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十二月 26, 2014

一年过得好快

2014这折腾的一年,终于快要过去了。今年在工作上收获不太多,但原因不在我自己身上,之前一直惴惴,到前两天才略微算领了个安慰。

画画,上半年练得很勤,下半年从爸爸生病的那段时日开始,就转入了用纸和笔学习人体结构。进展寥寥。好在这件事不着急。

锻炼身体,好的一面是因为增加了泰拳训练,陈年体脂居然降了。体重没有数量上的变化,人却出现了视觉上的变瘦。而且两年前买的一件衣服,当时人太圆,hold不住,单穿都合不上拉链;今年冬天居然能穿件毛衣在里头,各种暗暗爽翻。

没有进步的一面是攀岩;玩得当然开心,技术始终渣烂。要想再进步,就要花时间。可时间分配成了个难题。一周三练是我的极限。上半年是两次攀岩一次泰拳,下半年是两次泰拳一次攀岩。体脂是下半年明显减的。可一周只爬墙一次的话,无论如何不可能提高技术。真发愁。

新的一年希望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心情愉快!这是最最最重要的!

对我自己的期待,无非是,坚持、坚持、坚持。还有,希望我永远愿意尝试新东西。

星期天, 十二月 21, 2014

比赛,酱油党

参加攀岩比赛这种事,很能激发人的好胜心。虽然各种安慰自己“重在参与”,但真当了酱油党,还是略略有点失落啊……

再次确认,先天的肢体协调性真心没法通过锻炼补上啊……有个跳跃抓点的动作,其他女同学虽然也各种没练过各种有畏难情绪,但多尝试调整下,总都能把点抓住。我呢,各种请教别人各种豁出去了,跳上几十回,都他妈还是不见得能抓住!啊啊啊啊啊!弗嗨森!

反而是年龄带来的体能差距,真心不明显。常锻炼能弥补50%以上的年龄体能差(当然专业运动员的话是另一回事)。

星期六, 十二月 13, 2014

年底盘点下今年的书单

因为“文化不苦旅”(对这条线路很熟甚至走过多次,像这样一段一段地捋文史线索的,我太佩服)和他在知乎上的解答“怎样阅读历史书”开始密切关注马亲王。前两天看到他提起自己今年记得起的10本书:http://www.weibo.com/p/1001603786913424262359

他列的架空历史类的书,我是有点看不进去……

总之,受此启发,我也上豆瓣梳理了一下今年看过的书,没有去年看得多,去年看了五十来本,今年只看了二十来本。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这两年是真正体会到了(从前我可是以“买的书都看过”为傲的人!)……

我看的书主要是社科人文类,喜欢科普多过科幻。列几本值得提一下的:

《只有医生知道2》

像这种书是可以不过脑的,看过就算了。干货没有第一本多。各种恐吓,核心思想就是一句话:妇女啊妇女,一定要早生娃啊早生娃!这难道是妇科医生的通病吗?!

《监狱琐记》

这本书很棒,作者是文革后期进去的,写的监狱生活是比较正常的那种,不是《夹边沟记事》那种超可怕黑色的,后一本是小说,而且已经极尽情绪克制,但看了以后我根本不敢再看另一本《定西孤儿院纪事》(而且这本书居然在豆瓣上找不到了!难道是被禁了?!)。

《神祇、陵墓与学者 : 考古学传奇》

这本书是超级棒的考古工作介绍书,不过我好像不是今年看的?三联的这个系列很不错。

《刀与星辰》

以前介绍过,这里就不多说了。网上有电子版。

《谈话的泥沼》

这一本跟《无知的游历》都很好看。因为我本身是话唠,所以私心里更偏爱这一本。

书评里这一篇写得最好:http://book.douban.com/review/7159637/

(对话带来的快感太少,泥沼太多。为这句话点赞。)

《瞻对》

去过一个地方,然后突然看到别人给你讲了这个地方的前因后果,那种豁然开朗的欢乐感,真是太难忘。四川甘孜阿坝的十来个县,还剩一两个就刷完了,但文化、历史和源流,真心知道太少。

阿来这本书参选鲁迅文学奖落选,还听说他发表过一些意见。但怎么说呢?我觉得,落选本身不是回事儿,奖本身也不是回事。但他为这本书做了那么多的研究工作,败在那样的诗歌下面,任谁也心里不大舒坦。压根就不该参选这种奇怪的奖才是正经。

《少林很忙》

这本书很好玩。因为练泰拳,所以对“外国人到中国学武”的故事顺带很感兴趣。这本书其实比何伟的新书《奇石》好看。

《家师逸事》

学佛的人那么多,如果非要读一本有关修行的书,那就读这一本吧!我觉得,豁达的意思,就是人能够自嘲。这本书就是向大家展示思维和脑袋正常的修行人的豁达心态。

《儿子,你要活下去》

去过柬埔寨金边的屠杀纪念馆,再看这本书,寒从心底起。

大家今年看过什么好书?请大力推荐!谢谢!

星期三, 十二月 10, 2014

每到人生变幻时

嗯,先说一下,最近这个博客空间似乎又被垃圾广告机器人给攻陷了。不管我怎么调整设置,每天早晨都能看到一版又一版的小广告!妈蛋~不管是做算术题还是填字母,都没法阻挡可怕小广告的脚步!

————

接下来是八卦时间!好久没八卦了,人生都没趣味了似的!革命群众的生活都又有了新变幻新进展!我整个人都燃了起来!

先说不变中的变化。飘姐带着娃儿回到我都,忙得前脚贴后脚,好几个月都没空接见群众。只能靠着跟进她的朋友圈保持联络。有一天看到她鼓励女儿参加十公里跑活动(而且顺利跑完),我暗暗赞许:“嗯!人家一个人带起娃儿还是把生活弄转了的!不容易啊!”

但这次见面,才知道她跟男人还是没去扯离婚证~~据说是“虽然看到他就讨厌但怎么开口跟他讲财产瓜分的事情嘛而且他有时出差还会来带女儿当然还是各种无法沟通无法交流但就是没法拉下这个脸啊~”

纳尼?!好吧……毕竟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唉。

————

然后呢……由纪惠小姐和小朋友女友分手了……因为是听的二手消息,所以具体细节不详。总之就是经过小朋友各种忍耐谦让,还是无法忍受由纪惠小姐的“各色”,愤而提出分手。

基本上在我们这些旁观者的眼里,小朋友绝对是个很靠谱的小朋友,聪明伶俐有眼力劲,而由纪惠小姐是个有点木呆呆的人。倒也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但感觉上,就是反应比其他人慢一些,也不大会说话。

由纪惠小姐的反应有多迟钝,我一直到她前任人精姐姐跟她分手那年才略微有了深刻的感受。当时人精姐姐彻底爆发,竟然跑来跟并不太熟的我吐槽,那积怨不是一天两天。而等我们向由纪惠小姐问起这些积怨,她竟然诧异地说:“哪里有?!我怎么不知道?!”一言以蔽之,她对女友的心情全无体会和认识。

所以这次跟小朋友闹分手,哪怕是听由纪惠小姐本人的讲述,也忍不住要吐槽她。跟小朋友同居两年竟然月月跟别人细算水电物管费!以前马哥抱怨由纪惠小姐“不大气”,还心想着是马哥太大气,但这一次真算是开了眼。

————

再然后呢,马哥最近在帝都发展,据说得到一位已婚已育又正在离异的女士的大力支持与陪伴。当然啦,细节情况不好乱说,都是推测与瞎掰。

总之希望她发展一切顺利!抑郁症控制好!有事情做有女人陪!

————

不管怎么说!新的一年又要到来!躁起来躁起来!

星期三, 十二月 3, 2014

逝者如斯

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告别登山的小伙伴了。而且这一个更熟更熟。基本上是同一时期跟他在岩馆开始训练。有一段时间几乎每个星期都碰面,一起训练一起玩耍。

这两年小伙子进步很快,不光搞运动攀岩,也当教练,教小朋友,态度极其认真,教出来的小朋友都比我爬得好。

也开始搞大岩壁攀登活动。今年的亚洲金冰镐提名奖。

之前一直不知道他们要去搞幺妹峰。后来看到前方战报是已经登顶。然后是,在该回大本营的时间失联。再然后就……

心情很不好。

生命没有试错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