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九月 30, 2011

容易受伤的老人

自从菜梆开始经常骑自行车锻炼之后,一直有“日骑百公里”的愿望。趁着过生日,我决定陪她一起实现下。

拖拖拉拉直到中午才出发。临行前直姐又来加入。直姐在这个夏天每个星期都跟大队拉练骑行几十公里,晒得黝黑,腿骑得巨粗,是一条壮劳力。

我和菜梆照样还是折叠车,不过升级成了大行。直姐骑一辆高级山地车,车架奇高无比,短腿的我踩上去,居然够不着座位(泪奔啊泪奔)。

目标是城南的某古镇,往返106公里左右。去的路上,大家以22-23km的时速狂奔,小坡道几乎不减速。但出城之后陡坡多了起来,费力多了。差不多还有10公里时,直姐因为热身不够,左右腿全部抽筋……速度有所放慢。大概两个半小时骑完了全程。

下午五点过才返程。走了没一阵,直姐的夫君开着车前来接应,把她捎走了。

我和菜梆决心骑完全程。但这时我出了一个小问题。这条路上修的自行车道完全不曾考虑真正骑行者的感受,坡度极陡,我发力时一个不慎,左腿膝盖后方似乎有条筋拧了。一开始并不严重,可越骑越发现它使不上力。只好全靠右腿蹬踏。离城区大概还有10公里,彻底跟菜梆掉了队。我让她先走,自己龟速慢慢磨回家。

最后到家是八点过。左腿完全动弹不得啦,躺在床上翻个身都痛得我呲牙咧嘴……

星期三, 九月 21, 2011

要不要这么雷啊?

话说五月份的“激烈分手Drama Queen”事件之后,阿失姑娘调整心态调整了N久,积极参加各种相亲趴,不说立刻把自己嫁掉,至少也想着赶紧找个救命稻草救个小命先。可惜,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XX岁前后左右的国货男士,真的不是太好看太好用,有点山寨有点农金。总之,一时半会儿,阿失姑娘没找到特别合适的下家,所以经常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难以自拔。

突然有一天,阿失姑娘和友人出去玩,经人介绍,认识了一枚个子高高、漂漂亮亮的短发小妹,而且,小妹立刻对阿失姑娘展开了追求!这意外惊喜让阿失姑娘登时信心爆棚,欢天喜地!真是做梦都笑醒!倒不是说她立刻接受了小妹追求,而是觉得说,哇,天地还宽广,人生更美丽!

小妹的事情,阿失姑娘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和密友们通报,大家虽然认为,再跟女人搅,实在不太有利于她完成结婚生子这一人生大目标。不过,大家也纷纷同意,搅一搅漂亮小妹疗疗伤什么的,比马上嫁人生娃儿有意思多啦!

开开心心过了没几天,一天深夜,阿失姑娘来找我们,一脸的沉郁。细问之下,得知她先前跟小妹和介绍人泡拉吧去啦!(我初听时也很为这个举动惊诧,姑娘够狂野的)……机缘巧合之下,遭遇了女杀手及其女友(也即之前阿失姑娘抓奸在床的那一位)!女杀手的女友还热情邀请阿失姑娘去跟她们坐一桌,一起喝酒一起玩!(这到底是嘛心理呀?)

阿失姑娘当时就没杠住,甘拜下风、包着眼泪花儿遁了。自然,这心情好不了。

我安慰了她几句,但她仍然闷闷不乐。

转眼来到次日,我突然收到女杀手的私信!大意是说:酒吧里碰到了阿失姑娘,得知她最近跟一小妹在交往。“你曾经说过,她不适合在这个圈子里面,那拜托你想办法帮她脱离这个怪圈……权当就给你反映个情况……她们不适合……blabulala……”

我心想,这人也太贱了吧!人家跟谁交往,你给我反映情况,让我叫她们分手?

我回信以较为客气的语气阐述了我的意思:阿失姑娘现在跟谁在一起,不跟谁一起,跟你没半毛钱关系。你有新人开始过新生活,阿失姑娘也需要找新人过新生活。

之后,在我没有对此前的事情提及任何一个字的情况下,女杀手主动开始为自己之前的种种行为辩解开脱。归纳起来有两点:一,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苦衷的!我渴望稳定家庭而不得!二,既然你以前说阿失姑娘不是女同志,你就该劝她别和小妹交往,早点嫁人的好!

我再次立场坚定地做了回复。

次日,碰到阿失姑娘,她仍有些不开心。我把女杀手向我发私信的事情说了,安慰她道:你这个小妹找得好哇!女杀手可能被气得冰裂了!

阿失姑娘眼睛登时亮了!“她真的被气冰裂了呀!那我还想不过个毛呀!”她突然又爆出一料:据给她介绍小妹的中间人说,我收到私信的那天下午,女杀手还郑重其事地去拜访了中间人,痛陈两人分手经过,并要求中间人劝阻小妹,不要再跟阿失姑娘交往。

咔……如果女杀手单是给我发了私信,也就算了,再加上找中间人这一遭,她明显是在到处下阿失姑娘的烂药啊!

我、菜梆还有阿失姑娘一起分析了一下:女杀手绝对是被气得冰裂了,甚至感觉自己被小妹比下去了,所以一心一意要搞破坏。

哎哟,拜托要不要这么狗血啊!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品呀?

事态还在进展。暂时写到这里。

星期四, 九月 15, 2011

满门英烈之我知道你知道

中秋节到爷爷家团聚。家明表弟的爹娘(他妈妈应该算是我远房姨妈)也出现了。晚上全家畅谈时,得知家明表弟被“猎头”挖角到另一个城市去啦。(家族里大部分亲戚认为家明表弟是个大忽悠,对这个说法不置可否,我当然更不知道真假,姑且信之。)

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进入到“有钱就要尽情享乐”阶段的,我的意见当然是有钱就用喽,远房姨妈道:你的意见跟我们家明一样哦。

再接着又说到我爸妈的看法。我就说:我爸妈对我现在这样都接受啦!我本来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爸妈对我目前自己挣钱自己用的状态觉得OK,却不料,远房姨妈投来一个若有所思、别有深意的眼神:“他们接受?我才肯信他们都能接受!”

我一看这个眼神,又一听这哀怨的话,登时遍体生寒:她分明知道了!

我故作镇定地拿眼角余光跟姨妈搭了个线,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但也看出她无意爆料,便干咳了两声说,“是啊是啊还可以接受,”然后换了话题。

家明表弟老早就跟姨妈出过柜,姨妈并不认可,又无可奈何。我跟婉君表妹曾担心他张口乱爆料,把我们二人也牵扯出来。倘若如此,必定是家族暴动。但几年里相安无事,我们也就渐渐放下心来。这次姨妈跟我对眼神儿,我完全没料到。

聚会散去,我把婉君表妹拉到一边说:姨妈晓得我是了。表妹也大惊:怎会!我把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然后道上我的推测:姨妈肯定还是接受不了你表弟是啊,天天念叨,表弟肯定被念烦了,反正头上还顶着个比他大的表姐呢,当然马上拉来当挡箭牌喽。

表妹默然。隔了一阵说:那他会不会也爆了我呀?!表妹今年25岁,跟爹妈死杠的漫长岁月刚刚拉开序幕,正被闹得嗡嗡作响。我安慰她说,理论上不会,你表哥也不小的人了,拉我出来当垫背尚算可以理解,把比他小那么多的你拉出来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我老大不小,又gay得要死,他说我是,姨妈很难不相信;你年纪又轻,看上去也不怎么明显,他说你是,姨妈大概会觉得他在梦游。

表妹最近比较焦头烂额。工作不喜欢却要天天加班,出外旅游的计划也被加班搞黄,想从老妈家搬出来又积蓄不够……总之各种不顺心。我当然是把事情往好的方面说,也希望事情仅此而已。

淡定,要淡定呀!

星期六, 九月 10, 2011

归来后的游记

由于图片太多,请大家直接到坛子里去看吧!点这里,和这里

一路上还碰上些好玩的事情,容我以后有时间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