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七月 29, 2013

是肩、三头还是小臂弱?

好吧,面对惨淡的现实,我要说,唉,我的Muscle Up迄今没有最终突破啊……虽然也没有认真练,但还是基本上在有针对性地训练啊……用粗橡皮筋辅助已经可以勉强可以做了,去掉橡皮筋还是不行啊……

始终卡在转肩的环节。但这就有可能是三个方向的问题:到底是肩膀关节弱?还是小臂无力(所以推不过肩)?还是三头弱夹不住肘呢?

说实话都有可能。我开始练习Russian Dip(elbow dip):点此见中学生示范,今天试了下,能压下去,但起不来。

不管怎么说!要继续练!(好像已经练了一年多啦……)

星期二, 七月 23, 2013

大食袋俱乐部又聚会啦!and……

由于生娃的生娃、带娃的带娃、备孕的备孕等原因,大食袋俱乐部的会员们很久都没凑齐。终于有一天,已婚备孕的阿失姑娘现身了!同学们走起来!吃起来!一行人便欢天喜地去海吃。(即便如此,精英妇女仍在带娃,脱不开身。)

吃了一顿死难吃的海南清水椰汤炖鸡之后,大家转战串串香。阿失姑娘的八卦开场:

话说这一年来女杀手也换了新搅家……新旧过渡之间,难免各种离愁别绪,百无聊赖,又开始扭臊到一众ex们。夜半三更多次打电话给阿失姑娘,求诉衷肠。

阿失姑娘无语,私心里想着:“天哪,求老天赶紧赐给她新搅家!放过我吧!我正在备孕好嘛!”

果然老天就听了她的召唤,顺了她的心。好些天来,周遭十分消停。阿失姑娘到女杀手的围脖上一看,耶!围脖上出现了新人新面孔!女杀手是摄影爱好者,讨好新搅家最快的方法就是替搅家拍美女照!但见她正欢天喜地,精神百倍地替新人拍照呢!

再接下来的围脖,女杀手各种风骚秀!还用手机替自己拍了一组黑白硬照!单纯从技术上讲,我很好奇她的拍摄方法,因为如果是自拍,拍摄角度还满刁钻的。照片也照得的确不错,相当gay范儿,大有向gay圈发展的势头!

众人阅毕,赞不绝口。

阿失姑娘说:看吧,生活啊,一定要有新搅家才有奔头嘛!前不久她就死眉烂眼,有了新搅家,马上就骚起来了!

这时候菜籽姑娘想起了可怜的小马哥,说:“马哥最近都还没有出门找新搅家,所以抑郁症还没好呢!”

阿失姑娘总结说:“必须要出门找!不找,酒香也怕巷子深,再美的娇娘也愁嫁!但只要动了心找,无论如何都是找得到的!”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

又说到了飘姐的离婚。大约同样是因为没有新搅家的缘故吧,飘姐的离婚也仅限于口头说说,迟迟没有实际行动。大家说,这倒是也难怪,首先,三十来岁的直男,了无生趣,都是一样一样的,这个和那个没太大区别,看久了都烦。可老是跟着钙蜜拉蜜们厮混,又怎么可能找到可搅的直男下家呢?除非……只剩下找外国人一途了……

星期四, 七月 18, 2013

快快快!

《Orange Is the New Black》真好看!应该算本年度当之无愧的女同剧集了吧!

再这样下去,Netflix is the new HBO就真不算过誉了。难道,它们真的是用大数据分析出来“女子+监狱+虐+同志情节”是观众想看又爱看的内容吗!而且,更关键的是,拍摄和执行也都牛逼啊!这就是人家的网剧水准啊!一放出来就是一整季啊!(再而且,这TM才真正是女同志想要看的剧好嘛!)

对比下国内的同类网站,所谓的大手笔,撑死了就是花钱买下首轮独播权,眼泪真的流出来……(广告时间:优酷首播,前几集已经有字幕,请亲们速速前往观赏!)

————下面是花痴时间————

Alex性感爆了(有一集闪回两人酒吧初遇,让人口水一地!大花臂是我的爱)!

配角们太抢戏!

女主,前几集是弱呆萌。但已经体现出很好的基础素质。比如最初不小心得罪了大厨,主动道歉,没得到原谅;主动去受锤,未得逞;于是想办法针对大厨的背痛,制作辣椒药膏送过去。

又比如,本来想去干狱友教育辅导,结果被分派到了电工班,然后就老老实实地学修电灯。

想想看,如果按照普遍的思路,应该是各种大闹、各种不服、各种死磕才对吧?我想说的是,解决问题有很多种思路,女主的思路很有建设性。

因为担心一下看完了,后面的内容还没来得及看!所以,后面会不会像《绝命毒师》里老白那样被黑化还不知道!

星期五, 七月 12, 2013

“再也不能装逼了!”

由于很少看电视,外加电视转高清信号之后必须使用机顶盒,每个月收视费也大幅上涨的缘故,我真的很久很久没看过直播的电视节目了。自然,对那热门得不能再热门的“中国好声音”,也从来也没有看过!

所以……

有一天在微博上看到抑郁犯病中的马哥提起《董小姐》,我大吃一惊:丫最近审美提高了不少啊!居然听宋冬野了呀!

再隔了几天,发现更多人的围脖提到宋冬野。我觉得有点奇怪……

终于,虾米上《董小姐》上了热歌榜!知乎上无数的人讨论起“爱上一匹野马,我的家里却没有草原”是个嘛意思!这也实在太搞笑了吧!一定有异常发生!

我这才知道,原来前几个星期有一个选秀歌手唱了宋冬野的《董小姐》!……

顺理成章地,知乎上有了这样的问题: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311024

心情真是复杂啊。大概我就是个为装逼而生的人吧……

————我是装逼犯的分割线————

其实,十多分钟前刚打开WLW的时候,并不是想写这件事。

基本上,我是个话唠,很喜欢跟人很认真地讨论看了什么书,看了什么电影,最近有什么科技新趋势,bulabulaaa……但随着朋友们纷纷生娃养娃迁居,这类的谈话明显见少。虽然有了网络不愁看不到精彩的人、言论和观点(所以知乎是我最近的爱),但,跟自己认识的人实际交流的感觉还是不同的。

另一桩,随着年龄渐长,我几乎从不跟人提起自己的网站,以及过去写的小破文章。当初跟新姑娘认识,也是换了id穿着马甲各种遮掩背景。

但,新姑娘也是从文艺青年一步步走过来的呀!所以,有一天姑娘贵体微恙,卧床休养的时候,居然无聊得开始翻阅我过去写的东西。

阅毕,甚不满,发来短信:“我看了你过去写的东西……你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我感到很失望。”

我是真被“shock”到了,“啊?!”

神差鬼使当中,我们开始讨论写作的才华、对创作的态度、写手对人生的认识等等重大话题。

众所周知,这些话题很难把握方向,面谈尤且极容易失去控制,短信谈只可能一步步地误解、误解、再误解。聊了小40分钟,两人都精疲力竭,谈话南辕北辙,驴头不对马嘴。我还好一点,姑娘可还是在病中。她懊恼又沮丧:“天啦,我们以后还是只打炮不要谈文学啦!谈不到一处太痛苦了!”

那一刻,我知道,我一定是快被姑娘拉黑了……

————当然其实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

精疲力尽之后的感觉是:这么大一把年纪跟人伤筋动骨地讨论了这么长时间的形而上,真是——太、难、得!

就是这样。

星期一, 七月 8, 2013

要听从内心的呼唤!

继扭到了脚踝、坐坏了屁墩儿之后,我又掉了钱包!这是怎样的一种运程?难道是水逆了咩?

从家门口到车站的一段路,我曾经亲眼看见小偷扒窃路人的背包,所以一直很警醒。但这天走到一半开始下瓢泼大雨,就进了一家便利店,掏出钱包,买了一把伞,之后把钱包塞回大背包的侧拉链袋。——大概就在这时被小偷盯上了吧?

打着伞走向车站的一路上,我内心都有个声音说:“下大雨一定要把背包背到胸口!会被淋湿的!”但不知怎么就是没有照着这声音做,只顾在风雨里拼命往车站赶。

等进了地铁站,想要为自己的车票卡充值时赫然发现,侧拉链被打开,钱包踪迹全无。

虽然我从来不在身上带过多的现金,实际损失只有400零10元外加几枚硬币而已,一张随身用的银行卡里也只有几百块。但是!钱包里可有好几家电影院的卡啊!里面都存着钱哪!而且没法补办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