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一月 30, 2013

马哥生病了!

是的,马哥生病了!抑郁症发作!

其实上次听到飘姐讲述马哥扭到狗狗哭诉的情形,我已经隐隐觉得很不对劲。那种情况不是只出现在电视里嘛!而且,即便是电视里,也一般是很老很老的独居老人才会做的事情啊!

紧接着的某天深夜,看见她在围脖上贴了照片,是她家一片狼藉的现场。解说词是:“唉,全部打碎了!”我的神经也相当之大条,以为是她家的狗狗捣乱,开心睡觉去了。

次日飘姐传来消息,说马哥夜里喝醉酒,把全家的玻璃、电视什么的都砸了。我大吃一惊,赶紧把该条围脖又翻出来看,果然马哥在回复里对别人说,“喝多了,情绪失控。”

再接着,马哥的围脖上又出现了一盒百解忧的照片,解说词是:“杠不住了,杠不住了,只能靠药物控制了。”

问飘姐是怎么回事。飘姐也说不知道,只知道她情绪相当低落。

马哥自从去年澳洲行之后就没出门见过大家。每次邀请她出现,她都推三阻四。其间飘姐和她偶有见面,向我们陆续汇报过她的近况,但基本上也都是正常的情况,唯一较大的变动是她跟生意上的伙伴拆了伙,又开设了新公司新业务,还买了新办公室什么的。在我眼里算正面消息多过负面消息吧。

马哥情绪上一直有些问题,我们倒是知道(比如长期严重失眠,很多年前看过心理医生),但从来不知道严重到了这个程度。

年底大家很快要聚一次,但愿能够知道更多的情况。不管怎样,我希望身边的朋友至少身心都健健康康。

星期四, 一月 24, 2013

静悄悄的力量增长

2011年3月的时候,我还做不了“吊环锁定同时下肢摆动”这个动作,而且,因为使劲太大,还拧了脖子。原帖在这里:

为什么会拧了脖子?!

前车之鉴,所以之后再也没有刻意地练过这个动作。可昨天力量训练的时候,下意识地双臂锁定在吊环上,抬腿就摆动起来!轻轻松松,毫无压力!着地之后还愣了一会儿,这才惊觉,靠!力量又涨了!(但我的腹肌咧??腹肌咧??)

现在国内转的CrossFit锻炼视频也逐渐多起来。搞CrossFit的女人身材个个好到爆,而且都走的是力量路线!动不动举脸盆那么大个的杠铃深蹲嘛的。前几天看到围脖上有个视频很红: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A0MjcxODEy.html

真是已经玩出阴阳双修的境界了!

许多动作都是单杠或吊环花式,虽然小伙的动作难度太大,姑娘的动作,应该还在可尝试范围内吧。为了掂量下自己的斤两,我把她在视频里做的动作挑出来挨个试了试。

20秒时,姑娘把小伙打横提了起来。……呃,我还是略过这个好了——因为这个动作不光跟姑娘的力量有关,还要求小伙挺直腰腹,不能塌腰。假设小伙体重80公斤,那么替代动作应该就是硬拉等重的杠铃。我暂时也没这么重的杠铃片,略!

26秒,姑娘颈后引体加锁定再正常引体。——无障碍完成。

35秒,姑娘用弹力橡皮筋辅助,做front lever的准备式。——我也去找了个橡皮绳,耶,居然也能完成(当然,有可能我的橡皮绳拉力比较大)。

53秒,姑娘吊环锁定,左右推拉。——这个动作一开始我以为完成不了的。但一试之下,居然也可以搞定!就是胳膊没她伸得直。

1分20秒,双杠杠上俯卧撑,并往用肩部力量将身体往后推,再俯卧撑。——俯卧撑倒不是难点,理论上说,地上能够俯卧撑,杠上也就能够俯卧撑。但往后推的动作对肩部要求满高的。我的替代动作是找了两个哑铃架脚,手上用俯卧撑架。悬空俯卧撑部分可以完成,往后推那个动作可能做得不太好。

1分36秒的卧推。——略(没那么大的哑铃片)。

1分43秒的杠上仰卧起坐并接球。——杠上仰卧起坐部分应该是可以完成的,加接抛球可能玄了点。碍于家里的条件,没有试。

1分46秒的杠铃硬拉。——略。

1分57秒,爬软绳。——无软绳,略。

2分03秒,软绳上引体。——我的替代动作是抓着吊环的绳子部分引体,可以完成。

2分19秒,双修动作。——略。

2分25秒,提着两个天大的杠铃行走。——略。

2分54秒,腿架高俯卧撑。——可完成。

2分58秒,背后拖着一个重物,箭步走。——略。

3分03秒,抡着大锤砸轮胎。——这个我满爱的!但家里无大锤也无轮胎。略。

3分06秒,俯卧撑,跳起,举铃壶。——我用哑铃替代了铃壶。可完成。但完成组数可能比不了她。

剩下的几个动作要用器械,略。

整体而言,对自己的力量甚感满意,至少没跟别人差太多啊!就算完成度上略有差异,训练上应该还是在大致相当的水平吧!

巴特!我要吐槽的是!!为嘛我的身材跟人家差那么多捏!!难道真的是人种的区别嘛!

星期五, 一月 18, 2013

二逼中年囧事多

人生果然是要在不断地自我挑战、摸爬滚打中度过啊!这是今天的人生感想!

自从不种番茄之后,生活对我各种有爱,恩宠交加!仿佛,是要把本该在早些年出现的精彩砥砺,一次性地在这一时段集中批发、呈现给我!

前一阵说过的新欢姑娘来我家过夜,次日中午尚未离去。这时接到菜籽小姐的电话,请我下午代她收些货品。她本人也要过来一趟,将购物凭据拿给我,届时好交给送货的师傅。(菜籽小姐最近住在别处。)

接了电话,跟新欢姑娘说了。新欢姑娘说,哦,好,我等会儿就走了。但两人说说闲话,就忘了时间。

既然如此,生活就一定会把一件尴尬的事以最尴尬的形态表现出来。不多久,菜籽小姐,就,来敲门,了!

姑娘此时正在厨房。听到敲门声我就觉得,啊!脑壳立马裂开!但,仍然不由自主地开了门,人还挡在门正中央。菜籽小姐本来不疑有他,把购物凭据交给我,转身做走状。

我心想,就此走了也好。正松了口气,菜籽小姐又往屋里进,说:“我借个厕所,方便吗?”(好吧,我觉得这时候她是有意的!)

我难道能说“不方便”吗?就说着,“方便,方便,”闪身让开。(我家卫生间在门口的通道侧。)

菜籽刚进厕所,姑娘就从厨房走出来,问,“刚才是有人敲门吗?”

我很冰裂而且愁苦地说,“是那个……来了……”心里正想着等下菜籽出来我该怎样尴尬地介绍两人呢!(估计这时候面色一定不怎么好看。)

搅家姑娘平日各种泼辣表现,我本以为她该见惯大场面,能稳稳地撑住范儿才对!毕竟也是职场上驰骋多年的职业女性,啊!

巴特!让我惊掉下巴的是,姑娘彻底Panic!比我还Panic!一把抓起外套和包,鞋都没穿好,跌跌撞撞,就冲出门外,落!荒!而!逃!拦都拦不住!不对,是拦都来不及拦!

屋内动静太大,聋子在厕所里也听到了响。我猜菜籽小姐这时候也疯了!大概是想着,天啦,怎么会碰到这么尴尬的场面,还是赶紧跑掉装不知道吧!所以,嗖地一声,人就不见了!

转眼屋里只剩我一个人,我是彻底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楼道里传来叮叮咚咚一阵响。一定是那两个人撞个正着啊!

事情到这一步已经无法收拾了!本来姑娘要是大大方方站在房间内,尴尬归尴尬,总还是属于正当范畴啊!她人在我家,该接招该挨锤的就是我,不管怎么尴尬,都应该由我履行主人的责任;或者也可以躲在房间不出来啊!但衣冠不整、披头散发、落荒而逃地出了门,那叫什么呀!我真的彻底傻了,没设想过这种情况。难道要冲出去拉住两人介绍嘛?!

我正站在房间中间冰裂发傻,突然又听到敲门声!姑娘跌跌撞撞地又回来了!当然是刚才出去时太抓狂,很多东西都忘了拿啊!

我赶紧把她让进门,按在椅子上坐下:“你怎么就跑出去了呢?这下碰个正着了对吧?”

姑娘点点头,实际上还是没回过神来,各种语无伦次,隔了足足三五分钟,才缓过劲来。

我又问:“你刚才怎么要跑掉呢?”

姑娘说:“我衣冠不整,怎么见人啊!”

“你衣冠不整地跑出去,鞋都没穿好,又怎么见人呢?”

“没想那么多啊!就彻底失心疯了!思路不清晰!”

姑娘又深深深深吸了多口气,终于意识到刚才的举动有多么糗烂,说:“好了,你以后不用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们了,本来还想着各种闪亮登场!各种艳压群芳!结果呢!!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真是再也没脸见人!”

————Panic,过后,I————

喝了很多水,压了很多惊之后,大家的面色终于从如土恢复了正常。然后就开始想办法为刚才的失态寻找开脱的理由。

这时候再问姑娘:“你刚才为什么要跑出去?”

姑娘一本正经地回答:“太突然了,没有调整好状态,觉得现在见面时机不当。”

“那你出去以后,脚上鞋子都没穿好,你和她是怎么见面的呢?”

姑娘彻底放松了,居然现场还原起来!“没有啊,还好啊,其实没有见到面啊!我脸对着墙,一边穿鞋,一边假装打电话!她呢,就一边埋着头玩手机,一边快步走掉了!”

(万福玛利亚!手机真是现代社会的恩物!!)

————Panic,过后,II————

又过了一阵,连理性都开始恢复了!我们开始分析当事人事后的心态。

姑娘这边,除了因为没稳起悔得肠子都青了之外倒没什么,菜籽小姐我倒是有点担心。因为她一贯是个内向人,从不爱和陌生人发生不必要的接触!何况是这种情形!

但搅家姑娘说:“她一定暗爽到爆了好嘛!一定想着‘原来是这么不淡定的妹纸啊!’然后马上跟她搅家牙尖去了!然后笑得满地打滚!”

我还有点迟疑地说:“如果是这样倒好。但……她一直不是这样的人啊……我有点担心她生闷气……”

“不会滴!”搅家姑娘信心满满!

————Panic,过后,III————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有点担心。在各种和朋友牙尖八卦倾诉中度过了剩下的时间,到了晚上!还是觉得不太踏实!发短信,小心翼翼地问菜籽小姐:

“那个……今天……你还好吧?我简直有点尴尬。当时不知道怎么办。”

但是!大大出乎我的意外!菜籽小姐的回答是这样子的:

“我真的只是借个厕所。而且,我知道你有客人啊,但是没想到人家那么大反应!太不淡定!要多教育!以后带出来见见大家!”

纳尼!

纳尼!!

纳尼!!!

好吧,原来最糗的人真的是我啊……

and,搅家姑娘居然料事如神,真是紧紧把握住了牙尖中年妇女的时代脉搏!

星期四, 一月 17, 2013

头痛欲裂!(和小规模八卦)

由于平常身体十分健康,所以,一旦它稍微有点偏离常态,我就会十分敏感地察觉不适。

昨天跟好朋友们一起吃饭,吃饭期间突然鼻子过敏,连续打喷嚏,打完喷嚏就感觉右眼很不舒服,眼压很大。之后又转战去看电影,等电影完毕,不光右眼压力大,整个天灵盖似乎都压力暴涨,太阳穴突突突地跳。

回到家时几乎已经快要痛死了。这时候已经意识到可能是经期反应,但现吃月见草估计没有用(因为平时经期反应并不大,所以我也没坚持长期吃),只好找了布洛芬缓释片顶一顶。之后就只能平躺着,各种深呼吸,在想象中“扩大”自己头部的血管,加快血液流通什么的——其实主要是等着药发挥效力。

痛了活活半个小时,终于睡着了,阿门!

————

接下来是八卦时间:

这天聚会的由头是直姐请吃饭!飘姐和由纪惠小姐刚好也要碰头,那么大家就一起来好了!

直姐和飘姐的上一轮见面,已经是两三年前,那时候飘姐的女儿才三岁,现在都快上小学了!(god!大家到底是有多老!)

飘姐除了繁忙地工作、出差、照顾小朋友、考虑离婚等琐碎事务之外,还主动肩负起了为马哥和由纪惠小姐安排“养老”的任务。刚一坐下,她就对菜籽小姐说,“要不,你和马哥一起住嘛!马哥又爱干净又爱收拾,还会做饭!”

菜籽小姐惊叫说:“我现在会做饭了好嘛!为什么要马哥和我一起住?她的女人呢?”

飘姐说:“马哥说,她的新女人年纪太小!住得又远!也没个准数!所以……哎哟,你和马哥一起住啦,她新近多养了一条狗,所以整天对着自己的两条狗说:‘乖儿啊,只有你们两个对我好,只有你们两个会一辈子陪到我……’”

我听了这转述,简直绝倒!好吧,马哥,你真的不再是我偶像了……

——现在是牙尖时间!——

吃罢晚饭,飘姐和由纪惠小姐先走一步。这时,直姐终于按捺不住了,问:“飘姐是戴了美瞳嘛!是带了美瞳嘛!是带了美瞳嘛!”

我说:“应该是吧……不过她好像一贯都戴啊……我觉得美瞳倒还好啦。就是好像她最近胖了一些,肉都增加到脸上,然后脸又涂得白白的,显得颜似乎特别大……”

直姐颔首沉吟道:“嗯,她一定是戴了美瞳的!人家现在简直是越走越高端白富美路线!”

好吧好吧,实在是太牙尖了!就此打住!

星期五, 一月 11, 2013

书,和,书架

前几年,我有一个深为自傲的“优点”:买多少书就能看完多少书。仗着自己阅读速度快,也从来不求甚解,书架上的书,基本上都是看完了的(消化了多少姑且不论)。

但这几年的发展趋势非常不妙。当当、卓越上买的书都还搁在送货时装的箱子里;豆瓣的“购书车”里就又积了一大堆了。

照理说看书的时间并未减少。我从来就很少用整块的时间看书,一贯是各种吃饭、等人的间隙中把书掏将出来。考虑到吃饭的顿数不可能减少,看书的数量也不应该有减少才对。可惜看的书似乎还是一天天少下去。

前不久彻底整理了一下库存,发现有小半个书架的书都完全没看过。不过又仔细看了看——有一些搁置起来的书是以后也不大可能看的,想看而居然没有看的书,不过寥寥十数本。所以,就又爽快地原谅了自己。

——————

书架这种东西实在暴露人的性格。大多数时候,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跟书架主人的读书品味是否投合了。

读小学的时候,最爱去一个同学家借书看。同学自己的书架上是各种期刊,《奥秘》、《科幻世界》和《儿童文学》一类;妈妈的书架上是每一本都齐齐整整包着书皮的琼瑶、三毛和师太(好吧,这个书架我从来没碰过,一来是同学的妈妈不让小朋友碰,二来似乎完全不感兴趣);爸爸的书架被挤在阳台上,只有几本,还破破烂烂的,但每一本都是我喜欢的!《第三帝国的兴亡》!《光荣与梦想》!(好吧,我的阅读品味从小就满奇怪的。)

我家的书架不是太有趣,爸爸的各种电工手册、机械图纸就占了大半个江山,妈妈有些过了期的《今古传奇》和《台港文学期刊》(小学的时候这些书看不懂,要到初中和高中时代,我才把它们重新翻出来,看了李昂的《杀夫》、李行的《秋决》剧本、阿图的《手扶着铁窗向外望》!哼哼哈嘿——有人看过这些奇怪的东西嘛……)。嗯,我的书架嘛,靠外的一侧放着各种考试习题集,靠内的一侧藏着《城市猎人》和《灌篮高手》!

上大学之后,图书馆是开架选书,第一次感受到“书太多不知道怎么办、感兴趣的书都藏在角落里、要找好费劲、大部分书都是不想看的、但铺天盖地阻挡视线”的焦虑。

未来的岁月里,每次有机会到别人家里作客,视线总是往书架上哧溜。没有书架的房间真是可怕,呆不住。有书架但摆着奇怪的书(比如刘墉啊、南怀瑾啊、一堆一堆盗版书摊上批发来的文学名著啊),也很可怕。专业书太多的书架,没法搭话。偶尔有些书架上闲书多,可如果大部分闲书都是我听说过名字而毫无兴趣看的书,也会让我开口乏力。能碰到书架上库存丰富、重合书目多的,那一定是我的好朋友们。

新近碰到的一种罕见情况是:书架上库存丰富、闲书多而重合书目奇少、但竟然没有什么完全不对胃口的书、私心里想着“耶,这些书还蛮有趣,怎么我居然没看过”、如果时间充裕很想坐下来一一翻阅……还真是出乎意外的惊喜。

巴特,该书架主人参观了我的书架后,带些许失望地说:“你有好多机场读物(呃,我真的有很多商业书籍……)。”——So,爱读书的人总是很尖刻的,我再次深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