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八月 31, 2015

和身体对话

话说,舞室的小伙伴们也看出了我身形实在不优美不优雅不柔软,有一天,她们告诉我,来了个很强的爵士舞老师,邀我上完技巧课之后再上一节这个老师的课。

那天刚好没什么事,欣然应邀。老师是个超级娘泡男,但教得确实有趣,强度很大(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从来没上过舞蹈基础课的原因)。同样是热身,他会搭配着音乐,要学员们跟着音乐的律动来呼吸吐纳扭动身体。

先跟着音乐节拍伸展扭动脖子,接着挺胸拱背,接着扭腰转髋,再接着是腿部膝关节的弯与展,再接着是脚尖踩着节拍弹跳。最后再把不同的环节加在一起,比如呼吸吐纳配合脚尖的跳动,或者胳膊的转动配合腰髋的转移……

我差不多到动脚尖的环节就已经精神崩溃了!完全跟不上!但觉得好有意思!上完课之后老师问,“我的课好玩吗?”我满头大汗地说:“好玩!但跟不上怎么办?”老师说,“没事儿,多上几节课就跟上了。”

——————

上拳击课,有一天没有女同学,就跟一个练了颇久的男学员一起打pairing。教练让攻击的一方出左右直拳,闪躲还击的一方用后手拍掉对方左直拳,接着转身躲过右直拳,然后勾拳打击对方腹部。

男学员轻轻地,来了两个左右直拳,我连他拳头的影子在哪儿都没看见,两拳直接干我眼睛上了。当然,力量确实很轻,挨了没事。但我就有点懵啊。说好的拍击呢?闪躲呢??还击呢???

男学员说,“不急,我放慢拳速,重新来。”又轻轻、慢慢地来了两个左右直。我全神贯注地躲过了左直拳,另一拳还是打在脸上了……

我继续懵着。

男学员无语……说,“不急,我放得很慢很慢。”我眼睁睁地看着他非常非常慢地出拳,绝对是慢动作级别的……但我的反应还是跟不上拍击-闪躲-还击这个动作序列!

下课之后极其郁闷地问教练,“到底是我反应太慢了,还是他出拳太快了呀!”

教练悠悠地说:“你反应也是慢,他出拳也比较快。这是双向不适应。”然后宽慰我说,“没事儿,多练几节课就看见他拳了……”

——————

强迫身体去做它不习惯做的事,一开始身体当然不喜欢啊,各种给你脸色看,让你觉得夹手蹩脚,难堪之极。这是个让人不快而且不舒服的过程,身心都不舒服。

好在现在的教练老师们知道大家都是成年的业余人士,很少批评,只要你肯练,他们都是笑眯眯的。一起训练的伙伴也都友好鼓励,因为他们从前一样经历过尴尬的初学阶段。

等身体经历了从不舒服到舒服的阶段,心理也就舒服了。再加上对整个适应过程有了经验认知,下一次再碰到类似的情况,态度会更轻松。更轻松的态度,意味着更良好的自信感。

请不要再问我怎么提升自信,怎么改善自己的社交能力,怎样让别人发现你的内在或者外在美。

我真的只有一个答案:先强迫自己迈出运动的第一步。身体不仅仅是美好心灵的容器。它是解决很多心理问题的途径。

星期五, 八月 21, 2015

无图无真相

虽然虚荣心让我也很想上图说明自己到底有多貌美、身材有多火爆,但……实在是做不到啊!

所以我也只能上图秀哈才……艺……了……

还是说练字吧。

开始临《灵飞经》是今年3月底4月初,每天30个字,半个小时搞定,基本没有中断。

开临之前小楷零基础(当然毛笔字有点童子功:小学到中学,每天24个字,20分钟飞快搞定,之后就没怎么长时间坚持了)。

这张是第一天还是第二天的。字的大小是两厘米左右。手软。(点开可以看大图。)

DSC_7808_small

练了几天之后,也不知怎么的,越写越大。中间那几行差不多快3厘米了。

DSC_7809_small

这期间从墨迹本换成碑帖,字马上小了。但看得出来,笔画也虚浮得很。

DSC_7810_small

但天天抄飞升法术玩儿,还是很枯燥的。我最怕枯燥了……

前几天发现唐人抄经的各种手卷之后,好嗨森!

这一页是最近几天临的,字的大小基本定住了,1.5厘米左右。对字的控制力,也明显在加强。今天写的明显最美了。哈哈哈。

DSC_7811_small

但说起来抄经还是会把人抄得好寡淡!

然而并没有内容火爆但字又写得好的贴啊……

当然,这一篇其实是要说,练字和锻炼身体也差不多,时间长了,怎么都有效果。

星期四, 八月 20, 2015

小楷字帖还是要唐代!

最近有一个习惯是每天早晨起来临三行小楷,差不多30个字的样子(同时一边听听《锵锵三人行》,差不多都是半个小时)。

《灵飞经》写了几遍,因为它笔锋尽露,我老是写得完全不够小。就又从网上买了几本小楷字帖,姜夔啊,赵孟頫啊。这两本的字都很小,笔锋很细,我临着临着字真的就能写小了!

但这两本帖呢,临了几天又觉得笔画结构上还是有点虚和跳。就又转回去临《灵飞经》,可是字就又写着写着越来越大个。

机缘巧合在网上发现了唐代抄经手的诸多手卷!妈蛋!个个都不亚于《灵飞经》啊!而且神奇的是,笔迹虽然也略有不同,但感觉就是很一样。

国诠·善见律

兜沙经

转轮圣王经

以前没有接触过太多唐人经生手卷,这下看到简直惊为天人。曾有整整一代无名书生的字都能写成这样,我简直无法想象。

星期五, 八月 14, 2015

几件事就混在一起说吧

——看书——

最近在看张北海的《一瓢纽约》,书呢是正常的书,属于“看着玩挺不错,但如果不看也无所谓”的类型。阿城替作者吹过,我的感觉是绝对没有阿城写得好……(说起来我还是很容易上他们文人互相吹捧那一套的当的。)

不够,作者年轻时真是帅啊(对!就是封面上那张!),但年纪大以后还是残得厉害了些。

——八卦——

有一天美莎也不知是嗨森还是不嗨森地对我说:“听听!我给你讲一件好玩的事!我男人对我说,‘Aber ich will dass du die Rolle des Manns u bernimmst!’”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也就是两人相约度假,一时未能决定去哪儿。美莎让男人选,男人却说,我喜欢你来做决定。并附如上德语。

美莎开始是用中文说的(“我希望你来当男人”),我一时间未能理解这句话的深意。毕竟,在选地方这种事上,男方希望女方做主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做法,否则提了建议对方不满意闹不痛快那才真是劳神费力。

但美莎说:“不是你理解的这样!要知道,这个男人是德国哲学家!选词用句可是非常斟酌谨慎的!他的意思是,‘But I want you to take the role of man!’”

接着美莎又对这回的男人一贯以来的性取向表示了不安。

牢骚完毕,美莎仰天长叹,“为毛我一个好好的上进青年,社会的栋梁,介天碰到欧洲的奇葩!”

我心想,还好你都碰到的是欧洲的奇葩,不管他们再奇葩,都各有可观之处,尤其长相更是喜人;你换天朝的奇葩试试?不恶心死你算你走运。此外,她严格地把自己划分进“非奇葩”范畴,深刻地让我感到不满意。

我就对美莎说:“你说自己不是奇葩,这是不对的。你以为奇葩们喜欢普通人?切,他们才不喜欢。他们一定是闻到你身上奇葩的味道,才会纷纷向你聚拢啊!”

美莎感到十分憋屈,但一时竟无法反驳。

美莎的版本请点这里:

——跳舞的姑娘们开拓了我的视野——

之前玩攀岩、泰拳和巴柔都碰到的是男的居多,跟我没有太多交集,话题无非围绕着武术拳法,观点再偏激,也都还好。而且搞体育的男人的那种“天真”,虽然往好了说是“少年心气”,往坏了说也可以是“浅薄”,但至少并不讨厌。

为数不多的女性则大多是意志力和判断力极强的人,言谈举止一般都十分稳妥靠谱。

钢管舞室跳舞的小姑娘们来自另一个世界。有不少人是参加三个月全日制训练准备考取教练资格证,准备靠它吃饭的,所以内中形形色色,跟之前碰到过的人极不相同。

之前说过整容的多,后来我加了舞室的群,发现捞冷门的也挺多,比如卖壮阳药的!拍私房的!玩微信摇一摇钓男人的!非常规的谋生手段真的有各种,是我从前所不曾想到更不曾见到的。

我有一种闯入了另一个空间的感觉,但也觉得挺有趣。

而且,我发现,有意志力的姑娘是不分教育程度高低、干什么样偏门工作的,有意志力就是有意志力。

星期一, 八月 10, 2015

这篇文章要笑死我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5/08/10/learning-to-speak-lingerie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打开《纽约客》网站,这篇文章是何伟在埃及写的,他的切入点非常有趣,是讲中国浙江小商贩们在超保守的上埃及地区卖情趣内衣!全文高能!冷笑点无数。

后半截讲中国商人完全不关心埃及人民的“自由”,但却很担心埃及女性的独立。女性不独立,就没有女性工人,没有女性工人,在埃及开的工厂流水线就转动不起来。

总之非常棒的文章!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