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十二月 28, 2013

以怎样的理由去纪念

从来没想过,这么突兀地,跟我的大行SP8告别了。

车小心地放在家门口的消防通道,十多楼,上了锁。这十来天太冷,没骑。下午三点过出门,它安然地立在那儿。晚上七点过回家,没了。

其实不过是掉了一辆自行车。可一到晚上睡觉,梦里都是它。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要跟它告别。

这是我第一辆运动自行车啊。以前虽然也有过几辆自行车,从来没形成过心理上的依赖感。可这一辆,是不同的。骑着它,顶着寒风吹过,顶着大雨淋过,顶着烈日晒过。骑着它,爬过坡,冲过刺,受过伤。更重要的是,骑着它,一次次冲过了自己心理上的舒适地带,迎接了陌生。它是我二逼与离谱的见证人。

——————

为了学习怎样防止自行车失窃,我又去了知乎。看到有人曾经掉过上W软妹币的自行车,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很多。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304943

星期三, 十二月 25, 2013

巴嘎!又一年过去了!

2013年风驰电掣得让我几乎无法接受!昨天晚上,我突然兴致来了想去吃个宵夜,下楼才发现——纳尼?!竟然是平安夜?!!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所措。

站在略微打着雨点的寒风里,我恍然分不清这到底是年初的冬天还是年底的冬天。一切还仿佛来不及有所进展,嗖!时间过去了!

虽然努力和进步是我在年底最爱说的口头禅。但回想这一年,有没有努力?——有。有没有进步?——少。方方面面都是这样。工作,一如既往地埋头苦干,进步空间很有限;攀岩,一如既往地非常热爱,进步空间十分有限;画画,隔三岔五地打打酱油,进步十分不明显。

不能不说,有一阵惶恐袭上心头。但这种情绪,很难表述。此处略。

好吧,那么就许下新年的心愿吧:还是得努力!也希望进步更明显一点。

星期六, 十二月 21, 2013

一切如常

直姐终于又出来和大家见面吃饭啦。一切如常,照样吃肉!放下心来。

阿失姑娘的身孕已经有六个月啦!好快!

(跑题:阿失姑娘自从结婚怀娃之后简直变了个人!就仿佛,从前一直很拧巴,然后终于直回来了!终于恢复了自己的常态!云开日出,普大喜奔……虽然从“被掰弯的拧巴深柜女同”突然切换到“我是骄傲的高龄产妇+我家男人blabulabua”,这个弯转得很厉害,我接受起来略违和。)

以及:为什么又快过完一年啊!

星期天, 十二月 15, 2013

呃……

话说自从在“灵修”班上被吓了一大跳之后(可见“无知是福”),直姐又找了仁波切修行!

据说……还皈依了!

这可真不能叫我产生好的联想。

但自从阿里归来后,还没跟直姐见上面,她好忙!(当然也不知道在忙咩啊。)大食袋吃饭都缺席!

从“信”这个角度来说,我是传统汉族人民的那一套,敬鬼神而远之,尊敬而不投入。藏区各种寺庙和修行的地方,也去了不少,看到过虔诚,但更多地,还是看到修行人内部也各种需要钱,各种地位的划分、派系的斗争,既不见得真是清净地,也不见得有心灵的宁静。有关宗教的书,我也看过不少,但跟看哲学书一样,不太懂——内容八卦的例外。

直姐的这番变化,我说不清是好是坏。可是整个感觉就是,好·奇怪!真·担心!就算她真的信佛了,也一定要走的是正·修行路啊!

星期一, 十二月 9, 2013

对一些丑陋的东西,要坚定地竖起中指

这里所谓的丑陋东西,就是最近很火的国内电视剧《我们结婚吧》。这种电视剧我一听名字就觉得WTF,当然也不会去看。

围脖上有人说,“看了三四集《我们结婚吧》,很不舒服,从头到尾都在讲,即使像高圆圆这么漂亮,到了三十二,也会被黄海波他妈这种极品挑三拣四,有个稍微靠谱的人愿意要你,就欢欢喜喜嫁了吧。”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但由于实在太火了,在路上也数次听到交通广播里放它的主题歌——张靓颖的《终于等到你》(太讨厌这首歌了,不想加链接了)。

由于张姑娘咬字实在太清晰,每一句歌词我都听得很清晰,于是每次听都听得,反胃想吐。

歌词是这样子的:

到了某个年纪你就会知道
一个人的日子真的难熬
渐渐开始尝到孤单的味道
时间在敲打着你的骄傲
过了某个路口你就会感到
彻夜陪你聊天的越来越少
厌倦了被寂寞追着跑
找个爱你的人就想托付终老

如果这就是大国崛起输出的女性要回归家庭价值观,我必须高高举起中指向它说:Fuck Off!!!

好吧,当然啦,所有的妈妈们都好喜欢好喜欢这部电视剧哦……

为此必须向大家推荐真正的正能量。第一次在豆瓣某个电台里听到这首顾,片刻被打焖,低沉的riff是我的最爱。然后上虾米找到乐队,基本上每一歌都很喜欢。

大悲乐队:《贾宏声,坚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