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九月 26, 2014

噢耶!

减下来了减下来了!

故事前因后果见:“欧漏!!”

174的大妞朋友今天在拳馆向我义正词严地表态说:“我发现了你在博客说我的坏话!快去说明一下我的游泳圈已经减掉了!”

从七月份到现在,她竟然一直坚持来拳馆跳体能!难能可贵啊!所以,游泳圈从两大层减为一小层了!连坐前台的姑娘今儿都赞美她说:“你的腰明显细了!”大妞儿极为高兴!(背景配音是我的一阵狂笑……)

更开心的是,她跟教练打靶时,也能打到靶子的甜区,出拳踢腿都砰砰响了!乐趣一下就上来了!

在我的提醒下,她还意识到了另一点:她前几天跟eeeeex见面,对方仍然瘦而精干,似乎没有受到岁月的蹂躏!所以,大妞儿幸好把游泳圈减下来了呀!没有丢脸吼住了呀!要不然,会被嘲笑成什么样啊……

啦啦啦~~~

年年复年年

每隔几年,坛子里就会出现一波结婚生娃养娃的大讨论。

这话题烦得我想死,因为,我的同学群、朋友圈,甚至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们,本来就在实践当妈做爹的过程中,由于孩子年纪大小有异,在任何一个关系群组里,你能看到处在各种阶段的妇女:备孕的、怀孕的、哺乳期的、三岁学龄前的、上幼儿园的、甚至上小学的!

处在所有这些阶段的母亲,几乎没有一个不处在焦虑当中,当然,她们焕发着母性的光辉,她们炫耀自己的小孩,她们有了铠甲有了软肋……(反过来说父亲基本上是缺席的存在,但这是另一个话题。)

很好!如果这是你从小以来设想的生活方式,就走这条路,非常好的,也许路上不乏大大小小的波折,但总能挺过来,总能带着孩子一起成长。

但对于从小就觉得自己是这种模式“局外人”的我,真的觉得,“呃……这事儿嘛……你们去做就好……”

其实很多女同志,虽然性向是喜欢女人,骨子里仍然是非常传统的,非常认同社会对性别的分工。哪怕最终能挺过压力,选择和女人一起过,但仍然要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一遍,”换句话说,长着子宫,就不能容忍它空置不用。否则就焦虑,否则就觉得自己会孤独终老,等等,等等。

知乎上最近有一个问题:“女德馆”应该存在吗?

这位匿名用户说得非常透彻: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5349521/answer/30929897

如果没有女德班,这些女人怎么办?

孤独的痛苦着。

这个社会无法帮助一个个体,一个无助的女人摆脱依附男人的困境,还不给机会给她寻求心理安慰?似乎太残忍了。我想提醒和我一样自认是女权主义(女性主义,随便您)者的女人们,我们这些所谓的女权主义者之所以能奋笔疾书,不是因为我们比她们优秀,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深陷痛苦。对于真的处于男权包围中深陷痛苦中的女人来说,人生只有两种选择:甘之如饴,反抗。

实际上,最终只有一种选择:甘之如饴。

同样的道理,对渴望生娃的女同志也是一样的:这个社会没有给她们足够的宽容和帮助,满足她们既做女同志又顺从母性本能的愿望。她们只能在不断的折腾中寻找彼岸。

从这个角度看,我是一朵幸福的奇葩,我大概永远会选择“少有人走的路”:如果我是男的,我一定是基;如果我是异性恋,我一定是丁克。好吧,现在我是女的,我是les,而且没有当妈的母性本能……

能主动选择一条符合自己内心本性的生活道路,这让我非常地感恩,因为有太多人,内心与外界处在激烈的挣扎里。谢谢老天对我的溺爱与包容。

如果从“格格不入”的角度讲,我这样的人算“拧巴,”因为不能从众。但我却觉得,既然内与外的追求一致,我这样的人应该算“通达”吧?

反过来说,可以从众却不能顺自己本心的人,才叫“拧巴”,比如,是女同志,却跟男人结了婚,生了娃;又比如,是女同志,却渴望生娃养娃过“正常”的生活。这样的人,才需要不断地挣扎、不断地战斗、不断地挑战自我、挑战人生。

星期四, 九月 18, 2014

华老师的新书,中年人的困境

书我还没有买更还没有看。不过,来先看看朗哥儿写的书评。

抉择的困境

然后,意犹未尽地,老人家又写了一篇:

意难平

橙子大人的书评和讨论(需翻墙):

点这里点这里

我因为没有看书,所以对这本书没有发言权。不过我对老人家第二篇书评的最后一段话很有感触:

诚实,公平。这东西不是道德帝,我们以为可以不在乎,其实在生存的基本要求满足后,心底仍是希望获得的。对关系的处理也好,对待生活也好,诚实、公平是基本面。荷尔蒙上脑时也许什么都不顾,真的要成立一段关系,就要顾了。老师这次还给出了Christina和Stevie作为平行的例子,往小了说,对“已婚者如何处理关系”的态度,显而易见。往大了说,就是Love, Truth, Justice,用大白话说,就是,做人要厚道。

中年人的困境就是,你的世界不再是非白即黑,灰色的东西更多,而且对灰的包容度也越来越大。但说到最后,你还是渴望“诚实、公平。”

星期天, 九月 14, 2014

副教头之郁闷……

拳馆的副教头是个灵活的高大胖子。人很好玩。只要看到学员是真心在练,总是倾囊以授。他带学员打靶是野路子,不太强调动作,教技巧多一些。

比较起来,正教头带着打靶,会不断纠正学员的动作,而且纠正得很有讲究。比如你出拳的连贯动作里有五个地方不标准,他一开始只纠正你一项。等你这项改正了。下次的时候他再纠正另一项。

因为两个教练风格十分互补,每次轮到打靶,只要有体力,我宁肯多等一阵,先在正教头那里把动作纠正了,然后又去副教头那里耍个赖皮,再打一轮。

副教头原本一周里有一半的时间兼职在拳馆工作,也就只有他在的几个晚上才练对靶(要不人太多,正教头顾不过来)。为了多练打靶,我每个星期就专挑这种时候去。

最近副教头的正职工作辞掉了,消失了好一阵。周末总算有一天碰到了副教头,问他到何方高就。他掏出一个健身房的铭牌说,满腹牢骚地说,“到这家健身房去当泰拳教练了!真是超不喜欢健身房模式!”

按他的说法,健身房的教练其实就是销售代表,接受培训的时候,教的都是销售技巧。拳馆的私教课,一节是2个小时,看学员水平教内容;健身房的私教课,一节是40分钟到60分钟,想教东西都得藏着掖着,要钓住客户。大部分时候,健身房的教练没有太多东西可以教给客户,主要起训练小伙伴的监督作用:随便订一套训练计划(甚至直接到网上找一套),守在客户旁边,敦促对方做完。(这里他提到的问题都是真实存在的,但健身房有针对性地练器械,出块儿确实比练单项运动快得多。所以,我倒是觉得选择到哪种地方训练,得看锻炼者本人的需求。)

再加上,他的身材很不像健身教练,固然肌肉灵活、发力迅猛、抗打击好,但体脂偏高是死穴啊!没有说服力呀!(正教头的身材爆好,是打泰拳擂台那种身材,可如果按健身模式来看,他背肌发达胸肌偏弱。)

但副教头又觉得,如果全职到拳馆来工作,收入似乎又会略低,所以还在各种犹豫。

星期天, 九月 7, 2014

转眼就是十几年

转眼就是十几年,野孩子们成大叔。

我刚一查资料,靠,发现小索(索文俊)居然是2004年过世的,整整10年了!(看来我喜欢上西北乐队也太有历史了……)

也就难怪去看“野孩子”演唱会的听众们都是走文艺范儿的轻熟·男女呀。几乎每个男的走的都是,说好听点,是可以去当“花笙记”的平面模特,说不那么好听呢,那就是“江湖·道士·神棍”风。当然!重点是:大家都瘦!胡子都修得有型!(gay的比例略大估计也是原因!)没有大肚子丑男!总之我心甚慰。

(神马!不知道“花笙记”是咩?大家的淘宝首页都没有每天给你们推送这家店嘛……当我对大食袋的诸位妈妈们提起此事,遭嘲笑惨!“我们的首页都只推送化妆品、母婴用品和居家百货啊!!”呜呜呜~~看来我是在淘宝上买太多男人用的东西了……花笙记的网址:点这里点这里!我不是要给它打广告,只是想说明最近本城潮男走的都是这个范儿!)

姑娘们大多是棉麻·无印良品风……性冷淡现场感十足!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演出市场真的逐渐成熟起来,受众分层非常清晰。)

演出非常精彩!就是嘉宾罗琦跟大家完全不搭调啊……罗琦的嗓子保护得还不错,眼睛也治好了(至少远看无异常)。造型凹得跟张蔷很雷同,刚上台把我吓一跳。但台上一众大叔唱着静悄悄带伤感的西北民谣,罗嬢一来调高了八度嗓音,似乎很想要大家躁起来,台下的听众们囧ing,略冷场。

忘带相机,无图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