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四月 25, 2014

好看而不自知?霍霍吼

初学泰拳有个很重要的环节叫“空击”(也叫“击影”),就是对空击打,无需用力,主要目的是练习及纠正姿势和动作。

有时候教练会带着大家对着一面大镜子练习(这家馆不上泰拳课的时候还提供中老年妇女舞蹈培训,所以有一面镜墙)。主教头是比较典型的习武身材,基本上没有啥脂肪,做教学动作特别好看。他也知道自己做示范好看,所以每次都会赤膊。我等学员对着镜子,身材一个二个奇形怪状,动作也荒腔走板,对比之下极其自卑……

副教头是灵活的高大胖子(请想象功夫熊猫),实战起来很抗打,但观赏度那就比主教头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他从不赤膊!而且大部分时候还穿带袖的T恤(因为背心就会很暴露身材差异了)!

拳馆另一个身材好的小哥是特警,估计是平常也要练负重的缘故,肌肉饱满度比教练还好,也特别爱赤膊,无论冬夏!一到拳馆就恨不得脱光!(他跟教练对抗练习时真是赏心悦目啊……)小哥当然也知道自己身材好,所以准备去摄影棚拍特写!专门向教练请教某些动作怎样做最具观赏性!

[ 跑题:这两个还是直男的例子。所以我每当听到有人说,“最欣赏长得好看而不自知的人,”都很想呵呵。哪里有这种人呢?长得不好看的人不自知的很多,因为大多数时候,旁观者出于礼貌,不会特意向当事人指出;但长得好看的人不一样,那是从小就在别人的恭维里泡大的呀,哪怕Ta们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但也绝对知道自己长得比别人好看。人长得好看,且态度谦逊低调,靠的是良好的教养,但若以为这种态度是当事人不知道自己好看,那就太低估了人的自我认识能力呀。]

说回空击训练。因为教练要求回家多自己练,我现在每天起床之后都会对着镜子挥拳踢腿什么的。由于没有对比,动作似乎显得没有在拳馆那么丑陋。再加上起床之后人微微脱水,做动作的时候看不到特别明显的“肉在甩动”的地方。但下腹还是老大难呀……

附加的小欣喜:今天去按摩,师傅想给我顺着脊椎提个皮,一提之下没提起来,再提还是提不起来,惊讶地“咦”了一声说,“怎么你提不起来!”出了按摩馆,我试着自己反手捏了捏背,还真的别想提起皮来(以前按摩提过,能提起)。踢沙袋太他妈管用了!

星期一, 四月 21, 2014

男人没啥用哇……

这是最近跟小土豆同学聊起的话题。

话说我爹哋自春节前查出心脏有恙,要动个常规手术以后……爹哋就……精神……濒临崩溃,坐立不宁,睡不着觉,体重锐减,基本丧失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和正常的判断力……咔(配一张囧脸)……手术也预约了又取消,取消了又再次预约,终于到现在也还没有做……

后来小土豆同学抱着小朋友返回我大蓉县省亲,闲谈中得知她妈妈也是同一疾病的老病号,三十多年前就得上,且两年前在华西医院同一位医生手上做了同类的手术,我就跑去请教。嬢嬢耐心叮嘱指点不提。

事后小土豆同学说,以前陪妈咪去看病就知道,在医院里:老头要是得了病,一定有老伴陪着;可要是老太婆得了病,都是一个人来。妈咪发病的时候,还一个人满城跑,自己探访住哪家医院,术前该怎么调理;反过来,爹哋得了个感冒去看个病,都得妈咪陪着去!

这也是我的血泪观察啊!爹哋最近生病的表现也就不说了(我现在每逢说起这件事,都会怪不好意思地跟别人说,“我爸是个阴郁的男子……容易想不开……bulabulalala……”)。陪爸妈去医院看病时也发现了同样的规律!换句话说,老头基本上都是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女的,年轻时在经济和性上都并不需要男的,那么结婚就意味着给自己捡了个拖·油·瓶。老了指望男人照料?霍·霍·吼……)

但不管怎么说,爸妈这一回是正式要迈入老年岁月了。呃……

星期天, 四月 13, 2014

老人家版《守夜》到货

请同学们大力点击购买: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734325/

请点击豆瓣右边栏的“亚马逊”链接。直接登陆中国亚马逊反而搜不到这个版本,因为它是外站送货。

上海译文的前一个译本并不坏,但跟英文版一样,读过以后没有太深的感情。老人家版不一样,字字句句,都是粉丝浓浓的爱呀。

当然,也跟心境有关。至少,2007年初读此书的英文版,虽然也常以“中年妇女”之名打趣,但离“麻甩大妈”总还隔着仿佛万水千山的距离。更何况是英文,再怎么熟稔,始终隔着一层纸,想捅也捅不破。

时隔七年之后读这本粉丝的爱,尤其第一部分,战争结束之后,一干人等怀着中妇的身心生活,许多小小的形容词,是触目惊心加溅泪,恨不得即刻自戳眼球的。比如P51的一句“从她身上,你隐约可以看到那瘦削的,窄胸宽臀的身形,想象她十年后就会变成那样”,就狠狠地扎在临睡前的我的胸口上,梗了好久。

可以说,1947年的每个人都不可爱,但从前读,就仅仅是“不可爱”而已,并且,期待着把第一部分快快读完,速速回到战火连天她们火热生活火热情爱的时代。如今却觉得,第一部更……应该慢慢读。不可爱的人并没有可爱起来,但你知道,其实这种不可爱不完美才是生活的常态——哪怕并没有战争,她们到了战后的那个年纪,也会是那么地不可爱不完美,仿佛烧尽了自己的能量。

星期五, 四月 11, 2014

春天正是社交季

小土豆同学在外地生完宝宝回家省亲。她也是个心宽的人,生完小孩之后见风长,但不像其他同龄妇女们一个个哭着闹着要减肥,她说:关键是要有自信!

——虽然我觉得有自信是极好的,哭闹着减肥是做作的,但我自己,有时不能免俗啊。总之,我并未经受起烤鱼烤兔的诱惑,陪着小土豆同学狂吃了一顿。

果然来到了父母们健康翻坎的岁月了。小土豆的妈妈前年也犯过跟我爸爸同样的病,做过我爸爸即将要去做的手术,休养到现在。小土豆同学也说,两地奔波照顾很不现实,但不管是要公公婆婆挪腾地方,还是要自己的爸爸妈妈挪腾地方,也同样是,绝、对、不、可、能、的。社交圈、饮食和对新环境的适应融入,对老年人来说都很麻烦。

———“纳尼!?”的分割线———

接着又跟飘姐、由纪惠小姐和她的90后小女友碰头。

飘姐的婚终于在离中,虽然碰上一点障碍:男人提出要由自己照顾小孩。(爹哋照顾小女孩?一众人等都表示,嚯嚯吼。)飘姐也断然否决,自己先返回本市寻找学校、寻找住房,并一直不停地说,“那我家小孩以后就要从‘花园洋房’改住‘电梯公寓’了,能适应吗?会有落差吗?”好吧,当妈妈的人的心思,是我等无法理解的……

因为同是天涯离异及准离异妇女,飘姐又提到芳姑娘的离异经过。芳姑娘曾以过来人身份向飘姐建议,第一,该声张的经济利益一定要坚持!否则男人不会给!第二,离婚是为了什么呢?芳姑娘的回答是,“你、们、不、懂!”(我倒是听出了这四个字之后额外有两个字,“自由”。)

跑题:按这一次飘姐的说法,芳姑娘和马哥,应该还是没有结果的,仅仅会维持在“友人以上”的亲人档。“以前不合适的现在也不会合适”,看来目前仍然适用。

由纪惠小姐的新进展是,她突然想形婚了!理由是,为了抵挡爸爸的control freak!

纳!尼!??

我等群众几乎吓到拍桌!飘姐说,“你年纪这么大了好不好!我离都离不赢,你还要结?!”我说,“你年纪这么大了好不好!你脑子进水了吗!”

等由纪惠小姐再说到,意图与之形婚的男同志没房没车,家里又指望该男生小孩,大家就根本抓狂得开始掀桌子了……

我说:“如果是马哥突然想形婚呢,我们都会祝福她好嘛!她就是那种能把男方以及对方家长统统吃干码尽,各种进退自如的典范!你呢?!如果你连你爹一个人都搞不掂,你真的确信你能搞掂这个男的?!能搞掂男人他全家?!麻烦你还是洗洗睡,赶紧打消此念是真!”

90后的小姑娘也提出自己正在打算形婚。一众人等在战略上对之采取了轻视态度,说,“你呢,至少,还有,十年,可供,悠然,折腾。不管你要干嘛,都可以,慢慢来,不着急。”

星期二, 四月 8, 2014

痛着,活着

参加祖师爷的攀岩培训班,从基本的手法、脚法重新开始练平衡与协调。深感有所得。

只是,连着练了5个晚上(正式课程上了4天,之前还以搞活动为名赠送了一节课),身体已非疲惫能够形容,根本是一种“百骸脱离”的状态。祖师说,为什么要采用密集培训的方式呢?第一,连续练习,增强肢体对技巧的记忆和熟练度;第二,因为肌肉疲惫,人没法继续靠肌肉的力量去攀爬,而只能更多地依靠技巧(像我这种爱靠力量爬的人,这真是找准了要害)。

第3个晚上最是难熬,因为白天家里还有一堆琐事,晚上训练时发现姨妈似乎又来拜访……回到家后直接把自己扔在床上,真心散了架。次日上午醒来,居然恢复得不错,除了上臂和小腿略有酸痛,其他都还好。这天晚上又去练时,就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难道是已经撑过极限?)——人的适应力还是超级强大啊。

当然,还是有些区别:第一天训练,是走路来回(加赶地铁);第二天,是骑自行车来回;第三天,是走路去,坐车回;第四天,坐车来回……换句话说也就是,越练到后来,就越没有余力做其他活动了。

————我是姨妈的插嘴线————

继续姨妈话题。基本上,我是“姨妈期间照常运动”派的支持者。特别难受的时候,当然就歇着;但如果感觉还行,就照着平常运动60%到80%的量练,反而更舒服。

攀岩和略微轻松的力量训练对我来说是最适合的,因为运动的形式侧重于静态短暂发力、平衡和拉伸。快走也很好,很舒适。

稍微带点强度的有氧运动最容易爆表,尤其是有教练带的时候。我曾高估自己的体力,爆过两次表(一次羽毛球训练,一次泰拳训练,特点是心跳狂飙,很一会儿才能降回常态。非姨妈期间从无此种情况),之后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