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七月 30, 2012

那些登山的大神

去乌噜噜期间,国内户外界出了一件大事:严冬冬留在了新疆的西天山上。

相关消息见这里:报道1报道2

攀岩的圈子不大,再加上,不少人都是为了登山而进行攀岩训练的,所以,像严冬冬这种级别的登山者,是经常能从老鸟的嘴里听到的。

我不认识严冬冬,可岩馆的教练跟严冬冬相识,经常跟我说,“严冬冬也是自由职业者哦!嗯,他上了山以后,就在山脚的大本营搞点翻译,等调整好状态,就上山。”——这种“自由的”工作和攀登状态,大概是每个向往山野的青年的渴望吧。

不好意思,跑题了。总之,就在大家都觉得严冬冬的自由登山走上了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时,突然,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一条不知名的裂缝,就把人留下了。

登山的大神似乎总会留在山上。国内如此,国外也如此。最顶级的登山者,一般会在状态最好的时候,在一座攀登难度不是特别高的山上,离开大家。

记得第一次去野外攀岩,那片岩区是刘喜男(相关资料:点此)几年前开发的,上山的水泥小路,也有他一份功劳。山脚下农家乐的老板曾无不惋惜的说,“唉,这儿好不容易弄出了个形状,路也修好了,他却走了……”

去年还是前年冬天,山里有各种意外,走的人接二连三。我常去潜水的一个论坛,设立了专门的怀念板块(点此)。

那一年,岩馆放纪录片《巅峰记忆》,主人公李兰正在山上,碰上了几次意外情况。下得山来,她跟人开玩笑说:“要是真的挂了,(巡回放映的时候)人家问主演哪儿去了,那就只有回答:‘已经挂在山上了……’”(大意)

每次出事故,户外论坛上就会吵得一塌糊涂。其实我觉得,所有从事这种高风险活动的人,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敢于探索自身极限的人,理应值得尊重。

当然了,对我这种胆小如鼠的人来说,因为坏消息听得太多,不管岩馆里的老鸟怎样渲染登山的趣味或者美好,我都充耳不闻。和运动攀岩不一样,登山的风险是不可控的。哪怕你准备做得再充分,时机选得再好,都有无数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反过来说,运动攀岩,只要按照规范操作,相对来说是没有意外的,或者这么说更准确,发生意外的概率,不比跑步扭伤脚更高。(这一点必须反复强调,实在有太多的人把攀岩和登山当成一回事了。)

星期天, 七月 22, 2012

这么近,那么远

一年又一年,过得这么快。

既然还在一起,默默纪念以及怀念下。

可以写得很肉麻,但……还是算了吧!

星期二, 七月 3, 2012

鸡毛,鸡毛!

由纪惠小姐的恋情,总能让马哥艳羡不已——至少,是表面的艳羡不已。

之前,由纪惠小姐找到人精姐姐,马哥流着泪说,“我是多么想要少奋斗几年!”这一回,由纪惠小姐又找到了90后小姑娘,马哥又哭了:“青春,美好的青春!”

但由纪惠小姐的实际情况,鸡毛遍地。诚然是有志气的妇女,和人精姐姐分手时净身出户,提着一口小背包就散了。留在我耳边的,却是人精姐姐私下的哭诉:“她脾气太怪!动不动就摔东西,砸门!事业上又帮不了我的忙啊!我和家人关系和睦,经常回家,就会惹她不高兴啊!其余各种,也不和谐啊(大家懂的)……”

由纪惠小姐和90后小姑娘的故事缘起,点此:“勾搭妹子的利器”。可两人如今同居不到半年,由纪惠小姐又碰到问题了。

由纪惠小姐说:“我冷淡怎么办?”

呃……群众崩溃:“你们才在一起啊,你就冷淡了?!!!”

由纪惠小姐说:“是啊,我体力不行啊!”

我打量了下她,一米六几的中年妇女才八十多斤不到九十,瘦啊!体力不支太正常。我的建议:“妇女!锻炼身体吧!你这样的小身板,体力能支才怪了!”

其他的妇女想得比我更深远。飘姐问:“你不太喜欢小妹妹?”

由纪惠小姐吞吞吐吐地说:“也……还好吧……也……还……挺亲密的啊。但……但……小妹妹还是太小了吧……”

虽然我也觉得怪阿姨 Vs.小妹恋这事儿有点不太靠谱,但考虑到小姑娘并不嫌弃阿姨年纪大,千里迢迢跑来帮她收拾房间洗衣做饭,怪阿姨反而挑三拣四,是否也有点太过了呢?

而且,这和冷淡有半毛钱关系!

由纪惠小姐又犹犹豫豫地说:“既然……我满足不了她,要不要跟她说说,让她去找个炮友啊……”

众人全倒!

果然中年妇女们都是些三观崩坏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