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四月 28, 2012

再次挑战新难度

春节期间,家里的水龙头用了多年后漏水坏掉,无奈在路边摊五金铺买了个便宜货顶着,师傅来换的。在一旁观测到其实蛮简单,只要个扳手就能搞定。

便宜货当然就是便宜货,一经启用,就发现管道内全是铁锈。菜籽忍无可忍,在淘宝上买了销量最大评价最好的一款水龙头,要我找师傅来换上。

我说:毛线!找毛的师傅!我来换!拿出扳手就开整。因为这龙头多了个花洒结构,和普通双管冷热水龙头有所不同,是三根管。琢磨良久,弄清原理,小费周折,成功换上。

观察一阵看到运作正常,又找出玻璃胶,将水槽边缘和台面做好密封。

全过程独立操作,一个多小时后连战场都打扫干净了!

看到新换好的水龙头,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在能干尺度上已经要逆天了啊……(开玩笑啦。)

星期三, 四月 18, 2012

一场乌龙八卦的故事

在最近一次的微型八卦中,我又惊得把眼镜跌落了一次。最终,还是把跌回的眼镜重新戴好了。

前因:

话说在马哥和她最近一任的小朋友分手之前,我们坐在一起聊过天,顺手关注了小朋友的围脖。小朋友并不是讨厌的人,是听民谣、爱看书的小孩儿,在音乐和书籍方面的口味也都不算差(不得不说,那是真比马哥高明三到五级台阶以上)。我对这种小朋友一贯有好感,至少,不会讨厌。所以,在她和马哥分手以后,我继续保持围脖关注状态。

起伏:

小朋友在跟马哥分手后,火速投入新恋情,并在围脖上频频和新恋人柔情蜜意互相@。新恋情似乎是个男朋友,其余特点是:爱说脏话、追看英超、打扮怪异、长相在本地路人甲乙丙丁平均分以下。

由于我和菜籽都算颜控,对这种连路人水平都达不到的90后骚年,实在毫无兴趣,过眼就浮云了。

今天和飘姐聚餐。飘姐突然说:“你们知道马哥前任的新男友吧?”我们答:“知道啊。但对丑男不感冒。”飘姐说:“可由纪惠小姐说那是女性来着!”

“哈?!不可能!”我武断地拍了桌子,“那个人那么低于平均分,如果是女性,太虐心了啊!不可能不可能。再说,他在围脖上,每次都说自己是小朋友的男朋友啊!”

飘姐答:“对,由纪惠小姐说,那是个以男性身份生活的女性,叫、叫、叫什么来着?”

“Drag King?”

“不是,她说的名词是中文。”

“异装癖?性倒错?”

飘姐有点迟疑:“不确定是这些名词。”

我倒抽一口凉气,立刻翻出小朋友的围脖,找到她新任的链接,一张张地开始翻照片,一张张地拿给飘姐看,更加武断地说:“你看看这些照片,他哪一点有女性特征?”

“据说他个子矮小又瘦弱呢。”

“本地的秧鸡男多得是啊。”

飘姐不能说服我;我也不能说服飘姐。菜籽也觉得照片上的人跟女性无论如何不搭界。

于是我们怂恿飘姐让由纪惠小姐联系小朋友落实一下她现任的性别……(由纪惠小姐跟小朋友更熟悉一些,一起出去玩的次数更多。)

好奇害死猫,飘姐还真的打了电话,但电话那头的由纪惠小姐毫无好奇心,淡然道:“哦,等我下了班有空再说……有什么可问的……”

这边厢,阿姨们的心,早已猫抓一般地痒。但下午和飘姐分头办事,未再聚头。

晚餐时,直姐又过来汇聚。我们立刻跟她分享了这个八卦。直姐居然也很淡定地说:“那是女人啊!早就知道啊!”

“啊?哈?纳尼?你又怎么知道?”我下巴都快合不拢了。

直姐说:“圣诞节的时候,你们说起马哥的故事,又给我看了小朋友的围脖,那时候她不是才跟这人在一起么?两人介天秀恩爱。我看了那人的照片,实在无法确定他是男是女,所以就深挖了一下他的围脖。结果就看到两条信息:一条是小朋友@他,说:‘最爱你雌雄同体!’”

我“滋~~”地抽着凉气,嘴硬道:“他是男人也可以雌雄同体嘛!”

直姐说:“他是男雌雄同体,他就不会找女人好吧?再说了,第二条信息是,这个人家里的亲戚,他的一个妹妹,曾经有事找他,说的是:‘姐,找你有事,快看私信!’”

然后,直姐顺手就把这两条围脖翻出来找给我看了。

后果:

铁证面前,我实在无言以对,顿时觉得人生观世界观又被颠覆,赶紧打电话给飘姐通报最新进展:“是我错了~大家都是对的~!我的眼水和gaydar,现在都不好用了!”

————————八婆抓狂的分割线————————

正待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却又进一步深挖出了男朋友的果照!人家是真汉子(至少从上半身来看)!

我!彻底无语!

那到底是男是女哇!更加抓狂。

于是,老着我的厚脸皮,私信向当事小朋友求证。

小朋友笑答:“你们想太多了好不好!明明就是男的……”

————————让你再牙尖哇!—————————

这个故事的教训就是:不要太八卦!不要想太多!也没有那么多雌雄同体好不好!

星期一, 四月 16, 2012

又去赶闹热

趁着周末,到前红都围观攀岩世界杯。世界级比赛真的叫人大开眼界啊!

有一些零散的感概:

一是,本来,在业余爱好者眼里,我国国家队的选手,那就是神样的存在,可放在国际高手面前,那基本上就成了炮灰啊!一山更比一山高。

二是,对女子选手而言,身高真的不是太大因素。我本来以为现在攀石赛世界排名第一的奥地利选手Anna Stor至少在175以上,结果,第一眼看到真人时,竟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就165上下啊!至于说亚洲第一女高手、世界排名前五以内、技术极其全面的的韩国选手金家英,那就更加只能用“袖珍”来形容。

三是,膀子粗、肩膀宽是必须的!

由于比赛时的照片只有背影,无正脸。所以,就放些选手们休息时的偷拍照吧!打望妹子也是本次行程的重中之重呀!

法国美女Melissa le Neve(我觉得放去演法国文艺片也没问题了)。

DSC_0148-web-small

DSC_0388-small

韩国妹子金家英。

DSC_0265-web-small

短发的英国妹子,忘了叫啥名捏,很帅的有没有!

DSC_0494-small

攀石世界第一的Anna Stor。

DSC_0293-web-small

这是哪国的妹子捏?我居然搞忘了!

DSC_0403-web-small

最后是我个人的心水:这位法国妇女很牛逼,四十岁还能长年保持世界排名前七以上(难度和攀石双料)。09年西宁世界杯时,解说员惊抓抓地叫,“这是一位三十七岁的老选手!”今年,解说员的叫声当然更夸张更响亮……总而言之,中老年妇女的偶像!

DSC_0527-web-small

星期一, 四月 9, 2012

老友记之阿失姑娘正式结婚!

如题!

场面盛大,略有混乱,最终圆满!

我和菜籽是亲友团,从早晨6点到新娘家中忙碌,直到晚上。

直姐负责总领全局,而新娘派给我和菜籽的任务居然是:坐在前台,招呼来宾签到,并负责部分红包的接收工作!咔!

听说女杀手的妈妈要来,爱热闹的众人沸腾了,不停地追问:女杀手她来不来?她来我们一定要和她喝酒!干杯!

临近中午时,女杀手的妈妈真的来了。不光阿失姑娘亲热地上前拉着阿姨的手,亲热地问候,没有跟阿姨有过冲突的直姐也去问候了。大概是因为看到前台是我和菜籽两个,阿姨转身,进入了酒席……

————————

由于婚礼的一切大事都由阿失姑娘一手包办(阿失姑娘就是她家的顶梁柱呀顶梁柱),晚宴快结束期间,新娘不见了,新郎在跟亲友聊天。四处寻觅新娘才发现,她正在酒店财务室,被一众酒楼、茶坊、麻将馆的小厮簇拥着付账!

当时一干好友都膜拜了!这个新娘当得何其辛苦呀!

————————

菜籽一直为女杀手没有出现感到遗憾,不停地叨唠:你说为嘛女杀手和阿失姑娘,不能向当年马哥和飘姐一样,一笑泯恩仇啊泯恩仇!

所以,再回放当年马哥将飘姐交托到男人手里的场面:

片段回放(点此:2006.05.15那段

当年飘姐的婚礼,转眼已经是6年前!孩子都5岁啦!啊啊啊啊!不算不知道啊不知道!不能细算不能细算!

————————

好吧,我们的闺蜜们,终于全部嫁出去啦!祝幸福!撒花!

星期三, 四月 4, 2012

寡淡生活

又是一年春来到,中学同学把头碰。男人们老得一塌糊涂也就不用说了(说了太多次,唉!),姑娘们也有发体之趋势。如果侥幸没有发体,似乎也有面部肌肉松弛之感。

饭后女同学们自动分为两拨,一拨是当了妈的,讨论尿片、奶粉、幼儿园;另一拨是尚未生育的已婚和即将已婚妇女。

那边厢,育儿经我实在无从插嘴;这边厢,妇女保健话题我总还可以凑凑热闹。大家说到要减小腹,我打开ipod-touch,给她们看15分钟的ab-ripper,要减蝴蝶袖,我呈上insanity和P90x的上肢训练。

之后,健身视频里的壮男让话题进入了新的阶段:

妇女一说:最近生活过得好寡淡!好轻口!

其余妇女附议:是啊是啊,中年妇女经不起折腾了!体力不好!

(咔!纳尼?我感兴趣我感兴趣我尖起小耳朵我仔细听!)

妇女二:我最近还可以!我家老甲新近下了一部美国教学片,讲如何寻找G点,耶!果然有所创建!

妇女一:纳尼?真有G点?我怎么没找到过?

妇女三:就那么点儿大地方,找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没找到呢?

妇女二:不得法是找不到啊!我跟老甲之前也没找到!确实要讲技巧讲科学!

妇女一:那你把那片儿,赶紧滴,给我发来!我急需!再不找到咱就估计就离婚了!您这一片,事关我的姻缘哈!

妇女二:(沉重地)回家我就让我们老甲把片子给我翻出来!

(尖着小耳朵的我听得那叫一个满脑门儿的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