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一月 31, 2015

这样写就有趣了……

去上巴柔课,连续两次都碰到了除了外国妇女之外的女性,竟然都是偏小的块头,柔韧好技术细腻,有一位练了不少年,道服带好像还有颜色。

但我跟妇女对揉,深刻地体会到了壮汉们揉我是个什么感觉。“一力降十会”是不折不扣的真理。妇女们做好了全防御,我能凭蛮力把她们的手腕给掰开,抓住其中一只胳膊往后倒死死锁住(当时就只会这一招)。

整个过程中大概用了五到六成力,事后还是被别人旁敲侧击了一下:“太暴力的话,以后别人就不乐意跟你练了。”关于这一点,我才伤在外国妇女手里,深以为然,所以之后跟妇女对练就只敢用三成力了。(前几次去还不太会控制力量,多练了几次知道动作要轻缓了。)

反过来说,我跟哪怕是小号壮汉对揉,别人把脖子伸出来白白让给我拿,塞进腋下用胳膊肘做断头台,而且左手抓牢右手百分百锁成形,身子还借着势头往后仰做杠杆压。结果咧?耐不住小壮汉脖子粗,硬挺了十多秒,把我扣紧的手掰开了……

如果摊上跟大壮汉对揉,情形更加不妙。轻轻松松就被拿住背,只好做龟背式,蜷成一坨以防被对方拿住手脚,然后剩下的情形是可以预见的:他会用胳膊从后方锁住我的脖子。运气好,他没锁准,我还能把头给退出来,锁准了那就赶紧拍地板吧。头退出来了也没有任何利好消息,无非是再多挣扎几秒之后以另一种形态被锁死拍板认输。

上述情形重复数次后,大壮汉指点我说,“这种时候你看对方手腕露出来了可以双手抓住来个木村锁……”可是锁个毛啊!他胳膊比我小腿还粗!我怎么出手拿他的手腕啊!根本拿不住好不好!

还有一次碰上更加羸弱的姑娘,大腿跟大壮汉的上臂一样粗,刚45公斤,估计还带点水分。练瑜伽并跳舞的(她说是跳拉丁和爵士的,可惜我当时忘了问她练习的舞室在哪儿)。接触巴柔三年,总共来练习了四五次……

姑娘渴望练出维秘名模那样的好身材。训练结束后她在手机上调出一张维秘模特穿三点式的照片,问常年健身的大壮汉,“我想练出这样的身材来,要练多久呢?”大壮汉看了看她,说,“至少5年吧?你得先增肌呀……”

姑娘顺利地把增肌理解成了长胖,大壮汉见她误解,又进一步解释:“不是的,你腿上和屁股上先得有了肌肉,才能把腰线给衬出来。没有肌肉,你就是个柴禾棍身材,跟这照片上不一样的。”

姑娘说,“那要怎么增肌呢?我已经在练瑜伽了啊!”我插嘴说,“瑜伽可能不增肌的。至少你得去练钢管舞才行。”

姑娘愁道:“我很想去练钢管舞呀!可我力量不够呀!……算了,我还是慢慢来吧……”

P.S:巴柔课最让我感到愉快的一点是,绝对不会有杠杠的女同志来参训!(如果碰上万一,真有女同志来,我也只能选择当天的课不上算了……在这一点上,我真的很理解“不愿意跟陌生女同志一起泡温泉”的梗!)

不像泰拳课,碰上运气好,简直就是女同志的窝子!之前提到过的很宽的妇女,虽然还没有减去很宽的身材,却赶着把鬓角两边给推平成了毛寸……。泰拳馆里的汉子们都看不下眼了啊天啦。

女同志们的审美啊,我真是不想着急也被逼得着急呀。

星期五, 一月 30, 2015

得心,应手

跟美莎又聊起了文艺来。话题往四面八方喷射,包括诗歌的格律、节奏与文字的控制力,知乎上有关现代诗的湿货干货,南美作家的华丽盛大!(我现在回看这些话题,其实也会心里抽筋儿。所以请直接忽视吧……)

接着,万法归一地,美莎说,“所以吧,你看,文字行云流水这绝对是上天赏的!”

我说,“当然!我就总觉得自己写东西干瘪不丰盈!”

美莎说:“你总写健身很难写得丰盈啊~!!题材很重要!!!”

于是话题终于来到了平易近人的健身。

美莎现在开始跑步,既是为了缩小自己脸部的宽度,也因为可以边跑步边专心听bbc radio学英语,身体不放松,大脑也不放空。

反过来说,我总不能爱上跑步的原因是,它不能像其他运动一样让我专心地与身体对话,而且,除非是绕着操场跑,否则以国内的路面环境,不可能带着耳机跑。于是身体太放松,大脑也太放空,好无聊。

健身话题让美莎感觉太闷那绝对是因为我写得太不好,事实上,锻炼带给人大量快感,可是又很难描述。

尤其是攀岩,每当攀爬超过自己能力范围一点点但多努力几次可以完成的线路,身体专注在每一个动作上,每一次出手,人都非常清晰地意识到相应部位肌肉的拉伸、延展,或者反过来,努力控制却无法控制。

在攀爬线路的短短几分钟内,身与心与脑,都结合在了“这一刻”,时间凝固起来,仿佛置身Matrix,别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只听得见身体在呐喊。

在我看来,攀岩最好的一点是,它很容易设置出“不太容易、但也没有那么难,努力一下就能刚好完成”的线路,每一次尝试都在挑战自我,每一尝试都有所进步(换句话说,哪怕并未完成也不感到绝望,而是兴奋地想要再次尝试),直至最终完成。而这就是“学习”的最佳情境。

当然,这种感受,体会过的人,一说就明白。可没有体会的人,怎么写,也不能给他带去同样的感受。在这种时候不免觉得笔力见拙,和在岩壁上感觉自己屁股太大韧带太差所以无法顺利起腿压脚抓住下一个点的焦虑感是很类似的。

没有经常锻炼身体,或者没有找到自己最爱运动的人,一般也没有跟自己的身体进行过类似的深度对话。

P.S:

性是另一种跟身体进行深度对话的途径。但性里多了另一个变量(另外一个人),系统复杂性瞬间翻了几倍。我只能这样说:如果在单变量的环境下能很好地与身体对话,双变量时对话顺畅的可能性也随之提高。

就此一主题,美莎分外笃定地说:“其实我对性,对身体,都没感觉到有那么大的重要性啦。但别人好像都很享受跟我一起性生活,这还真让我困扰啊……”

好吧,我只能说:一切荣耀都归于天蝎座!

P.S的P.S:

最后的最后,我们再次发出了哀嚎:那么写东西行云流水又丰盈上天赏饭让我等自愧不如的荒,到底到哪里去了!!

星期天, 一月 25, 2015

总在宣传坏思想

为飘姐庆祝生日。终于见到了失恋后的由纪惠小姐。

由纪惠小姐又开始发愁:“这哈又该到哪里寻找呀?”

飘姐有点小不耐烦:“我怎么记得几年前就是这个场景,大家在开导你。现在又重演一遍……”

我说:“是啊,飘姐现在找男人的难度更大,人家都还没哭闹……”

大家分析了一下,一致认为:带着小孩的直人妇女寻找男下家的难度,绝对比未婚的弯妇女寻找搅家的难度大、得、多!

因为:对直人妇女而言,如果不考虑经济,同龄的普通男人根本就不忍目睹、不堪一用!如果约炮的话,跟男人约,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能用的只剩下遵循正常途径认识的小弟娃儿。但遵循正常社交途径认识小弟娃儿,又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呢!更别说还要花许多时间养娃儿带小朋友!

反过来说,未婚的弯妇女,真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只要不苦逼,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由纪惠小姐说,可是……同龄的大家到底在哪里呀……

我说,那得去找,狠狠地找才行!多见见基友!一口气见上10个人,总能有1个入法眼吧?

由纪惠小姐说,哦,那就跟相亲一样吧?

我说:不一样!相亲的感觉太不一样了。我打开同城论坛,随意读了两条同龄人的征贴给由纪惠小姐听,大家先是一阵狂笑,后来就静默如谜。

后来还是我打破沉默说:“看吧?以相亲为目的,那你就进入了另一个结界。还是开心地认识朋友,全无负担地交往比较好!”

星期四, 一月 22, 2015

“得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才能宽抚中年妇女的芽尖”……

因为跟美莎探讨“中年大叔”的阅读口味,牵扯出了神秘的马先森,并进而得到了芽尖的素材。

美莎前些年种了些时日的法国番茄,去年无果停耕。没过多久传来喜讯:遇到了红白两朵玫瑰!白的是英伦,红的是美帝,照片传来一看,哇,都长得十分亚克西亚克西!我鼓励她勇敢地把艳帜插遍新旧大陆。她喜滋滋地去了。

再过了一阵,美莎传回消息:更喜欢白玫瑰,可白玫瑰打了退堂鼓。郁郁寡欢之下,就觉得红玫瑰也不那么喜人了,两哈拉豁了事。再之后是工作,出游,以及,为了赶上白玫瑰的脚步,奋力学习英语!

以上为故事背景。

马先森就是白玫瑰。公学出身,上流背景,人长得好看。在我看来,就这几条已经足够让中年妇女发一阵花痴了!但美莎在国外的朋友们纷纷表示了鄙视!

美莎说:“我伦敦的朋友见了真人,认为我向往posh的上层生活。”言外之意是,朋友认为她背叛了大家一贯以来的波西米亚路线!

美莎又说,“其他的朋友看了照片,认为我颜控。”言外之意是,朋友们感到美莎这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肤浅。

美莎还说,“最了解我的闺蜜认为,我是在发花痴!”言外之意是,一切都因为天蝎座。

好在白玫瑰真心是有料的!美莎愤愤之下,向朋友们散发了白玫瑰的博客!朋友们的眼睛被洗了又洗!心甘情愿做了白玫瑰的粉丝!美莎这才终于扬眉吐气,彻底翻盘!

我说,“你看,这就是中年妇女的恶趣味!亏得白玫瑰真正有颗金子般的心,若是没有,就只是光鲜好看,你岂不是要被朋友们鄙视至死!”

要我说,因为光鲜好看被人喜欢上,那对当事人来说,是多高的赞美呀!金子般的心,是加分项。

围观金子般的心,可放狗搜索“The Pitying Printer”。

星期二, 一月 20, 2015

《反脆弱》和《独裁者手册》

《反脆弱》,之前有人推荐了这本书,就买来一看(豆瓣和多看上都有电子版)。

花了很多篇幅论述的几个概念:如不要过度治疗、用最大负荷来锻炼身体,以及日常饮食什么都吃,偶尔间歇性禁食,不要把钱交给“无利害相关者”去管理,这些我都比较认同。

不过,用杠杆唱衰美国金融市场赚钱那一节的内容是真心没看懂,当然他说得也很含混(废话,说得太清楚了人人都能操作,他的杠杆就不起作用了)。

但更棒的书还是《独裁者手册》。看了这本书,真正搞懂什么叫“政治”啊!很多解释都如醍醐灌顶般的透彻。

我记得不知在豆瓣还是微博上关注的某爱看小说的文艺女性说,不爱看那些纯粹是“干货”的书,因为“干货”几句话就能总结出来,所以看完之后没有回味。我倒是觉得自己如今越来越喜欢看“干货”类书籍。小说,尤其是有点深意的小说,很难看得入港入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