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七月 27, 2014

神秘主义 or 神棍教育?

老实说,直姐真有被她小孩就读的幼儿园洗脑的感觉,已经从“亲子关系”进入了“玄学”范畴。她趁着小孩暑假参加该学校自办的高中教师艺术培训课,课上讲到古埃及古希腊,竟能把“狮身人面像对应着天上的几大星座”、“人类曾经有过四次灭亡”、“遗失的文明亚特兰蒂斯有着远比当今发达的科技”等等非正统猜测给扯进来。

我自己是个读书很杂的人,所有这些玄学猜测,我都曾经在初中、高中到大学阶段从不入流的地摊书上看过。但我觉得,由学校老师引导此类“玄学”教育,似乎还是有点不妥当吧?引导想象力,也没必要从这个方向着手吧?

多事好奇手脚勤快如我,去查了一下这种教育体系的来历,果然在维基百科上看到:“XXX教育是全球最大的另类教育运动[5]。在XXX学校大量存在的中欧地区,XXX课程已经是一种被广泛接受的另类教育[6][7]。XXX教育还在欧洲影响着主流教育[8],在欧洲国家有大量的XXX学校和教师培训项目。XXX公立学校在英语国家是有争议的,主要是其宗教和心灵内容在课程中的地位,科学课程中有些内容是否是伪科学或者是在推广顺势疗法。但XXX教育运动推进者表示这些怀疑是没有根据的。”

呃……。

搜索中又link到了卢安克。老实说,听说了“单身外国男青年十多年扎根中国乡村儿童教育”这种活雷锋故事,也看了柴静对他煽情的专访,看到小朋友对他的过分心理依赖,我真的产生了一些不合适的联想。

当然了,让小朋友就读该幼儿园的家长们,确实基本上也都认同这种教育体系(也就是家长本身就对心智发展、精神开发、亲子关系与心理等话题有兴趣,跟直姐类似),否则真会抓狂的。(按该教育的思路,人所有的心理问题都来自亲子关系,甚至可上溯三代。就跟美剧《犯罪心理》一样,变态连环杀手都有不幸的童年。)

幼儿教育这一行,水还是太深。不想让孩子受主流教育的禁锢,走非主流路线又太容易跑偏……

再一次,怀着感恩的心说一句:谢天谢地我不用养娃。

星期四, 七月 24, 2014

熬……

爸爸的手术非常成功,身体各项指标都很好,但他的抑郁反应并未有丝毫消减,反而愈发严重。

更严重的是,他没法转移自己的关注点,不看书,不听音乐,不参与其他病友的闲聊,抛话头给他也不接。仍然睡不着觉。

睡不着觉其实是病房里的常态,且不说其他病床、陪伴床上传来的鼾声,且不说空气清新系统传来的巨大排气声,身上插着管子总也有疼痛不是?但其他人,都觉得睡不着就睡不着呗,或者,能睡多久就睡多久呗,醒了就闭着眼睛养神也是好的。爸爸坚决认为所谓睡着,就是深度酣睡,一睁眼醒来一定得是天亮。可这又怎么做得到呢?现实和认知之间的巨大反差,让他无比痛苦!(这……自找不痛快这事,谁干预得了?!)

我幸福中妇的单身生活,也被搅得七零八落,一天里要去医院两三次。中午送饭换班,让妈妈去休息;下午三点过老妈来换我;晚上八九点又换班,陪夜,一直到次日清晨6点起,顽强挺到八九点,妈妈接……如此反复。两个多星期过去,我跟娘亲大人实在已经脚趴手软。连妈妈都说,“咱这就是在熬!熬到他出院!”

如果爸爸精神上愉快些,本来不至于那么难熬。咱们一起看看书报聊聊天,也就过了。但现在他一脸愁苦,我每次出医院大门时都有一种,“Shuuuuu…….What a RELIEF! I DON’T WHAT SEE THAT FACE anymore! ”似乎显得很不孝,但是真心话。

跟老爹同一天做手术的病友已经纷纷出院了。这让爹更见焦虑。爹的老年慢性支气管炎和肺气肿,让他数次肺部积气,左肺取管,右肺插管,右肺取管,左肺又插管。如此反复三四次,现在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好……

星期二, 七月 15, 2014

来来来,讲讲这星期的经历

从上个星期一起,整个人似乎就在连轴运转不停歇。

上星期一是7月7日,给爸爸在医院排的手术,已经进入第三个月的等待。爸爸精神濒临崩溃,妈妈也焦躁无比,按捺不住又去医院问询(我之前已经问过一次,说是还早得很)。问询又必须带上就诊卡,哪怕有卡号也不给查。就诊卡在我手里,所以我也赶紧赶到医院。查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有人说,你到某某办公室去问。跑去一问,对方说,“已经等了三个月呀?这样吧,明天就来住院吧?!”

What!?#%%……¥&**¥#这是在逗人玩吗?

赶紧让老妈回家替爹哋收拾东西。我留下来办其余的手续。对方说,让你明天来办就明天来办!去吧!

接着我又去了附近的租房中介,让对方尽快给我找个房子。爸妈住的地方离医院远,必须就近有个根据地。

第二天早早到医院,告诉住院部,某某办公室已经让患者住院了。住院部护士查了电脑说,没有啊!没有信息啊!我觉得我脸上的血色都没了。好在又出来个业务比较熟的护士,提醒前一个说,翻翻小本儿翻翻小本儿,那谁谁喜欢记在本儿上不登进电脑的。

翻了小本儿,终于找到爹哋的信息。之后的流程总算顺利。

下午把爹哋安顿进了住院部。中介找的房子已经有了,把妈妈带过去看,娘亲还嫌贵和嫌楼层高(价格绝对是市价,楼层是较高,但是电梯公寓),差点跟中介吵起来。我的天,又是好一顿各种安抚。

第三天帮娘收拾东西搬家,所以让爹哋自己在住院部做检查。累了一个上午加大半个下午,总算把新住处安顿好。去医院看望爹哋,爹哋已经焦虑得,整个病房、所有的护工护士、巡房医生都知道他焦虑了!爸爸说,受不了啊受不了啊我焦虑得受不了啊心里跟猫爪一样啊我肯定熬不到动手术那一天啊咋个办嘛我不想做了啊我疯了咋办啊!!!!!

我妈当场几乎崩盘,我估计也是脸色铁青。病房里的其他病友都很好,纷纷来安慰爸爸。还有两个是已经动了手术的,也现身说法。刚把爸爸暂时抚平,主刀医生的助理跑来跟我说,这个患者这个情况,你们再考虑下要不要做?万一术后也是这样怎么好恢复?!%¥@#@&当然这话是我也这么说,精神状况这么不稳定,哪个医生敢担过?!

第四天,爸爸所有的术前检查都做完了,一切状况均良好。就是太紧张。医生给他开了百忧解和安定,还是睡不着觉。夜里两三点还要额外再注射药物才能勉强入睡两三个小时。

第五天通知说下周星期二手术。爸爸简直要垮掉了!我无计可施,只好给爸爸所有的兄弟姐妹打了电话。

谢天谢地叔叔姑妈些都上道,全来了,十多个人!思想工作车轮大战!战了一个下午!爸爸自己都无奈地说,“耳朵都闹聋了……”

之后院方又加大了镇定剂的剂量,百忧解大概也在渐渐发挥作用,爸爸总算能睡着几个小时了。术前最后一夜我陪了床(之前几天觉得还没有动手术,爸爸生活也能够自理,就没有陪床,妈妈和我都各自回家睡,为术后养精蓄锐),爹哋算是睡得香。

今天中午终于推进手术室时,我真的是长出了一口气。下午六点过就推出了手术室,进入观察室。理论上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心得体会:

1.  要么啥都不懂,要么随时更新自己的知识库,否则有半点知识还不如啥都不懂。

例一是,爸爸对风心病手术的一切认识,都来自90年代。90年代心脏手术很多成功率都只有不到50%,现在只要患者的身体合乎标准,能够达到97%(尤其是二尖瓣置换术)。但爸爸的印象就留在了那个比较残酷的年代,所以一听说要换瓣,直接吓爆。反过来说,病房里其他的病友,一多半都是郊县来的农民,医生说啥就是啥,几乎全无心理负担。

例二,几个月前,还没入院的时候,爸爸应急性焦虑症状刚浮现之后,我就带他去看了心理门诊部的睡眠专科,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他把说明书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自己决定:不!吃!了!问为什么不吃,答:“有一种药是治癫痫的,我又没有癫痫!医生乱开药!”(其实,为什么会开治癫痫的药,知道道理的话很简单:癫痫只要断开连接左右大脑的胼胝体就会大大缓解症状,不会再抽搐;想来该药物就是起抑制左右脑连接的作用,让服用者不会因大脑的过分活跃而产生剧烈身体行为反应。)

2.  一定要有一种爱好能转换自己的注意力焦点。

爸爸没有别的爱好,也因为内心的小小傲慢,无法融入病房里其他病友们的谈话,住院期间没法改变注意力焦点,所以焦虑症状过分明显。

阅读兴趣最好广泛些,爸爸平时就只读中国近代悲催史,生病以后对这当然也没兴趣,所以看书也看不进去。

星期二, 七月 8, 2014

欧漏!!

中年妇女发起福来,果然不是长坐墩儿就是长游泳圈啊!

认识多年、身高174的好朋友,半年前我们还坐在咖啡馆里畅谈美好姑娘,那时她身形还一切正常!还在微博上穿消防员叔叔的套装和大头皮鞋到处秀!

昨天,她带着女朋友去了拳馆!(唉,我就是那种练啥运动就使劲跟周围人推荐的货!)

之前她们已经去了好几次,但因为体能不够,我还在专注地练习时二人已经累趴消失,都没顾得上仔细聊聊。

昨天练打靶,174大妞上场!当我看到她的腰,真心滴,眼前一黑!WTF!What happened in the last half year!!!游泳圈!鼓鼓地两圈!站姿都有!吸气抬头都有!

我听见我喉咙管里有一声“啊aaaaa~~~”的惨叫。练习完我偷偷去问她,没有前因后果地来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她立刻知道我是在问她的游泳圈!懊恼无比地说:“不知道啊!就这半年!长起来的!请给我半年再把它减下去!”

呃……我只能说:你·必·须·把·它·减·下·去!虽然中年是不可逆地会到来,但带着游泳圈跑步进入是绝对不可以的!!!

星期六, 七月 5, 2014

身体很健康,但是……

考虑到很多年都没有做过体检了,又联想到爹哋就是因为N年没做体检突然发现心脏有问题,所以找了个有体检中心的医院去做了个基础包体检——简单地说就是查查血查查尿照下超声波。

检查下来基本上一切正常,什么血脂超标、脂肪肝这种常见亚健康情况完全没有(锻炼身体真是大有好处啊)。但有两个项目略异常。

一是双肺纹理稍增多。考虑到我大基都日日雾霾,PM2.5随时超标,这个估计许多人都有。再加上介天岩馆里玩耍,镁粉吸多了也是极有可能滴……

二是,尿常规异常(白细胞和蛋白质都+1,白细胞镜检+1和上皮细胞镜检+2)……

这一点我深刻地觉得是当时采样没采好……大清早起来空腹,而且也没喝水。到了医院,第一轮,谨慎地取中段采样,但是,护士小姐说,采样不足量。只好又来第二轮,不光喝了水,而且等待时间不长,为了足量,全采上了!当时就觉得这做法可能不妥,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