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六月 25, 2012

有伸缩大摇臂的音乐节

(真不好意思,我开始把大摇臂和挂在身上用稳定装置的斯坦尼康给弄混了,现在修改下!)

放转播摄像机的伸缩大摇臂,小时候,只在国外各种牛逼大腕的演唱会上看到过用处。台上唱到激动处,转播的镜头就会切换成大摇臂上摄像机的视角,接着大摇臂往台下顺势那么一扫,但见粉丝们欢呼雷动,昏倒抬出去的都有好些。当时心里想:靠,这太高级了啊!

但随着技术的普及,这种高级的玩意儿也落入了寻常千万家。前一段时间参加同学的草地婚礼,就用了这大家伙。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它,还土鳖之至地围着摇臂转了几个圈儿。

今年音乐节上,摇臂的应用更加普及,四个舞台,一个舞台分配两部大摇臂。

因为最初的目标是23号晚上亚洲的山羊皮,所以下午三四点才悠然地去了。帮朋友多买的票只能以100块的低价出手给东北二手票贩(这次的二手票贩全是东北淫!),同时发现,二手票才120-150一张,远远低于官方价(官方预订价是240呢!)。

顺便吐槽下:门票是一条小手带,手带上有可以扫描的小牌子。理论上,你买的门票,手带就属于你,是纪念品了吧?可门口的保安硬叫你摘掉,告诉你进了门以后就不需要票了——之后,他们转手就把票出给贩子。

园区大得惊人,一看演出时间表,下午四五点民谣舞台有周云蓬和小河,顶着硕大的日头赶过去,耶?民谣舞台根本没有任何乐队演出。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见动静,按捺不住去了摇滚舞台,台上“黑撒”唱得正欢。

大摇臂转得也十分流畅,负责拍摄和转播的绝对是高手,各种镜头场面调度,直接拿来做DVD都足够了:左右两侧有大屏幕,镜头对准全局和主唱;顶上四个小屏幕,一对一地锁定乐队每个人。说实话,我当时有泪流满面感:果然天朝崛起啊!技术这么进步了!小时候从没想过能有这样的活动这样的水准啊!

坐在草坪上,一双贼眼四处打望。各种潮男潮女从身边走过,各种好看,各种妖娆。因为基本上来的都是年轻人,没有可怕的中年大肚腩,所以,连直男都大体属于看得顺眼甚至好看的类型。姑娘这边更不必说,叫人眼花缭乱。有些姑娘做花童打扮,悠然躺在草地上。

阳光,草地,姑娘,小伙,音乐,想闹腾的到前排Pogo,光想感受一下气氛的,靠后边有大屏幕——我简直又要泪流满面:完全符合小时候对户外音乐节的想象啊!

在美好的想象中,夜幕渐渐降下,迎来了suede!BA大叔敬业啊!狠狠地唱足一个多小时,又返场两首!完全和演唱会不差啊!当然,大叔真的老了啊,虽然保养得仍然很好也很帅,可年轻时的妖媚至少没了八成,声线也变得中气十足!原先那些不那么妖娆的歌唱起来绝无问题,不过那些超妖的歌,就完全是两种感受了。

因为这一天感觉太好,次日忍不住又去了,不管怎么说,看看何超仪,看看麦田守望者,看看朴树,再看看谢天笑,都可以嘛!

大概是因为最后一天,主办方囊中羞涩的内幕曝光了,所有的演出全部延后。我们差不多晚上7点才到,可原本该下午四点过演出的何超仪,居然才刚上场。摇臂斯坦也拆了,视频转得乱七八糟,和前一天完全是天壤之别。超仪姐的现场唱的惊人的好,麦田守望者的主唱保养得惊人的好,朴树的现场差到一塌糊涂(而且人有点小鸡肠,自己唱得不好,先怪话筒,接着对面流行舞台的罗大佑的声音传过来,居然把他激怒了!),谢天笑很棒!老流氓一个!但是真的很棒!

我是多么渴望这样的活动每年来一回啊!可是!新闻上说:因为定价高,官方票只卖出两三千张,亏得连承办人都被警方带走了!我的天啦!说实话,除去各种票贩子各种黑幕之外,我觉得活动在明处上的各方面真的组织得不错,草地到处都干干净净,随时有工作人员来打扫收拾(最后一天有点乱);临时厕所大量设置,基本干净能下脚;吃喝的东西有点小贵,但还可以接受。

大亏本的新闻见此:这里

星期二, 六月 19, 2012

手指,手指

手指是攀岩人永远的痛。爬上三五年,指关节不肿大,简直是个奇迹。饶是我从最初开始攀就听从前辈们的指点,各种手指保健操做起,各种胶布缠起,指头还是……渐渐长得像胡萝卜样的丑怪。

去年是左手中指痛得伤心欲绝,虽然从来没受过伤,但也担心是骨裂,所以去骨科医院专门去照了片。骨头并无没有伤,总算放下心来。回家敷药,又趁着去澳洲和环川西两次出行,休息了近两个月,指头自动还原。

之后的整个冬天到现在,一直坚持爬,右手也开始有一根指头痛。痛得有点过分了。再次去找骨科医生,正好碰上人家带实习生。于是医生拉起我的手,对实习生说:“看,这就是典型的腱鞘炎!嗯?攀岩弄的?那就别攀了!休息就行了!”

呃……别攀了?那还不要了我的命?我厚着脸皮问:“那要是继续攀会有什么后果?”

医生朗声道:“那以后每根手指都逐渐爪起!其他也没有啥!”

既然,其他也没有啥,还是修养一阵继续攀起吧!

——“我是大小姐的粉丝”分割线——

这两天追看《唐顿庄园》。唐家屯儿里,我最爱大小姐啊。我也爱死了英国老贵族们处变不惊到近乎冷酷的做派……

——“凯恩斯也是同志!”分割线——

看了一本凯恩斯和哈耶克观点之争的书,这才晓得凯恩斯居然也是布鲁姆斯伯里小圈子的边缘分子,各种花边儿,各种公然男风。嗯,甚得我心。

星期五, 六月 8, 2012

金星凌日

金星凌日这天晚上,本地天空蓝得渗人,点着几朵白云,闪着若干亮晶晶的星星,一水儿“天有异象”的感觉。

果然。我正在跟90后搞体育的小姑娘们攀岩时,直姐发来短信,说婚姻碰上了麻烦,心情失控下在公婆家拿鞋子砸了男人的脸,并将房间里所有物品捣得稀烂,扬长而去。此时公婆妯娌们全都在家,大气不敢出。

呃……我约了菜籽去找她。后来,三个人一起坐在学校教学楼前的台阶上,观察天上的异象。

为了宽慰她,我说,前两天飘姐说今年夏天要离婚,离了婚之后拖着女儿来跟我们合住。

直姐说:纳尼?这也是我的打算啊!而且,我要拖着两个儿来和你们一起住!

菜籽说:我已经把飘姐可能离婚及搬来一起住的消息告诉了我娘。娘亲已经无语了。现在似乎还要加上你?

喵……难道现阶段,同学们已经进入开办“离异妇女俱乐部”的状态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