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十一月 26, 2013

马哥的病好了,以及其他

在亲朋好友们无微不至的照料下,马哥的病突然就好了。之前说要去台湾骑行,虽然最终并没有骑,但到底去了自由行。行完之后,马哥满血复活。

总而言之,这一回见到马哥,精神气色都很好,而且热情地投入了生活!

——————

飘姐的婚还没有离的影子。一会儿说找不到合适的下家没有动力,一会儿说房子小了装不下娃,一会儿说,哎哟,离了婚一个人带娃还是脑壳大哦!

众皆晕倒。马哥就劝她说,看你也没有真心要离的样子,那就还是安心跟你男人过吧!他到底哪儿不好嘛?

飘姐说,没有共同语言。“他是个毛左啊!!”并举了一堆毛左事例。

马哥说,也就是个典型的、正常的直男好嘛!这么没有共同语言,当时是怎么找到就嫁了呢?!

飘姐说,当时两个人在异地,隔三岔五见一见没那么苦大仇深,当然现在也不是不能过,就是相对无言,最好不见。

呃……

后来马哥提了个建议:“国内的中年男人们一个个看起来是恼火。这样吧,你去德国、比利时、澳大利亚啊这些地方找个外国女人吧!到时候娃儿也顺便办出国了!教育问题也解决了!”

飘姐说:“不!我不是女同志!我还是要找个男的!”

于是,我给她看了一些同学找的外国男人。看完之后,飘姐默默无言。众人传阅后说,“你还是找女人吧!”

讨论再次以没有结果告终。

——————

这天跟马哥碰头的时候,她是和另一个小伙伴一起出现的。我见到马哥时惊了下艳(因为她很瘦又高,现在已经走起了英伦范儿);同时被她身边的小伙伴彻底震惊!以至于整个晚上都在抱怨:那个小伙伴到底怎么啦怎么啦!她为甚么老得像个嬢嬢!!她比我们小啊!!

该小伙伴是马哥运动队时期的朋友,也曾经是一把高大好身材什么的。现在顶着一个半长不短大卷儿老嬢嬢头,加一身儿灰不拢耸老嬢嬢服饰,更吓人的是整个人的气场也是一老嬢嬢气场!她也是女同志啊!并没有结婚生娃养娃啊!欧漏!

马哥和飘姐也无奈地说:“唉,她确实这一年老得有点快……”

大家的总结是:绝!对!不!能!胖!

星期六, 十一月 23, 2013

听老人家讲那恐怖的故事

《乱时候,穷时候》真是一本恐怖故事集啊。最先看到的一篇故事,是刊登在某一期的《读库》上,给人印象非常深刻(农民妇女在东北烧碱那个)。

等看完了整本书,才知道那个故事算是最温情、最平和的一个了。其他的故事里莫不充斥着各种各样残暴的死亡,土匪,兵乱,日本人来了,饥荒,不停地死人。

这些也就算了,还有各种各样单纯因为贫困导致的残忍(尤以《点天灯》里为甚)。

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七十多岁才学写字的农村妇女,有道听途说来的故事,更多的是亲身经历。这些故事对血腥充满热爱而又心平气和,比早些年的余华更甚。

以后再有人跟我说从前人道德高尚,现在世风日下,我得跟谁急。

故事写得挺好,但绝对看了会以后生出“对这个世界不会再爱了的”感觉。

星期一, 十一月 18, 2013

冬天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用了整整一个夏天取得的减脂成果,在这一个月里见!风!化!水!腹部脂肪又厚厚地累积了起来……唉……

赶紧滴赶紧滴,躁起来动起来!

星期二, 十一月 12, 2013

哟西!尝试新项目好嗨森!

但……时间分配不过来哇!

休假之前一直请了教练单独教羽毛球,上了八节课左右。回来之后发现了一家设施虽然陈旧但会费好便宜且教练人很好的泰拳馆!立刻就……移情别恋了……

尝试三节课之后的总体感觉是:就有氧来说,强度真心没有羽毛球大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泰拳课是若干人一起上,而羽毛球是一对一地学。我上羽毛球课,练一个小时的步伐会累得跟狗一样,狂喘。上泰拳班呢,两个小时(实际训练时间大概会是1个小时略长)无感,小出汗而已。

但跟教练对练打靶的感觉实在太棒了!(就是每次时间太短了,十分钟不到!总是意犹未尽!)

击打沙袋则出乎我的意料:沙袋怎么会那么硬!教练让我踢了一脚,幸好是收着劲踢的,但也立刻抱着腿哇哇大叫痛了个半死。

虽然我很希望一个星期可以这样度过:两天攀岩两天泰拳两天羽毛球一天休息,但……做不到啊做不到!能保证一周运动四天就差不多到顶了。又因为业余从事一项运动要想进步必须保证每周两次的频率,只可能从泰拳和羽毛球里选一样。好吧,暂时还是先放一下羽毛球吧……

星期三, 十一月 6, 2013

父母老了……

“父母老了……”每个自觉明明还年轻的“中年人”都发出过这样的感概吧。

去看望爹娘。爸爸说,“我冬天支气管炎犯了好难受……”妈妈说,“我有一只眼睛眼底黄斑病变,看东西好像失去了景深,只剩模糊的轮廓了!”

纳尼?纳尼?!纳尼?!!!

爸爸的支气管炎,因为从前抽烟,其实早就有。可是以前发病,无非是小感冒,睡睡就好。现在年纪大了,一发作起来却要哮喘什么的。

妈妈的眼睛,就更没法说了。妈妈的父系家族全体是先天性高度近视,妈妈的几个远房堂表兄弟,近视得几乎无法视物,是做了手术才有所改善(出于这个原因,我对自己的眼睛高度关注!)。妈妈本身自然是高度近视,这两年又得了白内障。但!又偏偏极爱玩电脑!一玩起来就罢不了手!我觉得一定是这个原因,恶化了她本来就不大好的视力!

关键是!老年性眼底黄斑病变是不可逆的!没有药物可以治疗!手术也只能改善某一种特定的情况(换句话,不符合那种条件,做手术也没用)!一只眼睛出现病变后另一只眼睛也很快会病变!持续恶化会致盲!

当然是劝妈妈少上电脑啊!但妈妈说,“可我要跟天南海北的老同学们联系啊!还有,我就喜欢照相啊!照完相要整理啊!”

呃……

呃……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