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十一月 30, 2015

冬天里的文化生活

作为一个懒散的城市,到了年底,竟然有颇多文化生活可供参与。

前不久去看了赖声川《旅途中说相声》,小精彩加大失望——可能是网络时代热点更新太快的缘故,过时的段子云集+两个老男人的说教……说不翻白眼是不可能的。

但在剧场赫然发现《暗恋桃花源》排期在明年1月,海报上说,因为观众反应太过热烈,特推出加场。回家上网订票,发现常规的一场,票早就被我都文艺的群众们抢得一干二净了。

而加场的票当时尚未开放发售,于是等了几天又上订票网站——赫然发现!原价票又已经被抢了个一干二净!加价的票,280被卖到500多!

观众们要不要这么热情啊……

然后……香港武侠电影展展映一堆老片,《笑傲江湖》和《青蛇》,当然必须去看的啦!这一回提前了一个多星期买票,但《青蛇》都只买到最靠边的座位。这也就算了。

片源不是修复版,效果麻麻地,我也认了。

但!《笑傲江湖》竟然并不是林青霞/李连杰那一部,虽然许冠杰、叶童、张敏和袁洁莹也是不错看……

再但!《青蛇》被剪得七零八落——一开始张曼玉跟印度舞娘热舞被剪了我也就认了,河里跟法海斗法这众所周知的情节,连一个镜头都咩有了!我记得以前在电影频道放的时候都是有的呀!!不嗨森!太不嗨森了!

(放《青蛇》的时候半壁江山都是基佬妖孽!我对本地基势力真是无比服气。不过,《青蛇》对基佬们的卖点在哪儿呀……)

星期三, 十一月 25, 2015

亲密的羁绊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去尝试一件新奇事物的时候,如果周围的人都是陌生人,我们其实会自在很多,更乐于尝试,更愿意“丢脸”和“出丑。”如果周围的人是熟人,我们往往很扭捏,畏手畏脚的。

昨天去跳舞时突然意识到:如果让我学习跳舞的奇怪样子被老朋友们看见,我肯定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但周围的人都倒熟不识的,我完全不介意在她们面前做各种怪样。

还有一点是,太熟悉的人不太容易接受我们的新样子。

最近留头发,这两年新结识的朋友会说,“咦,不错看耶?”而早些年就认识的同学老友什么的,就会大呼小叫:“哎呀!好不习惯!似乎有点怪怪的!”

新结识的朋友对我的记忆只有近期的,老朋友们则有一套记忆的模板,我长久以来的样子牢牢地刻在他们的脑海里,稍微变化,就会让人产生怪怪的违和感。

在人很想有所变化的时候,老友之间的互动其实会成为一种微妙的“屏障。”

好在,这些年老朋友们大多结婚生娃儿去了,相聚的时间自然而然地零落起来,倒是恰好适合我玩些新花样新板眼儿,每次见面时为大家提供八卦素材。

我想,这大概也是生活给了我换种活法的机会吧。

——————

我知道,写博客这么多年,老看客很多,在大家眼里,我“种番茄”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突然单身又突然浪起来,可能会有很多人不习惯。

坛子里“再接再厉”一贴下来了个Joyce,虽然我不知道这是谁,但这位亲说话不太客气。从善意的角度说,也许Ta只是觉得我前后反差过大不太习惯。这倒没什么,可那种“等着看你笑话哦……”的语气,叫人感觉,不太舒服。

如果是真的跟我很熟的朋友,哪怕她们对我有因为熟悉造成的“羁绊”,我也觉得她们并没有什么恶意。更何况,我既然知道自己存在这种熟人面前放不太开的心态,以后注意些,要试新东西都自己去就完了。

可这种“你觉得跟我很熟但我其实完全不认识你”的陌生人发来的莫名其妙的寻隙挑衅,就有点过火了吧。

星期四, 十一月 19, 2015

人呐,就是这样长胖的……

天气冷了,身体产生了囤积脂肪的需求。明明是吃了饭才去锻炼身体,锻炼完仍然饿得心慌慌。但如果练完后加餐,内心就很崩溃,负罪感极强烈。

所以,当我在道场更衣室听到一个140斤的胖乎乎的姑娘大张旗鼓地跟同伴约晚上加餐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胖姑娘当时对小伙伴说,“我们练完去吃串串香吧!”受她邀请的小伙伴是个80来斤的姑娘,正在迟疑。

我讨人厌的嘴巴没忍住,但还是蛮诚恳地对胖姑娘说:“今天好不容易锻炼了,还是尽量别吃太饱了,要不然不是白练了吗。”

瘦姑娘长出了一口气,马上附和我说:“是呀是呀!我们还是忍一忍吧!”

胖姑娘很委屈地说,“我最喜欢晚上吃得胀鼓鼓地去睡觉了!睡得可香了!”

我说,“所以你渐渐地长胖了呀。”

我想,这时候胖姑娘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吧……

其实我的内心也是崩溃的,因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会这么多嘴,去剥夺一个萍水相逢的胖姑娘对饮食的热爱。

讨人嫌是不好的。我正在深切地自我反省。

星期五, 十一月 6, 2015

我所厌弃的无非是自己的影子

阿朗老人家为了万拉瞩目的新片《卡罗尔》预热,把原著《盐的代价》作者Patricia Highsmith的传记《Beautiful Shadow》找来噼里啪啦看了,然后火速扒了一大堆海斯密斯及其女友的照片啊、访谈视频啊与众人分享。

八卦中我们说到海史密斯年纪大了以后虽然颜值麻麻的,却将红旗插遍了全欧洲,个个搅家都还长得伸伸展展……(我的内心独白是:看看人家~!看看人家~!)

但我们共同声讨了海史密斯老了以后扛背扛得一塌糊涂,十分影响外观……

前一阵子看桑塔格的纪录片,那可是不一样,桑塔格年轻的时候背还有点微微扛,可越是年纪大,越是腰板挺直,气势逼人。想来倒也十分符合她的性格:以桑塔格对自己对他人无时无刻不在审视的性格,她自然知道扛背是女同志的死穴和陋习,一定宁可上夹板也要纠正过来。

反过来说海史密斯是个浪人,越老越是“原形毕露”,基风昭然若揭……

————————

一度也是个扛背的主,虽然翻看以前的照片,发现自己在相机前还是努力挺了背的。但行为姿态不优美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后来我大基都朗朗晴空下的女同志越来越多,看见大家就像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体态实在是不好看。

尤其锻炼身体之后,开始非常有意识地昂首挺胸吸气收下巴。自我感觉是好了很多,但肯定也还是有原形毕露的时候。所以看到视频里海史密斯扛背扛得那么厉害,两眼前刷刷刷一大堆黑线……自我提醒这种事,时刻不能忘记啊。

————————

顺便说几件不知是悲是喜的事。

大前年入了一件短款皮外套,号似乎小了一码,紧得一直不能穿,闲置了一年。

去年惊喜地发现,耶?!能穿了!甚至里头还能穿件薄毛衣!但去年穿的时候还有点心虚,心想会不会有点鼓鼓的太作啊……

今年天气一冷下来就把这件衣服翻了出来,仍然欣喜地发现能穿。而且穿起来照镜子自己不要太满意……

有一天穿着它去上钢管舞课,一进门就惹得一干直人小妹儿们惊抓抓地叫唤,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但直女们的审美,有时候是可疑的(想想看春哥不也是逗得直女粉丝们惊抓抓地叫唤)……

又有一天去上格斗课,还是穿着这件外套。练完以后样貌忠厚的大师兄十分诚恳地对我说:“你肩膀宽,形体好好看……”我当时的表情是……,嗯……总之我还是回过神来向他表示了谢意。

收拾完东西正要走,第二位师兄直愣愣地看了我两秒,然后说,“哎呀,你穿得好帅……”

这一次我的反应速度提高了,果断微笑道谢……

以上两位师兄应该都是直男吧……我内心是这么认为的。

但我想要吸引的受众并不是直男直女啊!!!!!啊啊啊啊啊!!!

星期天, 十一月 1, 2015

哈哈哈哈哈~~

20个小时能做什么呢?不到一整天的时间。

现在距离我第一次拿起自己的小口琴,我的总练习时间,满打满算,19.6个小时。除了最初的三天寻找单音练习得很久之外,其余每天就练半个小时。

现在的进度是:

《You‘re my Sunshine》照着BD谱能顺利地吹下来。

《送别》照着BD谱能基本顺利地吹下来(有一两个音会吹岔)。

正在攻坚初级经典《爱尔兰画眉》。

教材就是蓝调口琴网上的初级课程和视频。(不用交钱的部分,当然我已经迫不及待地交了钱……)

意想不到,完全意想不到!对照知乎上其他人的学习进度,我基本上还是跟上了嘛!

短期目标是:

持琴手势希望能改成虎口夹的那种,现在还是很丑怪的左右手食指拇指夹在琴两端。

中期目标是:

学习简谱!丢掉笨蛋谱!

长期目标是:

老娘能不能学会布鲁斯即兴?!当然这件事简直要赌上人品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