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五月 27, 2013

臀大肌受伤……

流年不顺啊!坐在电脑前,突然电脑椅被坐翻了!一个狠狠地大屁墩儿!

刚摔倒的时候觉得“啊,摔到的部分是肉”,也就是肉皮痛而已。但即便如此,也在地上生生地躺了几分钟才缓过气,站了起来。

走动的时候虽然略微有点痛,但走动本身没问题。所以就没太当回事。继续坐在电脑前。期间每次有事要站起身,都不得不借助桌子支撑。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问题来了。怎么睡都痛。面朝上平躺,不可能,痛得要死;往左侧睡,左屁股痛;往右侧睡,右屁股痛。翻身只要一曲腿,就痛得简直要大叫。每睡一个多小时就醒过来,不是想喝水,就是想如厕……记不清是第几次醒来,感觉右侧没那么痛了,但左侧反而有加剧的趋势。冰箱里拿出冰啤酒来镇了一下疼痛部位。

现在继续很痛中!照了镜子,未见红肿。可今天怎么坐在椅子上也找不到合适的位置能让它不那么痛啊!

星期四, 五月 23, 2013

暴风眼姑娘 + 女同志式犯贱

话说今天碰到一件奇事。

突然收到许久不曾联系的老友的短信,开门见山地说:“当年你五迷三道的暴风眼姑娘的联系方式还有吗?”(好啦,那真的是太遥远的故事,实在无法复述。诸位只需要知道我很早很早很早很早以前碰到过一个很有魅力的姑娘想勾搭又没被人家看入法眼就好了。之所以叫她暴风眼姑娘,是因为龙卷风过处,方圆十里的女同志统统会东倒西歪地被卷入暴风眼。)

我说:“哈?纳尼?”

老友:“是帮别人打听啦。”

我说:“可这也相隔太遥远了呀!十多年了呀?怎么会还有联系呢?江湖上不会有她的故事了吧?”

老友说:“是帮我某一个前任问的啦。她最近在某某处看到一个人,跟暴风眼很像。掀起了一阵离愁别绪来着。没有别的联系方式了吗?”

我倒抽一口冷气。老友的这位前任我倒也认识,在跟老友分手之后,也曾经卷入了暴风眼的魔法魅力漩涡。(所以,女同志的关系,绝不是六度分离!根本就是两度或者三度分离好嘛!)但我确实很久很久没跟暴风眼姑娘有任何的交集,便如是答了。

老友还是不死心,说:“我前任知道她几年前病了,多少年再无音讯。如今突然看到熟悉的身影,猛地想起来,担心……就想问个准信儿,没别的意思。”

呃……这……呃……

我突然想起有个跟暴风眼熟悉的朋友挂在MSN上,可MSN,大家似乎也几百万年不登陆了,就说,“那我托人打听一下。别抱太大希望哈。不见得能联系到人。”

于是重新打开MSN挂着。说也凑巧,几个小时过后,要找的人真的上来了!赶紧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牙尖了一嘴,并探问暴风眼姑娘的下落。MSN上,朋友又是气又是好笑地说:“能不能想点儿好的!不要这么狗血!人家暴风眼从良以后过得好好的!各种幸福各种恩爱好嘛!你那朋友是什么人啊?这么狗血的情节也幻想得出来?再说了,暴风眼说不定连这号人都不记得了!”

呃……本来想也是啊!果断一字一眼地照抄原文,回复给老友。老友也很尴尬,呵呵了两句。

我顺口问了下她这位前任的近况。老友说,还好啊,还跟她女朋友在一起啊。隔了一会儿,老友又说:“她似乎想打听暴风眼的联系方法。”

说实话我这叫不着四六啊!我说:“联系方法我不可能帮她打听。开始说那么严重,我本来以为是问到到具体的消息就行了。要是给了联系方法,那不就成骚扰了吗?”

老友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不再打听。我掐指一算暴风眼姑娘的年纪,立刻满脸打了竖线,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开心又刻薄地对老友说,“话说,暴风眼今年该翻四十了哦!!”

短信上沉默良久。然后发来了一个惨绝人寰的“啊~~~~~~~~~~~~~~!!!”

我非常、非常、非常地开心,说:“请宽慰一下你前女人。宽慰不了,就告诉她上述事实。再宽慰不了,请提醒她自己的年龄。再再宽慰不了,就狠狠地来一记大锤:‘请不要再胡乱折腾啦!大家的卵子都不再活跃了好嘛!’”(好吧,我承认,原文比这个说法还要狠些。我一定会为自己超级刻薄的嘴巴受惩罚的!)

星期一, 五月 20, 2013

游泳课之四

今天已经是我上最后一节游泳课了!但在这一节课上实现了重大突破!

原来我之前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就是以为左右划臂不管是否换气都要转体!但其实只需要在换气的一侧略微转体即可!教练指出我这一问题之后,再游时顿觉双臂运转如飞!感觉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不过教练和Plume君说的有一个地方不大一样。Plume君要我划臂时双手在最高位合并停顿一下再换手划,我今天专门注意了这个问题。但教练则提出,最好是不停顿,一只手一入水,另一只手就开始划。前一种姿势我觉得比较好掌握呼吸节奏;后一种因为是初学,感到有手忙脚乱感,节奏很容易断,节奏断了动作马上乱套。

以后的时间就全靠自己继续深入练习啦!

星期天, 五月 19, 2013

将本城GLBT大业进行到底

话说今天去看胡德夫音乐会,演唱会很精彩。

但!最大的发现是:现场的姑娘们全走民谣范儿!各种长发短裙 or 长发长裙 or 长发西南民族风!我跟直姐一起去看的,直姐说:从没发现本都有这么多地长发摇曳范儿呀!跟前两天贾宝玉的观众差异实在太大鸟!

我答:她们都是走文艺路线滴!至少有一半都是掰吧!(顺便环顾四周,确定此论断。)

本地钙都的名号果然要轰轰烈烈地打响!且!各种附属小生境也都携手并进!共同繁荣!

P.S:

这两天天气好到爆表,天空湛蓝,空气清新。看完演唱会骑车回家,小风吹吹,幸福感蹭蹭地飞起来啊!

星期六, 五月 18, 2013

看来我跟野攀的缘分不够啊

刚刚入夏,空气清新,本来计划和朋友们一起进山参加野攀活动。可就在周末的前两天,脚踝扭伤,肿起多大一坨。只有消停歇息着。好在周末成天下雨,让我聊感欣慰——出门了也爬不成。

攀岩这么久,仅有的几次受伤都跟野攀有关。一次伤了脚脖子(挫伤),另一次又伤了脚脖子(挫伤)。这一次倒好,还没出发,扭伤了脚踝。好在都是不怎么影响活动的极轻伤,休息一两天也就好了。

直臂团身支撑总不见进展,曲臂夹肘倒是能撑起来一小会儿了。肩部力量不足。

爆发引体虽然可以拉到胸口了,但翻腕环节还是无法突破。试了试用粗橡筋做辅助,向上发力时借橡筋的力量一直拉高到腰,翻腕就很容易了。这样看来果然还是力量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