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一月 29, 2014

因为怕她长得不好看……

美莎过年回乡省亲,邀约出来闲聊并八卦。

东拉西扯的,又扯到永恒的女神荒,我们都很好奇的是,一个人文字华丽、话唠到那么精彩的地步,怎么可能找到女朋友就消失了呢?难道当妈养娃的欲望真的能彻底泯灭一个人的锋芒?

我不是特别甘心,我说,荒消失之前不是说过嘛,要先奔教职而去,整上几篇重磅的论文,搞个Professor的头衔。也许人家走那条路去了。

美莎说,也许吧。但我们又齐齐不甘心地否认了这一点:即便专心搞学术,也能抽空翻译点儿什么写点什么啊,荒一出手,秒杀毛尖刘瑜,分分钟不就看出她是谁来?

商榷了半天,仍然无果。美莎说,“其实我主要是好奇荒长什么样。你当时怎么不找她要照片呢?”

我说,我不好奇呀。

美莎说,为什么不好奇?

我说,因为要是她长得不好看,那得是多泯灭幻觉的事情呀!就好比我小时候看到古龙的照片,整个人都不好了,小心灵上留下了很大的创伤!我想象他是个清瘦的文人,他却像个猪头!

美莎说,不对啊!古龙就算不看照片也知道他一定长得像个猪头样啊……荒不一样啊!

我说:荒如果能长到毛尖、李娟那个水平,算是福大命大,不过不失,acceptable。能达到像桑格格、刘瑜什么的,是人民的福利。最不济了,跟木老师一个水平,年轻时也能看得。但考虑到荒写东西比以上诸位都华丽,她其实有很大可能落在比较极端的象限,要么真的像朱丽叶·比诺什(荒自己的形容),要么那就是凤姐。我不是一个爱赌概率的人,只是,从上帝是公平的角度着眼,再加上“荒是女同志”这个减分砝码,像凤姐的概率大过像朱丽叶·比诺什的概率。(这是什么逻辑!)

美莎十分无语。

好啦好啦,荒啊荒,聪明如你,该知道这是请将不如激将。大家都很想知道你的近况哇!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上游荡(或者,女朋友君回信也可,当然最好还是荒本人),请写信给我!

lacool.cc〇gmail.com(中间的大圈儿请换成@)。

星期六, 一月 25, 2014

春节临近

2014年的序幕,对我来说拉开得真是轰轰烈烈啊!

虽然我一贯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但这次的连锁事件也太震撼了。先是上周末的晚上,老妈来电说,明天来拉你爸去大医院看看。他这两天支气管炎翻得恼火。

当天我睡得很不踏实。不到凌晨五点,老妈急电:快来拉你爸进医院!支气管炎翻了喘不过气来!

开着车一路猛冲,幸好交通高峰期尚未到来,火速送进离家最近的医院。

因为老爸自己汇报说,喘不过气来的同时仿佛心跳都停了,医院方面就查了心脏彩超。当时爸爸病得厉害,上检查床都几乎无力,所以,听到照彩超的医生说,“你爸好像有风湿性心脏病哦。”我完全没觉得是多大个事,只想着赶紧检查完把他送回病床上。

住了几天院,医生说,你们再到华西去复查下这个心脏问题,才好对症下药。于是在人山人海乌央乌央的华西挂了号排了队,隔天去检查。

这时候父上大人已经可以独立行走了,除了还有点虚弱气喘,似乎没多大问题了。结果,华西彩超的检查医生直接跟他说,哎哟,这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的狭窄程度符合手术指标了,你们再去挂个心血管外科医生看看吧,可能要动手术。

父上大人当时就,五雷轰顶,瘫坐一坨。我还是比较迟钝,没觉得是多大个事,因为医生的口吻其实很轻松的——当然,这跟大医院里医生一天检查数十百个病人、各种病情见多识广也有关系。

但这天以后,父亲整个人就呈失魂状态,仿佛命已经没了似的。我妈倒还乐观,一个劲地跟他说,又不是什么没法治的病。但爸爸完全无法从恢复打击中恢复正常运作。

再次日拿报告,再再次日约见华西心外科医生,每一步都落实了“必须要做手术”的结论。在这个过程中父亲如同一杆枯萎的草,无比脆弱。所有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最最常规的心脏手术,但显然这完全无法起到宽慰作用。总之,父亲觉得上手术台自己就下不来,一句话说来就是吓尿了。

总之,现在全家已经进入火力全开模式,给父亲开导做思想工作。但他要还是想不开,我觉得也没必要做手术,能拖就拖。手术本身并不是问题,我完全相信华西医院的能力,术后的恢复过程才是大问题,他怕什么一定来什么——心理暗示是个很准的东西。

——————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自己真的是一坨怪胎。虽然这一个星期以来医院里上下奔波,妈妈爸爸不停地说“幸好还有你”,我却更加觉得,“操,幸好没生小孩。”

从为人子女的角度来说,照顾父母是正理。但从人的角度来说,以“老了没孩子就没人照顾”而生育的想法,实在太过自私。

昨天妈妈私下跟我说,前些年照顾你姥爷姥姥,才把老人送走,刚买了房,还没过上两天轻松日子,你爸这么快就又开始了。一时间我真的无法搭话。

所以,能够任性的日子,一定要尽情任性。自由自在的时光太短了。

——————

华西医院的宣传栏上,贴着历史上第一本四川话英语教材的翻拍图。有一页是这样的:

IMG_20140124_154752

嗯,是的,是要赶紧搅!不歇气地搅!就不得老!

星期天, 一月 19, 2014

噹噹噹,继续八卦!

人生哟,何处不与八卦喜相逢!

太阳很好,大食袋诸君终于齐聚,过年!吃饭!

席间,菜籽小姐透露各路探子风传来的八卦:

之一:

由纪惠小姐的前任人精姐姐,携已婚已育已离异的现任gf(摊手:看吧,年纪大了,果然直回去完成了任务的妇女又容易弯过来!),与另外三位友人一起到热带国家游玩。事后,另外三人评价说,现任gf脾气超烂到爆,由纪惠小姐闻听后很快乐!(听说前任过得不爽,真是人生一大快慰呀!)

之二:

另外三人中,又有两位是菜籽小姐从前的同学,其中之一还跟曾跟她关系很好。之后,这位同学一直不结婚!不结婚!不结婚!菜籽小姐怀疑她多次,屡次当面追问。这位同学都死不承认。

终于啊,时光流逝啊,女同学的gf近期对其他朋友出柜了……菜籽恼怒说:“问了她这么多年!一直不肯承认!现在还是她女友出柜,她自己还是不承认!”

(我在摊手的同时,顺便也开始怀疑起我的魔都老同学好基友了……难道也是个死不认账的主儿?但实在还是觉得没道理啊。我可是大学就跟她出了柜的好嘛!)

之三:

飘姐对芳姑娘的上位,心情很复杂很复杂很复杂啊……具体表现此处略,总之是各种酸意,浓浓爆表。

大着肚子的阿失姑娘做了总结:“飘姐看到自己的中年妇女朋友们都过着一团混乱的生活,是多么渴望也投入这团混乱!可惜又还没离婚!不能正式敞开了耍!”

我为这句话点赞!躁起来吧,亲爱的妇女们!

星期二, 一月 14, 2014

好大一朵八卦:守到云开日落?!

昨天因为去拳馆练习,错过了飘姐讲八卦。以下内容为事后转述!

但首先还是来理一下人物关系。

早就说过,马哥的ex和搅家们是很多滴,一般来说可以凑成两桌以上的麻将搭子。有一位搅家,其实在过去的很多故事里,都有她当人肉背景,但我从来没有给她起过代号,大多归入“等人”的行列。比如说,和马哥、飘姐去澳洲乌噜噜那一回里,“等人”里有她;比如,新姑娘和大家吃饭那一回,陪伴病中的马哥,“等人”里有她。

这位搅家其实很早就陪伴在马哥身边,本来是马哥刻骨铭心的第一任女朋友的好朋友!后来又是飘姐的好朋友!结果呢,自己的两任好朋友,都被马哥睡了!那时候,大家都尚在后少女时代,年轻气盛,她实在无法容忍,曾对马哥咆哮:“是不是我所有的朋友你都要睡啊!”

可随着岁月的流逝,她跟马哥升级成了闺蜜+好基友+小伙伴!当然啦,她们也曾经睡过,但从未升级成马哥的女朋友!因为,这位搅家本人也是直弯不定,倒直不弯,男朋友们总是有一些的。其次呢,要做马哥的女朋友,是要达到一定容貌上的客观标准的,凡是马哥公开带出来给大家看的“女朋友”,一定长得青花亮色,条顺盘正,虽然马哥自己从不承认颜控,但她真心颜控得厉害啊。

好啦,由于本篇故事的主角是这位搅家,我暂时就称她芳姑娘吧。

总而言之,荒唐的少女时代过去,芳姑娘也就洗尽铅华,嫁了男人,据说男人各种高富帅,旁的人都跌落眼镜。

芳姑娘也是爱娃的,很努力地想生啊!但漫长的岁月啊,努力啊!努力啊!努力啊!无果。所以跟男人的关系也就,马马虎虎。生活的重心逐渐又转移到马哥身上。去年马哥抑郁症时期,要数她出力最多。

紧接着马哥病情渐渐好转,突然,不知为了何事,芳姑娘有一天欲言又止之后就不理马哥了!马哥莫名其妙。

再接下来,故事就转入昨天飘姐叙述的情节:芳姑娘跟男人离婚了!净身出户!天天跟倒马哥转!

飘姐说:看吧,现在大家这么老了,芳姑娘再找男人嫁,可能也没啥意义;马哥呢,手里票子也不多了,养小妹儿现在养不起了。不如就在一起吧!

这话听着真耳熟,飘姐每次说要离婚的时候,马哥也是这么给她分析:“你离婚嘛,再找个男人,直男也都是这样,不会有啥共同语言。还不如就这样过吧……”

哎哟……

下文等有了更详细的情况再补充。

星期二, 一月 7, 2014

OEP被召回!

因为10月份出去玩了二十天,加上夏天过完,人懒散下来,又加上开始去泰拳馆训练,早晨醒来没法继续蹦跶健身操,所以我自己的OEP早就开始积灰了。

今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有人提到OEP致急性肝炎,赶紧动手查了一下。发现就在我旅游期间,FDA发出了让厂商召回OEP的消息:

点此:FDA相关页面

暗暗庆幸了一下,把积灰OEP默默扔掉了……

如果有朋友曾在这里看到OEP的消息也去买来尝试的话,赶紧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