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十二月 27, 2011

风声过耳

打从今年年初岩馆迁址到离我住处只有5公里的地方,我便用回了自行车这一朴素的交通工具。而当自行车升级为SP8之后,骑自行车便具有了更多健身的意义。

5公里的路程不短也不长,交通高峰期也不过骑15到20分钟,骑到时除了会被吹出两行清鼻涕,手脚都已活络,刚好当成是攀岩前的热身准备。

但最享受的路程还是攀岩结束之后回家的那一段路。一般是晚上9点到10点,刚从岩壁上下来,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在涌动活力。一个人骑行在略有冬意、人车稀少的马路上,冬天的风又并不刺骨,扑在脸上反而有种清爽的凉意。SP8提速快,狠狠踩上两脚就能上25+,轻松超过身边各色电瓶车及其缩手缩脚的骑手们。

风声过耳,意气勃发,那感觉只可意会,无法表达,一种爽朗而刚健的情绪。

一年时光又快过去,感谢生活带给我这些美好的瞬间。

也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星期三, 十二月 21, 2011

理一理人物关系

说起来我吐口水也吐了相当长时间了,口水里的出场人物也有十数枚。考虑到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前因后果弄清楚,干脆简要地整理一下。

人物关系图的中心,只能是我和菜梆这对“种番茄”的妇妇(语出美莎,源头点此)。

先说我满门英烈的家族关系。

婉君表妹,一个目前还水嫩的文青女同志,她ex是个很可爱的哥特小朋友,后来异地了,就分了。

家明表弟:一个gay得铛铛响的、靠嘴吃饭的出柜飘飘儿。

我的同学关系,常出场的有“横君”,一个直得不能再直的已婚已离异有可能马上要再婚的妇女。但因常年在媒体圈里打混,也认得些百合人物。

然后是菜梆的家族关系:她的直人弟弟和弟媳。

菜梆的同学关系:

飘姐:

一个走高级白领御姐路线的已婚有子bi妇女。很多年前,她有一个暗恋她良久的小跟班,叫由纪惠小姐,但飘姐以自己是直人妇女为由,坚决不肯跟由纪惠小姐苟且。后来,gay得铛铛响的帅姐马哥出手,三天将之掰弯。两人交往近一年,因马哥出轨,遂分手。之后飘姐结婚生娃,大家们又成了好朋友。

由纪惠小姐:

暗恋飘姐多年而不得、青春时代就这样被耽搁了的女同志。也跟男性交往过,无果。很多年以后,找到了“人精姐姐”,两人交往一年半,因为都是中老年,各自的妖精过场都很多、性格太不投合等等原因,分手。由纪惠小姐目前跟一异地文青小姑娘交往中。

马姐:

有时也不由自主地称她为马哥的、年轻时长得很好看的、gay得铛铛响的女同志。因为她追飘姐而相识。

马姐的故事太多太多。她和飘姐分手后,经她正式承认的、带出来给大家见过的女朋友有两位:学识美貌与身高并得的留洋女博士“174”小姐,后来因为是异地,“174”小姐另外找了一个紧追不舍的已婚妇女,两人分手,交往时间大概是两年;之后是接近90后的物质小妹,交往一年多,因为物质小妹烧钱太多(当然也可能是马哥又寻了备胎,前因后果说不太清)而分手。

上述故事在发生时均有记载,不过年代偏久远,请自行搜索。

我和菜梆的老友关系,也即“大食袋”聚餐会的骨干成员们,这就包括:

直姐:

gay味很浓、但从未有过百合情史的已婚直女,育有二子;有一个满门英烈的家族,若干个兄弟姐妹甚至长辈,都有过“同性情谊”。

经常出场的是她家长得酷似周笔畅的表妹,称之为“小周表妹”;小周表妹有一个性子极其酷烈的女朋友,大家都不喜欢……;小周表妹现在德国游学。

小周表妹的亲妹子,也是,称为“小小周表妹”,但目前估计还没她啥戏份,毕竟,90后的小姑娘尚未成长起来嘛。

除了这两员表妹大将,直姐还有一个表妹,初中时跟女同学暗恋桃花源,被老师发现!不过,这个表妹如今已经结婚啦!

直姐还有一个死宅卦、性向不明、很可能是gay的弟弟!还有一个长辈姨妈,文革期间,少女时代跟一个光头红卫兵姐姐有很深厚的“姐妹情谊”,当然啦,后来姨妈结婚了,光头红卫兵姐姐也结婚了!

上述人物故事,分布在历年的口水里,感兴趣者请自行查找。

阿失姑娘:

之前曾叫她“Mc.Ds”,没啥gay味但居然跟一妇女有染五六七八年的倒直不弯已婚妇女。跟她有染的妇女称之为“女杀手”。这条故事线索是从2009年开始的,大概是“唱一曲八卦响叮当”。

女精英:

这是一个出场较少的人物,已婚妇女。

大致上就是这样吧。

星期一, 十二月 19, 2011

勾搭妹子的利器

话说前两个月和马哥见面时,她介绍给我们一款勾搭妹子的利器,叫“el”,水果手机的App store里有下,功能类似同志版的“陌陌”(其实陌陌本身已经是约炮利器了),这个软件因为不支持iOS 5(5系统下闪退),现在好像已经下架了。正常使用的话,可以选各种属性,选距离远近,闲聊约炮等等。

总之,当天大家都性致勃勃地都下了el,性致勃勃地注了册。飘姐还立刻给自己拍了张美女头像放上。没过几分钟,就有操英语的人跟飘姐搭讪起来!旁的人都哄笑飘姐,说你好好当你的已婚妇女当你女儿的娘,怎么搞这些蕾丝花边儿的玩意儿搞得热火朝天!

没过两天,菜籽和我用的水果都升级了系统,遭遇了软件秒退,两人各自暗暗伤心欲绝不提。:D

这种时候,懒惰的人就有福了。从来不知升级系统为何物的飘姐继续开开心心地用el和妹儿们勾搭着。

转眼过去两个月,惊闻由纪惠小姐交往上了异地来的小妹子!还要请大家吃饭!

大家觉得这么风雷闪电的速度全不似由纪惠小姐软绵绵、啰啰嗦的性格,便向跟由纪惠小姐最相熟的飘姐打听。飘姐喜洋洋地回答:“那当然还得多谢我!我介绍地!”

原来飘姐当时下了el,用上了自拍美女头像,迅速地就有很多小朋友与她闲聊。她选了其中一位有勾搭心的小朋友,道:“其实我不是。但我有朋友是。我朋友的QQ是……你们要不要去聊下?”

然后!这事儿就成了!

看,果然是高新科技改变命运哇!

当然,小朋友确实十分年轻的哇,如果由纪惠小姐15岁生娃,就跟小姑娘现在的年龄相仿了。好在小朋友好的就是“年纪略大”这一口,所以,两人如今耍得甜甜蜜蜜哇!

星期一, 十二月 12, 2011

动作迅猛!

阿失姑娘和女杀手的故事结束后,经过若干个月的疗伤,期间虽也偶有小反复,但最终找到了Mr. Husband,现已扯证,“年内结婚”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撒花!恭喜!

由于我对男女八卦不大感兴趣,阿失姑娘的故事可能暂告消停。

星期天, 十二月 11, 2011

羊肉大棚演唱会

菲姐的复出巡演,在本地是一波三折。先说要开,群众蜂拥订票,突然又说场地不合适,一一退了票;突然又说要开,大家都有点吃不准真假……

说到本地开演唱会的场馆,对天后级人物来说确实有点高不成低不就。一般而言,超小型的小清新、小摇滚演出,大多数在小酒馆,也有的会放在某些新开酒吧的演出厅;流行歌手的小型演唱会,在单面台的音乐厅,比如上次的万芳;一般级别的歌手,会放在号称要打造成本地红馆的三面台省体育馆,崔健、罗大佑、草蜢,都是在这里开的,缺点是容纳不了太多人,声音效果差。

天后来了,这几个现有场馆显然都是不合适的!

但这一回居然如约开了唱!

场地是怎么解决的呢?主办方很有想象力。在足球露天体育场上搭起了羊肉汤锅式的塑料大棚,而且提供的座椅也是羊肉汤锅专用的塑料板凳!但因为没有高度差,坐在偏僻角落的观众还是很难看到舞台!

不能不说搭舞台还是费了功夫的,菲姐还被钢索吊着升到了羊肉大棚的中央!群众们非常激动!

更加激动的是直姐!先是有人送给她一张内场票!后来又得了内线消息,跑到菲姐吃饭的地方去和天后碰了个正着!

合了影啊!拿到了签名啊!竟然还跟天后撞了衫!脸都笑烂了啊!

————分割线————分割线————

我对天后的感情很“矛盾”,一方面,从来没有刻苦铭心地爱过她,另一方面,又从来没有讨厌过她在任何时期的任何一张专辑。非要说有小小的不满,大概是,菲姐为什么会变成人人都爱的天后捏?

我是去看的第一场,菲姐唱了一首小红莓,唱了一首奥康纳,我差点以为她还会唱一首双生鸟——这大概要算带给菲姐影响最大的三位女性了吧。

小红莓唱的是国语改编版,群众基本上还听过;奥康纳唱的是英文版,全场几乎哑然,尴尬地沉默了有没有!!(从这个角度讲,还是帝都和魔都人民会更有文化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