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六月 26, 2013

台北爸爸、纽约妈妈

超棒的一本书!点此

(请支持实体书吧,哈哈。)

这是一个台湾纪录片导演写的自己家族八卦狗血史。虽然生活背景不大一样,但仍然有太多一脉相承的地方了。曾经辉煌但事业倒闭后便一蹶不振的爹,忍辱负重移民到纽约打工养活全家儿女的娘,少年叛逆而夭折的姐姐,变成赌鬼的弟弟……妹妹的故事更精彩,直到最后几章才揭晓!

出版业果然是放开了“同志”领域吧?因为传主本人是同志,所以,整整半本书都是在讲自己的同志经历,从小讲到大!

星期六, 六月 22, 2013

父母那一辈的人

《读库》1302上有一篇讲柳河“五七干校”的文章,提到一个说法叫“高温点”:

“真是一个很难解释又很好的解释的名词,简单来说就是,去除安逸,专找麻烦,没有困难,那就创造困难,等待困难。‘你不要怕吃苦,有床铺你不要睡床铺,你得睡地下,有馒头你不要吃馒头,要吃窝窝头。……干活的时候比如说装车扬沙子什么的,是个人都会占上风头省得沙子刮脸上。那不行,你得到下风头,顶着风装,就提倡这个东西。’”

清理粪池,本来是用镐的,不行,要拿手去刨。开荒伐树,风和日丽的天气不行,一定要等到打雷下雨、大雪没膝。

文章我在网上没找到,但看到了相关的纪录片:点此。(一共有五集。)

我妈就是受这种教育出来的人,一辈子的马列主义老太太。我前几个星期尾椎受伤,弯腰抬重物时痛感明显。跟我妈说到这事儿,我妈说:“我从前有一回溜冰,也摔了个跟头,跟你一样,痛死了。可隔天还去抡着铁锹植树,还不能偷懒。”

我大惊失色,说:“摔那么严重还不能休息吗?不能做点轻松的活儿吗?”

我妈说,不行啊,党员要好表率不是?

我推算了一把年代,我妈说的那时候并不是在文革,至少也是80年代甚至85年以后的事了。所以,我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我妈是帝都人,受这种教育洗脑洗得特别干净,特别正统。因为是小买卖家庭出身,算“麻五类”,所以总想着要“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家族的氛围也很老实,党说干啥就干啥,从不偷奸耍滑,有一个姨妈,插队到东北,估计也是战天斗地下了冰河,落下了不能生育的病根。

我爸家族这边,首先地处边陲,出身又不怎么好,爷爷年轻时似乎加入过国民党的“青年军”,解放后差一点就滚进社会边缘了。到我爸这一辈,各种吃苦头,本能地对有些事情不那么上心。

所以,我爸妈在回忆文革的时候,叙事语态截然不同。比如蓉县曾有过蜀王的王宫,“破四旧”时被拆。如果是我妈说起这事儿,就会带着点回忆往昔青春岁月的光荣劲儿,“嗨,那儿从前不是有个王宫么,被我们‘破四旧’拆啦!我来参加搬了城墙砖的!”但如果是我爸说起这事儿,那就是“好东西都被你们糟蹋了还挺得意?!”的愤愤劲儿。

仔细打听的话,每一个家庭背后可能都藏着一本精彩之极的中国社会变迁史。

星期天, 六月 16, 2013

游泳有了新的体会

在家休息的几个星期,只能温柔地锻炼上肢,感觉几乎要淡出鸟来。前几天发现屁墩儿可以骑车之后果断去游泳了。(原来骑车的时候可以让座垫错开尾椎骨,并不痛,上下车分腿反而会略有痛感,当然,把座椅降矮些就好很多。)

因为夏天正式到来,泳池的人多了很多。不过,深水池的人其实不如想象中多,浅水池则是真正的下饺子。在深水池游的问题是只敢游熟练的蛙泳,不敢练习自由泳,万一游到中间力竭或者呛水就惨了。

所以隔天去开发了一个新的泳池。也很近,标准泳池横着隔成短道,方便练习,人也不太多,但只有周末才有下午场。(晚上的场次人肯定特别多。)

两大新进展:学会在水里吐气了!以及,右边换气时左胳膊往前使劲伸让脑袋更贴近侧面的那一下感觉有了。

现在要争取加长距离游。我老是游到对岸就忍不住要扶着池边休息一下。没法一鼓作气地游个几百米。呼吸还是调节得不好,每一轮都很累,会喘。有意识地放慢了自己动作的节奏,数了一下25米短池的换气和划臂次数,换气是6/7次,划臂是12/13次。同样距离蛙泳会换气10次以上。

星期四, 六月 13, 2013

过节的时候就是八卦的时候

每逢家族聚会,八卦的内容一定是有的。一一道来:

(一)

让老妈上网,最担心的就是她被各种骗局骗。好在老妈一直不敢开网银,我心甚慰。

即便如此,过节的这天早晨,在玩了QQ农场以后又被什么360浏览器加载了一堆垃圾网页之后,妈妈的屏幕前弹出了“恭喜!您中了腾讯的8.8万元大奖!有笔记本电脑!”等等一类的钓鱼网页。

妈妈顿时有一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晕”的幸福感。爸爸看到了,哈哈大笑说,一定是骗子啦!

妈妈不信,不是还有公安局备案号吗?不是腾讯公司的奖吗?

爸爸虽然知道是骗局,但面对如此天真的问题,实在不知怎么办。

好在这天是家族聚会日,我开车去接他们前往农家乐。路上妈妈又拿出这个问题来。我一听之下当然大惊,连声说:“千万别信啊!那些什么备案号、腾讯公司,都是骗子做的假网站!”妈妈还是不信,说:“可他们又没叫我拿钱啊。只说要求填入真实信息,奖品的费用自理。”我:“……%……%#@!!¥¥……总之!千万不能填什么真实信息!!”

来到农家乐,妈妈还是不信,又将此问题求教于各位亲戚。亲戚们哈哈大笑:“这蹩脚的骗术……也就只有您才信……可千万别填什么真实信息!!”

妈妈说:八万八的大奖一瞬间灰飞烟灭,好失落……

(二)

莫名其妙的减肥、美容药等千万不能吃!

以下八卦由家族中最为八卦的大姨妈叙述。我是二传手!

家明表弟有个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表哥,年轻的时候是个浪荡子(我们家族的男性真的在不靠谱气质上达到了很高的造诣),很多年前,几乎干下替歌舞厅小姐赎身并要与之结婚的浪漫事。(事态的进展当然很不浪漫,似乎是,小姐用光了他的钱就把他甩掉了。)接着表哥一家又家道中落,浪荡子要自力更生,赚钱养家,从此便有点一蹶不振。

但浪荡子本性一直不改,在经济萎靡不振的局面下也结了两次婚。第二次娶来的姑娘的娘亲,在卖传销美容药(天知道是什么来历),说是吃了会变年轻哦!而且还把药品分给女儿吃。因为卖传销卖得久,女儿吃这药也吃了很久。

结果,女儿跟大表哥结婚之后怀孕了……这位姑娘年纪也很不小了,之前一直没怀过小孩,此时当然是兴高采烈!

但体检的时候发现,这个胎儿是先天畸形。

呃……那么就只有打掉啊……

但是!各种药物,都打不掉!

呃……

医生就追问有没有长期吃什么激素类药品。

姑娘想到了娘亲给的美容药……

医生说:呃……这些东西也能胡乱吃的嘛?都是富含激素的。用于流产的药物,同样是靠激素发挥作用。所以,基本上就是人体对激素产生了耐药性……

结果一来二去,直到怀孕五个月时,才在子宫外开了小口进行人工引产。其间医生又发现孕妇子宫内膜粘连异常严重,需要进行剥离……总之,痛苦异常。更夸张的是,引产手术结束后不多久去复查,发现内膜又开始粘连……

所以,我的这位表嫂应该是绝对没有可能再怀孕了……所以,大表哥的婚姻似乎又要走向结束了……

(注:关于这里的医学话题,由于我是二手甚至三手转述,如果出现技术性的误解,请见谅。)

星期六, 六月 8, 2013

流泪了!!!

团身支撑终于能在矮的俯卧撑架上撑起来了!

就是之前3月份写过的,第二幅图:点这里

虽然背挺得不像别人照片里那么平,仍然是往下坠的,但好歹脚已经能够离地两秒了。

尾椎受伤后百无聊赖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出过门,因为出门也几乎无处可去:不能骑车,不能游泳,不能攀岩,人多拥挤的地方最好也少去,兼之不能久坐。所以,就在家里练肩部力量。所以,力量就又涨了。

嗯,至于分腿撑,还撑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