单车道,大车多,小车也多,超车时必须到对面车道去。这段路是好几百公里。

之后,天水到宝鸡本来有一条已经修好了的高速路,可天水市城外的路牌却给我们指示了一条盘山老路。那时是下午3点过,老路有180多公里。GPS大呼小叫地让我们掉头。我们踌躇了几十公里,还是掉头回了城,在加油站打听了几次,才找到高速路的入口,耽搁了近一个小时。

再之后,靠近西安的部分高速正在半幅扩建。这天傍晚,老司机菜师傅开得近乎崩溃。八点过才终于到了西安。

最后一天,在修路的棋盘关,20多公里山路堵了8个小时,从下午4点堵到晚上12点,看满天的星斗。于夜里两点,找了个加油站,蜷在车上睡到天亮。

好在终于平平安安回到家了。

体会一:出远门请避开长假!太可怕了。

体会二:国家以数字编号的形式统一高速公路的名称,将标识牌规范为绿色,跑一趟长途才知道这么做是多么的体贴啊。

体会三:开车游览塞外边陲,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爱国心;繁忙而有序的高速公路网,说明祖国确实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