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十月 27, 2014

顾左右而言他

美莎最近情路蜿蜒曲折,满腔的爱与哀愁无处倾述,统统变成唠叨写在了自己的博客上,不知情者看见她在东拉西扯,谈建筑谈天气,知情者知道那一句句都是无处安放的个人情绪。

于是我们就为此牙尖地讨论了起来!美莎说:“你看看我、看看我!!虽然我也是个怪咖,但作为一个中年淫妇,这是正常的!——而你老是讲健身,很快就要变态了好嘛!”

我的表情就是这样:生病生病生病

坦率地说,我东拉西扯的能力不如美莎,甚至没有那么多无处安放的情绪。如果说,话痨是相当于意淫与手淫,那么锻炼根本就是身体的宣泄了。作为另一个中年淫妇,既然泄都泄了,就无需要再宣嘛。

再说了!德国是哲学的国度!美莎就有设计师小伙伴可以“决定在每个星期二下午抽出时间,在宪兵广场的爱因斯坦咖啡厅思考‘事物的本质’:Der Sinn Der Sache.”

所以环境还是很有决定性作用的。

另外,在情绪激荡的作用下,美莎作为一个女博士,开始苦练英语,听BBC的文艺频道,和她的白玫瑰越洋写英语情信交流思想!为了爱,大家果然都够拼了!

比较起来,我深深地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努力呀……

星期五, 十月 24, 2014

转会了!

之前拳馆的正教练自立门户了,但他新开的场地还没装修好,且距离也十分遥远,我决定换一家馆。

新找的这家拳馆距离比旧馆要远一些,但还在可接受范围内;价格比旧馆贵得多,但我上了两节课,认为价格也是可以接受的。大课单次训练80元,每次两小时,训练内容十分饱满,强度更大,热身时教练会守在路口监督大家跑圈儿。(跑步时听到身后两名中号胖哥的对话。某甲,“你来多久了?减了多少斤了?”某乙:“三四个星期,七八斤吧。”)

训练时间长的高手多。女学员多(这一点真心好!对抗性训练不担心没有小伙伴了!)。

此外,纹身的人很多。有一个纹了花臂和花背的姐姐,每周五练!根据她的说法,周末还会有一个近郊城市的大姐出没,各种强悍,还专门到泰国的拳馆做过强化训练,腹肌杠杠滴!(可惜我这个周末是没有体能会会大姐了。)

第一次在新馆跟教练打靶,教练持靶的节奏我有点跟不上,打得各种气喘吁吁。教练不满意地说:“学了多久了!体能这么差!”默默泪奔ing……

P.S:

一天训练完毕,大约已经晚上9点半左右。花臂姐姐更衣补妆,小伙伴之一说:“这么晚了还补妆?你还要转场去玩吗?”
花臂姐姐说,“不是啊,我要去演出。”
我问:“是驻场歌手?”
花臂姐姐答:“不是啊,我有一支乐队,已经组建十多年了……”

花臂姐姐真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啊!(花臂姐姐是直人,丈夫是老外。)

P.S 2:

花臂姐姐还向我介绍了一种新运动:巴西柔术!据说各种好玩,各种抱到一起在地上打滚!

我顺手搜了搜,发现家附近不远竟然也有教巴柔的!哎哟,内心各种纠结!都说一次只做一件事才能做好,而我想玩的东西又辣么多!

P.S 3:

普通群众对短发妇女的stereotype,近年来似乎变成了海清。转会第一节课就被小伙伴们叫成了“小海”,我也真是醉了。我跟海清除了都是短发,真心没有半毛钱像的地方啊……

星期五, 十月 17, 2014

红米的相机亚克西

出门游玩,证明了两件事:

第一,几年前骑自行车导致肌腱受伤的部位已经经不起折腾,上下山路走上一天几十里路必然肿痛。而没有受过伤的膝盖正面也隐隐作痛,从前徒步安娜普尔纳小环线时走了三天多也没这毛病。

好吧,以后轻度到中度的徒步项目不用再考虑了……

第二,699元的红米手机(我买时官方价格是799,淘宝又加了价),拍起照片来相当亚克西。

能照小清新:

IMG_20141008_154836

能照植物特写:

IMG_20141009_164555

能照大远景:

IMG_20141011_112841

能照大逆光:

IMG_20141016_092726

点开缩略图是原图,未在电脑上再做处理。手机上的滤镜app用的是“mix滤镜大师”。

唯一的缺点是不能照人。但一款逼格如此之低的手机能拍出这样的照片,还能有什么不满意呢?发发朋友圈赢得一片点赞是妥妥的。

星期二, 十月 7, 2014

莫名其妙发作的鼻炎

自从有一年夏天在飘絮的树下走过之后,我的过敏性鼻炎就彻底浮上了水面。举凡换季,气温波动,空气湿度波动,就从早晨开始不停打喷嚏。

这个国庆期间天气极好,但跟之前的秋雨比起来差距太大,所以我每天早晨起来,都喷嚏不停。等到了中午,好歹适应了这一天,喷嚏停了。第二天早晨又从零开始!

氯雷他定已经吃了一盒!好恼火!

星期三, 十月 1, 2014

能将就,不讲究

前因后果请见这个故事:

点此

我的困惑,在回复里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

点此

别人的事情,我佩服但是搞不懂。所以还是说回自己吧。

我是个很不讲究的人,只要是不累及性命的东西,一概都很不讲究。吃穿用都很随便。

举个例子,攀岩用的主绳主锁和快挂,这些是保命的东西,都买好的;攀岩鞋,爬了这么多年,虽然爬得臭,但好歹算个老资格,小一千的鞋也能买下手(反过来说,平常穿的鞋,一两百块,一直穿到烂,然后换一双一模一样的……);练泰拳用的绑手袋、拳套和短裤,几十块钱的就够用,那就用几十块钱的好了。

其余生活用品更加随意。经常被朋友吐槽:天啦!为什么!你喝咖啡、喝茶和喝红酒都用一个杯子!!答:反正平常只有我一个人用,为什么还要换来换去!洗那么多杯子难道不麻烦嘛!

吃,不是特别难吃的东西都可以吃。穿,全身淘宝爆款各种杀马特。

经常在板上讨论时嘲笑别人是实心团子,站在客观的角度想想自己:吃也不会吃,穿也不会穿,更没用过啥金贵东西……说是团子完全不冤枉自己,而且还是相当土的团子啊。

所以,人生之路实在漫长,一不小心大家的技能树就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生长了。但更加叫人伤感的地方是,不管选择什么方向,都有可能让自己长成这样或者那样的团子,而且还没办法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