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四, 五月 31, 2012

一切都好,真的

这话说得毫不违心,事实上,当两人之间把话说透之后,虽然一开始从感性的角度讲,是有点小别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年妇女的理性逐渐上升,别扭最终变成了欣慰地长出了一口气。

在我个人的价值观上,“诚实”和“坦率”的优先级别,比“身体忠诚”和“爱情的完整如一”更高。我宁可我的partner坦白地告诉我真相(哪怕这真相会叫我有点梗),也不愿意我们假装一切都好,或者,更糟糕的,假装一切都好顺便各自去偷欢。

正视问题,给彼此足够的空间:很多年的床死和压抑,终于有了一个诚实的解决出口,真的很好。

记得从前在坛子上和别人讨论过床死,那时候我说,床死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憋着,另一条是换叫。如今这个意见并没有改变。根据亲身经历,我想说的是:确实没有找到第三条路。

女同志床死的比例很高很高,绝不夸张的说,十之八九。在一起时间越长,床死比例越高。在我认识的人里,除了一对之外,其余的,在一起五六年或者七八年的,无不床死。

其实,不光女同志床死,男同志和直人夫妻也都床死。举例来说,如果你留心过名人男同志couple的八卦,你一定知道,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很多年的话,那就都采取了Open Relationship的形式。男人对这个问题看得是很开通的。

再说直人夫妻。首先,直人夫妻里,不管是女方的红杏出墙还是男人的小三小四,都很常见。其次,如果直人夫妻开始养育孩子,女方的生活重心真的会全方位转到小孩身上,根本无暇考虑自己身体的需求。其三,很多直人夫妻中,女方对身体和性的自我意识偏低(哈,还记得我说的那个结婚N年仍然不知道高潮为何物的白富美咩?)。

说回女同志。自我认同的女同志对身体和性都有很高的感知度,加上社会文化从小灌输的“完美爱情”、“厮守终生”等概念,几乎所有人都对稳定的关系有着极高的期望值,认为拥有了这种关系,就等于拥有了想要的一切。但现实生活是无法满足这种期待的。等最初相爱的激情期过去,各种压力扑面而来,时间又无情地摧残着新鲜感……呃噢,床死就这么来了。床死来了以后,大家又都很敏感,立刻就能觉察,并觉得这是一件很大的事(因为它违背了完美的爱情模式)。一来二去,“床死”就成了一件女同志专有的麻烦。

我把这些话写出来,是因为我想说:完美的东西是没有的。学会接受不完美,并和不完美共处。遇到问题,做好心理建设,打好“这个问题很可能解决不了”的预防针。

本文仍然不接受公开讨论——我不喜欢旁观者对不明白也不懂的事情说三道四。

当然,如果你也碰到过相同的麻烦,可以写信给我,lacool.cc#gmail.com(#换成@是常识吧?)。

另外,没有碰到过床死的姑娘们妇女们,我送祝福,大家就别再写信给我劝珍惜了。谢谢,好意我心领,但我真的不需要这个。

再再另:我说的床死,不是一个月没有,不是两个月没有,不是三个月没有,而是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没有。请不要误解这个“标准”。如果你说,哦,那肯定是没有感情了,那就分手呗。——好吧,如果你只能理解到这个层面,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请这样的人也不要写信给我,再次感谢。

总而言之,没有类似经历的人请不要给我写信。再三叩谢。

星期一, 五月 21, 2012

接受现实

各家日子各家过,冷暖自知。其余不多说了。不接受讨论。

以上。

星期四, 五月 17, 2012

生物钟变换

话说长久以来作息时间都十分夜猫,晚上干活到两三点,次日正午(甚至下午一两点)才醒来。

一觉能睡足近一个对时,一贯是我最骄傲也最纠结的地方。骄傲的是睡眠太好(失眠?失眠是神马东西?),纠结的是,光是睡就睡去半天,总觉得清醒的时间不够用。

巴特!今年的这个春夏之交,偏巧遇上活儿多且赶,陷入小焦虑。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早晨七八点钟准时醒来,再也睡不着。而且,顺理成章的,晚上再也不熬夜了,十一/十二点,脑袋沾上枕头就睡。中午小憩半小时,一整天都活力充沛!

刚开始很欣喜,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太养生了啊!而且,活生生多出了一整个上午可以工作捏!但过了几天就有点伤感了……难道我就这样进入“老年段”生物钟了么?连懒觉也要跟我告别了么?再说,睡眠减少,是不是会加速老化啊……

总而言之,就跟经血减少一样,睡眠时间的自然缩短,也让我分外纠结:苍天啊,请不要夺走我的青春!

星期二, 五月 8, 2012

腹内外斜肌

标题本来想写“爱的把手”(Love handle),但查了一下,按英语而言,那是指腰部左右两侧被裤子勒出来的两坨肥肉……所以……咱还是用术语吧!

长话短说,在近期辛勤的劳作、不懈的锻炼、克制的饮食调理之下,终于!体重降了两斤!继发现自己可以单杠倒立之后,又发现腹内外斜肌有隐隐浮出水面的趋势!天大的好消息啊!

——————我是傲慢的分割线!——————

上一篇帖子的回复里说到我有两大死穴,其一是做饭!但这一回去澳洲乌噜噜,我和菜籽脱离马哥飘姐及其余妇女单飞的事情已成定局,不学下做菜估计活不出来了!所以我最近很勤奋地学习最简单的炒菜。

最先依靠的是万能肉臊这一辅助工具。超市里买来名为“麻婆豆腐调料”的预制成品,再加上十多块钱的肉粒,噼里啪啦一阵炒,就做好一份可以在未来下面、炒菜用N天的臊子。

接下来的几天买各种蔬菜,从前一阵的脑壳菜和小白菜,到这一阵的苦瓜、土豆丝,通通采用相同的炮制方法,下锅,炒两铲,顺便加两勺肉臊,起锅!耶!虽然“色”和“香”完全不具备,但居然都可以吃!

之后进入升级改良版,不加预制调料,直接将蔬菜们放下锅,清炒!干煸!耶!居然也可以吃!

再加上以前就会的咖喱烩蔬菜(去年到澳洲时从地陪姐处学得),以及从小就会的番茄炒鸡蛋,无论如何,饿不死了!每顿只做一样菜的话,还可以轮个几天不重样咧。

星期三, 五月 2, 2012

心情不好……

体重的猛涨趋势在继续。不管怎么少吃多喝水多运动,体重秤上的数字都在往上涨,往上涨,往上涨!这两天甚至有每天涨一个整数的可怕情况,一个整数就是TNND整整一公斤啊!冬天都没这么可怕过!

悲痛的心情实在难耐,我不想再写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