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四, 四月 28, 2011

如果不减肥,你也会变成个忧郁的胖子

对了,这是这几个月的绘画练习成果。要减肥啊!我勉励自己说。

2011042601

满门英烈之喜宴故事

春天一下子就来了!大概4月初还冷得要穿一件薄羽绒服,这两天的温度,却足足在30度以上!说是冰火两重天,也差不多了。

热情四溢的春天是姑娘小伙儿们结婚的好日子。突然之间,我的大表妹就嫁人了!喜宴那天,七大姑八大姨九大叔们围坐一桌,幸福得泪流满面啊。

一位大叔感动得说,“咱老听家终于有闺女嫁出去啦!”之后就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我也是老运动员了,赶紧诚惶诚恐地敬酒、以谄媚嘴脸献言道:“七大姑、八大姨、九大叔!是我耽搁了大家!请见谅!”

果然首先示弱要容易过关些,大家宽容地放过了我。接下来的问责对象,转到了比我小一岁的家明表弟身上。

大叔问:“家明表弟啊,你好久结婚捏,好久摆酒捏?”家明表弟打了个诳语道:“再过十年八载吧!”

大叔立刻囧住:“什么十年八载!你不要开我们老人家的玩笑!”

家明表弟又道:“谁说是开玩笑!现在时机不成熟啊!”

这回轮到我囧住,他显然是话里有话啊!如果我没理解错,他这里指的应该是同性婚姻吧?哈?

我扭过头,低声问婉君表妹:“你表哥不是要趁今天的婚宴出柜吧!哈?他在说嘛呀?”

表妹的脸色也有点硬:“他不会出这么昏的招儿吧!哈?”

但、但、但,幸好,表弟稳住了!大家讨了个没趣,也不问了。

年龄再次之的大表妹就是今天喜宴的女主角,本处从略。现在过关的轮到婉君表妹啦!

婉君表妹正在最最适婚最最育龄的黄金年华上。而主持本次“聆讯”工作的大叔,也恰好是她爹。老实说,她爹比新娘的爸妈还激动一百倍啊一百倍。喜宴一开始,大叔就把自己灌得摸不到方向,说话也嗨劲十足。果不其然,大叔的开场白就让婉君表妹根本无从招架。

大叔红着眼睛说,“婉君啊!你知不知道爸爸的心愿?爸爸想当爷爷了!爸爸总不可能现在快60的人自己又生小孩吧?还要养大!不可能吧!你要加油啊!”

婉君表妹的父母本来是离异的,听自己老爸说这样的话,这才叫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气不打一处来却没法发作,脸色铁青道:“爸,你喝多了!”事后婉君表妹哭着说:“天哪,我还要听这样的教训听多久?我要不要出柜算了!免得爸爸天天闹!免得妈妈天天以泪洗面!”

我说:“婉君啊婉君,难道你出了柜他们就不闹了?照样闹!而且还会闹得更厉害。现在是单闹一个结婚生娃,出了柜他们还要闹你的性向,你杠不杠得住哇?再说,你一出柜,你家明哥哥、你姐姐我,就都被你一窝端了啊!”

婉君表妹郁闷死了……当然,导致她郁闷的还有另一个原因。异地恋果然是不长久,她跟她小女朋友分手了瓜,虽然她也还热火朝天地换了新工作,展开了新生活,但失恋的阴影,也不是说没就没的。这天又被老爹胡搅蛮缠一顿,心情好不起来。她说:“真的,想想看,一转眼,工作几年了,事业没起色,惰性越来越大。要是再没起色,说不定真的得从了他们,嫁人生娃去了!”

咔……好吧。不过,嫁人生娃也好了,说不定,咱老听家的gay脉,就要婉君表妹你来延续了!干巴裂!

另:各位还能顺利访问这里吗?能的话请吱一声。

星期六, 四月 23, 2011

美好的春天,减啊,肥!

这个春天很有点春的喜色,经常有太阳暖暖地晒着。

新岩馆修好了,离家不算远,骑车去正合适,顺便晒晒太阳热热身。最美的事情是碰上当天来一群水平差不多的妇女一起爬,爽呆啊!爬完楼下吃个面,回家洗澡干活,哇咔咔咔咔,幸福感滋生。

经过实践检验,虽说我爬了三年多了,抱石水平还是差不多就V0。劲倒是有了,极限是10个引体;核心力量应该也有了,可以做L字型引体(就是引体向上拉的时候腿跟身体呈90度);指力也还行吧,韧带和平衡虽然是弱项,但比起才爬的时候不晓得好了多少……

但为嘛水平就是提不高捏!我自己分析,体重是个大问题!如果今年能减下10斤肉来,我相信应该可以提高不少。

这个任务很艰巨!很具体!要努力!不能徒伤悲!

星期六, 四月 16, 2011

新岩馆开张 and 精力充沛的年轻人

期待了整个冬天的新岩馆开张了!又有地方可玩了!耶!

开张的第一天,全城长期攀岩的人差不多都去了,空荡荡时看起来极大的馆场一下子小了,墙上垫子上挤满了人……

这也是我很喜欢攀岩的原因之一,哪怕把全城长期攀岩的人都算上,90%的人也都是熟面孔,今天不见明天见。而且,攀岩的人大多还要参与其他的户外运动,登山的,徒步的,骑摩托、骑自行车跑川藏线的……光听大家讲故事就很有趣了。

去年认识了一个还在读大学的体育小朋友,一起在她们学校攀岩馆里玩过几次。后来因为学校的岩馆不再对外开放,一晃就是大半年没见了。这次她远远地就跟我打招呼,整个人黑得像坨炭饼。一问才知道,她去骑行越南柬埔寨啦。等再过几天,她还要去阳朔常驻,继续攀岩……

接下来我们又细聊了一阵,结果人家不光骑行了越南柬埔寨,还环骑了青海湖!还在大理攀了岩!还去爬了哈巴雪山!尽管没登顶,可人家背着大包,玩儿一样地就走到了4900米的高度!

果然年轻不是盖的呀!

P.S:一个冬天没有爬过抱石线,手僵脚硬也不说了,爬了两把就全身酸软!要恢复!恢复!

P.S.2:另一位小朋友看见我,笑着说:您上肢的块头好像又大了不少,继续努力!我……哭着遁了。

星期二, 四月 12, 2011

又是一年春游时

上星期大根菜籽和我独自去野攀之后,不免得意地显摆吹嘘,于是大食袋俱乐部的姑娘们约好这个星期一起去山上春游/野餐/攀岩/打双扣!

这不免令得我压力重重,春游、野餐和打双扣都没问题,关键是攀岩!黄师傅+Y徒弟,再带三个纯生手!龟毛的我很焦虑……

我翻出一堆教学视频,吩咐大根菜籽再和我一起仔细地学习和体会。然后我绞尽脑汁地思索城里还有哪些地方能让我们再好好实践一下的人工岩场,终于想出一个,不料一打听才知:该地已经被拆除,变成楼盘了!我这叫一个欲哭无泪。大根菜籽却若无其事地说:安啦,她们没问题的!就算她们爬不上去,我们拉也要把她们拉上去!(拜托,她们当然没问题!有问题肯定是我的问题!)

总之,在慢慢进行心理和技术建设的过程中,出行的那一天到了。天气十分晴朗!大家兴高采烈!只有我暗暗地揪心……

按照上个星期的分析,我们决定到去年的野攀点去,毕竟那里线路简单,每个人都能试一下。

30多分钟的半干泥泞上山路,菜籽说:很好走哇!直姐说:好轻松啊!阿失姑娘早几年是耍徒步穿越的,当然更是小菜一碟。事先估计会有点困难的女精英,果然有了点问题:半山腰上,居然嘴唇发白了,心跳加速了!咔……

慢慢磨到岩壁下。耶!居然碰上一支正搞活动的攀岩队伍。而且,他们说,快下雨了,准备走了!初级线路空了出来。我赶紧跟领队套个近乎,请他们收绳时顺便把我的绳用快挂挂在顶上。不用自己先锋挂绳,我的心,立马轻松了一半。

没一会儿,果然飘起了小雨。活动队下山了。山上只有我们了,大家有点面面相觑。

不管怎么说,还是爬吧!我先爬到线路顶,一是试试线路难度,二是检查一下顶部的快挂受力平不平衡,要不要调整。受力其实有点不平衡,但我吊在半空时思路不怎么清晰,一时也调整不过来,就放弃了(回到地面之后,又想了好一阵才知道应该怎么调整才对……缺乏经验啊缺乏经验!)好在线路简单,不会出现大幅摆荡的情况,大家的体重也都不算太重,而且照眼下的天色来看,最多一人爬一次就收摊……

之后就是姑娘们爬。确切地说,大家的肾上腺素都被激发出来了!每个人都爬到了线路的一半以上!鼓掌!撒花!

这时候雨已经下得有点大了。我再次爬到顶上收绳,等我平安落地之后,整个人彻底轻松下来!耶!攀岩活动顺利结束!

最后是下山到农家乐吃饭打双扣!再最后,回到城里,众人意犹未尽,到我家继续打双扣至深夜!

P.S:果然旅游业发展还是迅速地!跟去年相比,这座野山也被小小地开发起来了。去年不管是山顶山腰的农家乐都没啥生意,今年却坐满了热闹搓麻的人们。山间小道上时不时能遇到背着小包爬山的游人。攀岩貌似也成了旅游项目之一,竟有完全不知攀岩为何物的人们慕名前去观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