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五, 七月 31, 2015

哇咔咔咔咔,京都是个好地方

之前几天和一起攀岩的嬢嬢去了日本京都和大阪。耍得实在是太开心了。

京都非常棒非常棒非常棒!可以多多的去!比较类似泰国的清迈,城市不大不小,干净,钻进一条小街就是别样的风景。神社寺庙都多得吓死人。

网上攻略太多,大家随便搜搜就有,不用多提了。提几个记忆深刻的环节:

1. google地图,在日本真是神物。谁用谁知道。

2. 不用担心语言。日本人的英语真的嘿嘿嘿嘿,但大部分服务行业总有英语能让你听懂的工作人员出来交流。再加上强国人民在日本买买买买!稍微大点的店都配备可以说两句中文的服务员!或者干脆就请中国留学生!总之非常方便。

我之前学的日语还能说两句(限且仅限于买东西和问路),但听力实在不行,在没有语言背景的条件下基本上是聋子。但找路的时候能看懂平假名和片假名还是很方便的。

流利的英语在日本完全没用,一定要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才行。所以很多时候我居然用英语交流技穷,是靠小伙伴来蹦单词解决问题的!

3. 京都和大阪都有周游一日券,但一天之内必须要跑两个以上的景点才能回本。

4. 搭乘地铁一定要买icoca(相当于IC卡)!单次买票会买得人崩溃。我在大阪最后一天把icoca弄掉了,自己买了三次票,次次抓破了脑袋。

5. 出发之前租用的无线wifi是神器!12块钱用一天不限流量而且速度飞快!

6. 四川胃和基都嘴在日本有点活不下来。米很好吃,但顿顿饭团子、酱油饭、凉拌面、乌冬面、荞麦面、豆腐宴、生鱼片和烤鳗鱼,吃到第三天,我跟小伙伴都疯了。第四天靠着韩国馆子活了下来。第五天靠着印度菜馆活了下来。

P.s:我在朋友圈吐槽这一点后,有朋友说是因为我不会点菜。但我的小伙伴可是照着网上的推荐,把各种料理店都走遍了啊……

7. 在京都和大阪都住的是民宿(airbnb)。虽然吐槽airbnb的人不少,但日本的房东基本还是靠谱的。

京都的夜景

和攀岩的小伙伴在一起,有额外福利就是:在京都爬了一家岩馆(就在金阁寺旁800米!),在大阪又爬了西日本最大的岩馆!各种感动得流泪啊!

最后,在京都穿了和服,刷爆朋友圈!哇咔咔咔咔!我头上顶了好大一朵花啊!

星期三, 七月 22, 2015

记下两件事

第一:跳绳终于能跳双摇了!

诀窍一是要跳得高,二是手得要得快,第三是——绳的韧度和长度还是很重要的。

交叉手还没学会。

第二:4月22日报名上的钢管舞课,到现在刚好3个月,差不多上了10节课。能脱手倒挂在杆上啦。转杆这些小trick更是不在话下。当然啦,筋还是没有拉开,脚尖还是绷得不够直。我决定这课得继续上下去。

————

在这期间当然也有近乎被荒废了的事情。比如画画,好几个月没练手,已经彻底打回原形了。

星期天, 七月 19, 2015

先弄个便宜的玩一玩

于是就有了这只两百来块的室内玩耍小飞机。只有巴掌大小,控制起来可是很难的!飞行速度也不慢,耐摔耐撞。哈哈。淘宝上类似的货无穷无尽,直接当玩具卖。

第一次玩耍时看见它升空了,内心都颤抖了!科技真素发达啊!多年来没玩过航模了,如今的飞行控制器居然能在这么小的机身上做到这种程度!

仔细查阅资料之后才知道航模的分类现在很多,还有所谓的穿越机,就是可在室内飞行、带摄像头而且能够采用第一人称视角飞行的货。如果动手能力强,还能买零件自己组装!

IMG_20150719_122020

之前也有去航拍公司观摩学习,试开了一下模拟器。妈的,模拟器那才叫难开啊!不过模拟器练好了,玩现在针对个人玩家的航拍机几乎就完全没有障碍了。

上千块的航模里都带GPS机身平稳控制,在有GPS信号的控制下,其实要比上图的迷你小飞机更容易控制。降落也是,不管是操作这款小飞机还是模拟器,降落时遥控器的油门不管松得再缓慢,效果都是“轰然落地”的感觉。小飞机是“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模拟器上的直升机则次次以“坠毁”告终……(但试了有GPS控制的零度Xplore航拍机,尤其在新手模式下,降落就稳稳当当了。)

不过呢,在各航模论坛上研究了一番,发现不管哪个厂牌的航拍无人机,失控坠落啊、飞到消失啊,这一类的事情也都是还蛮多的……

星期二, 七月 14, 2015

谁不曾在深夜里自我怀疑

刚对美莎在德国的快乐日子表示了羡慕嫉妒恨,美莎就和我隔着几个时区,在半夜巴拉了一大堆的自我怀疑。

她的顺拐好基友对她一句也不知有心无心的评价,“你也不是很有趣嘛,”(出处在这里,正文第三段)对她造成了似乎颇为深刻的冲击。对于我这种心眼极大的人来说,这是什么鬼?天知道顺拐当时心情怎样,也许她当时正受着姨妈期间激素的冲击,逮着谁都看不顺眼呢?跟你美莎有没有趣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但自我怀疑的雪球一旦滚动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美莎甚至对自己的外形都产生怀疑了:在德国到处都是170+的长腿大美女,也个个术业有专攻;相比起来自己就是个地滚的球球,bulalalalal~~

最后!她甚至说:“我是不是有病?!要不要去看个心理医生!!”

我忍无可忍!说:“看什么心理医生!你坚持锻炼身体,什么毛病都好了!”

转天的深夜,另一个朋友开始怀疑人生。这个朋友也算是人生赢家,没缺过钱也没缺过女人,但当黑夜袭来,哲学啊、意义的大棒砸在头上,就觉得自己万花丛中穿梭、虚掷光阴是不是疯了……

唉……我真的只能说,大家还是多锻炼身体吧。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时候不是坏事啊不是坏事。

锻炼好了身体,就会出现各种没什么卵用但让人feels good的小瞬间:比如体院毕业的跆拳道女教练抓着我的胳膊说,“你肱三头肌是怎么练的?好棒!”

作为一个一天中有8+个小时坐在电脑跟前的货,我觉得这个瞬间很美好,宽抚了那些从无边深夜里冒出来的不自信和自我怀疑。

星期五, 七月 10, 2015

屁话多,是靠互相激发说出来的

所以美莎又叨逼叨逼了一大篇:点这里点这里

然后腼腆地、羞涩地,偷偷告诉我:“其实最近想太多,可能也和我跟哲学家在交往有关系……”

毛蛋啊!置身大德意志的女博士真是不要太受欢迎!

为何置身大基都的我却还没有找到可以睡!的!妹~纸~!

好吧,考虑到她的博客留言系统实在太不靠谱,我的屁话可能又会太多,我也再来写一大篇好了!

纠结于一生能否过的专注而深沉!哼!这个问题还真是我年轻时候才思考的问题咧!

上一篇说过,年轻的时候毛焦火辣,火烧屁股——虽然不管是那时候的我还是现在的我,永远不会说出“一生能否过得专注而深沉”这样文艺到几近矫情的话,但当时的的确确有一种想要专注却无法用心的困扰。

那时候,我的同学小土豆也曾经忧心忡忡地说:“我觉得,像我们啊,有一定的悟性,做什么事情上手都很快,但也因为上手快,想做的事情太多,反而不能专心致志。”

直到现在,我身边仍然有些朋友,是不太瞧得起“努力”这个说法的。凡事需要努力,就走向笨拙了。必须是一上手,就做得青花亮色,妥妥帖帖,这才算是老天赏饭!

(说到这里,我又要举了不起的荒姑娘为例!一出手就是天大的华丽!浓墨重彩,挥洒自如。

我和美莎曾经为此在深夜里抱头痛哭着说:“写东西么,跟荒比起来我们就属于没啥天赋的。我们靠的也就是多看多练多留心。这辈子怕是赶不上她的老天赏饭了。”换句话说,我们是属于比较有意识地在努力,露怯的时候多,心里打鼓的时候多,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和好坏。老天赏饭,就是从不露怯,从不打鼓,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好的。)

但这种上手快的领域,仅限于“文”(与“武”相对)的领域。在这个广义的“文”的领域,稍微用点心,能做到“不赖”的水平,对付日常生活算是够用,所以其实也并没有存心下特别大的功夫。一时间显得,到处都是路,但哪一条才是我想走下去的路呢?有好几年是一直处在困惑当中的。

“武”的领域就很糟糕了。由于从小就身体协调性太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在这个领域能有什么造化,期待值很低,从不高看自己,学什么都先跟教练说,“我动作不协调,上手可能很慢,老师您别着急,慢慢教。”

但这种很低的起点,也有很大的好处,就是没有小聪明可玩,没有捷径能走,只能从笨拙做起,一点一点地,才能勉强“见天地”。而这反过来,也反过来影响了我在“文”的领域的心态:不高看自己,以及专注和努力的意愿。

在“文”的领域,说实话,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就是高看自己,静不下心来,浮躁,也就是美莎说的“能不能专注而深沉”了。

所以咧,一来是机缘巧合,二来是文武张弛,三来是岁月洗礼,四来是大基都的生活本身不仓猝,除非技术进步太快,就目前而言,我倒是没怎么担心自己够不够专注够不够深沉。更多的是,能不能在专注和深沉当中,保持学习的动力,拥有发现新鲜事物的眼睛和心,始终愿意去探索不熟悉的东西。

最后,想太多是没有卵用的。还是请老天赐个能操又能干的妹纸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