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五月 31, 2016

介绍这两天看的两本好书

一本是讲今天的中国:《大路》

我买的时候运气不错,是今年春节期间在亚马逊上下的单,毕竟,2015年11月才出版,上架大概是12月左右。

然后,这本书就从各大网店下架了……反正现在亚马逊、京东都没有了踪迹。淘宝上的个体书店卖家处还能买到。

有人说有删节,在我看来恐怕没删什么。作者并没有用任何猎奇笔法,非常平实,也没有任何反动内容。真的就像是一部纪录片,用笔也用镜头老老实实的视角把他见到的情况记下来。

一个国家,发展速度那么快,修了那么多的路,而这些路是怎么修起来的,那些修路工人的生活是怎么一回事,这本书讲的就是这些很小的细节。

当然,哪怕短短的一个标段,也有许多十分具有中国国情的操作,然而这些路、这些桥居然历尽千辛万苦,真的修出来了,而且到目前还没有垮掉太多。

嗯哼……所以大家来看一看吧。

另一本是《跑步在最绝望的城市》,这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地纪实,我觉得简直就像《国土安全》一样好看!

简单地说,萨达姆统治时期的伊拉克固然有恶政,但至少社会秩序是正常的,可一旦外力介入推翻了萨达姆,各种对普通百姓来说比恶政恐怖一百倍的恶就降临了。外来的和尚唱不好当地的经,美国爸爸根本搞不定伊拉克错综复杂的政治现实,出人出钱,而且完全不讨好。恶政下的黑暗……怎么说呢?反正跟塔利班上台、各方军阀混战带来的黑暗完全没得比。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党多年来坚持的“不干涉别国内政”真的有道理啊。

P.S:随着大国崛起,我感脚自己的政治立场从中间略偏右,都快变得倾向于五毛了啊。

星期六, 五月 21, 2016

虽然不时尚,还是想风流

互相激发灵感真是件好事情!

灵感的原出处请看美莎的两篇:

时尚而风流

时尚又风流

老实说,虽然我一直都很想要时尚而风流,但老天生就比例差到爆炸的身材(上下1:1,你以为我会乱说?),想要时尚真的很难。

尽管不能往自己身上套时尚嘛,我也时常关注着知乎上的相关话题,不求穿得多么出彩,只求建立基本良好的审美,不乱来就好。

经过了多年的自我教育,我扔掉了各种口袋布格子衬衣;扔掉了各种狗屎绿狗屎黄的外套;扔掉了各种浪浪框框活摇活甩宽版的裤子。现在大体上是黑白灰优衣库style合身款,总算显得不那么像一坨行走的烂麻布袋了。

更加困难的是运动时穿什么。

攀岩好一点,所有人都穿得很随意,小伙伴们也穿得比较保守。虽然每次拍照,我都觉得镜头里自己的腿真是又短又粗。

刚开始跳钢管舞也不知道穿什么才好,再加上舞室里正面是硕大的一面镜子,看到镜子里宽阔的自己简直不忍直视。后来练练练,脱衣服脱得很轻松自然,就买了耐克的亮色运动内衣,再加一条超级热的热裤,似乎是改善了一下镜中人的形象(也可能是自我感觉)。

练泰拳时买短裤也曾经很费脑筋。传统泰拳裤的裤管都开得很敞,一个扫踢就会让人尴尬至死,十分不雅。而普通运动短裤松松垮垮得好难看。后来发现了压缩衣和压缩短裤,还找到了复古款紧身小裤管口的泰拳裤,极大地提高了我坚持练下去的动力。

最近的难题是柔术服。依照我的幻想,咱要走的肯定是这种路线呀:

TB1j40kGFXXXXXVXXXXXXXXXXXX_!!0-item_pic

TB1ofa7GVXXXXanaXXXXXXXXXXX_!!0-item_pic

换句话说衣服要修身要短打,裤子要八分长。

但这种进口的道服实在太贵了。我刚开始练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能不能坚持,所以只有在国产空白道服里挑挑选选。

穿起来呢,就成了差不多这个屎样子:

T1CdurXsJaXXXXXXXX_!!0-item_pic

简单地说就是上衣盖住了屁股,裤儿盖住了脚,再跟人扭打抓扯一阵,好像是个泼妇。虽然说练的时候没人会注意到,自己也看不见,但那种知道自己“形象好难看”的感觉,简直要把一个处女座逼到疯狂。

然而虽然内心已经纠结成了麻花,我还是舍不得买超贵的进口道服,所以也是活该。

星期五, 五月 20, 2016

跑题跑到姥姥家

原本只是要“记录一下进度”,结果大家纷纷跑题,跑得天远地远。现在那贴的回复自动锁定了,我帮大家开个跑得没谱儿的主题吧。

继续接着头发的长短说。我记得我之前转发过知乎上的这一贴: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313564

Lob大法好啊!进能攻退能受!哼!

好像有个答主的帖子里主要都用明星做案例,但这一次没找到,大部分都是漂亮妹子炫照。

我现在的头发就差不多到提问者贴的第一张照片(Nylon那张)还略短几公分吧(正面两侧的头发还没长到足够长)。实在是头发太厚了,必须长一阵修一阵。而且我也没有巴掌脸,头发一厚脑袋会显大……

整个留头发的过程确确实实艰辛无比,头发在各种不看好的声音中成长。连理发店老板娘都替我操心,我上次去打理,她无比欣慰地对我说:“终于留长了啊!”

由此而来的福利当然也很多。我就不一一论述了。

我有一种感觉,这一回能顺利把头发留起来,跟社交圈变动有一定的关系。以前熟悉的朋友们都在忙着带娃儿,一年里不见得能见到几回。平时我去跳舞打拳练柔术,结交大量的新朋友,改变一下形象多么顺理成章。也没人老说,“我觉得这个发型不适合你”或者“我觉得跳舞不适合你”诸如此类存在刻板印象的话。没有了他人的强调,自己也会逐渐摆脱原先给自己设下的固定框架。

星期天, 五月 15, 2016

打算换个舞室,以及其他

由于钢管舞室的老师换了又换,学了一年了,感觉技术各种麻麻的,教过的动作基本能做出来,但太丑陋了!而且不能串起来!不太嗨森。就又开始寻觅。结果,竟然又住地附近15分钟自行车程的范围内找到了一家!哟哟哟!(我住的地方绝逼是块福地!)

两位老师刚从外地拿了个全国比赛的双人舞奖项回来,就决定在姬都自立门户!我去找她们那天,刚好是学员们的休息日,本来不教学,但她们自己为了参加新一轮的比赛,仍然在舞室里练技术。

老师之一是走力量路线的,老师之二是走柔软路线的,一刚一柔正好搭配。而且老师一的腹肌真的是杠杠的,不必绷紧,八块腹肌就能自然显露!现实生活中我就见过她一个!(不过,老师亲口说的,练得太辛苦了,姨妈就暴走了。)

我去了,跟她们聊了一阵,老师就开始带我。最简单的倒挂,就有很多细节要求上的不同,如果未来一年,我能跟定她们俩学,应该能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

小插曲一:老师做了一个不用腿夹钢管,直接晃动身体,用两只手交替往上爬的动作。我对老师说,这个动作嘛,不难的嘛,我晃动身体估计不协调,但双手交替往上爬肯定能做到。老师惊讶地说:那你做做看!于是我当然成功地做给她看了。老师无语了……哈哈。(力量大没办法。)

小插曲二:两位老师因为才从外地回来,我问她们学员多不多,她们说,目前的学员都是从外地来跟她们练的,人数不多。本地的正在招募。我说,这样的话,似乎不怎么赚钱吧。老师说,的确不赚钱,所以她们现在晚上训练完有空的话,就开视频直播给宅男们看!接受大家的虚拟送花!也能挣一点钱呢!

两位老师说,有一些学员年纪很小,比如有个98年的小妹妹,练了10天,叫苦不迭(天天练确实辛苦,我就跟她们练了半个下午,脚背的血管就乌了一大块),不愿再继续学下了,现在就去KTV上班了。(看来,做视频直播也是“卖艺不卖身”之一种。)

小插曲三:老师一居然认识上次博文里提到的妖孽张大爷(见此文最后一段)!她说:张大爷可时髦了!平时打扮比年轻人还光鲜!哈哈哈哈哈!

星期一, 五月 9, 2016

记录一下进度

蓝调口琴100个小时的入门阶段完成。最初入手时设定的几个目标,除了一两个小小的缺陷,现在七七八八都完成了。

蓝调口琴网的初级课程全部学习完毕。任何一首大概知道曲调的流行歌,给我简谱,能吹出来。

之前困扰很久的二孔吸音发闷,练了很久,解决了。舌堵伴奏,基本上搞定(舌堵八度,还搞不定)。压音,基本搞定,但还不稳定。喉震,练习中。

视唱什么的没进展,听音能力尚待继续努力。

节拍不准。跟我唱歌一样,跟伴奏有困难。哈哈哈。晕死。但这个如果死磕一首歌,问题还是不大的。就是不想去磕。所以还是慢慢边练边改正吧。

现在开始琢磨蓝调。但好像还没啥感觉。First Boogie已经吹了半个月,还是吹不伸展。节奏还没找到。二把位蓝调音阶也在吹着,吹得毫无蓝调味。

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相当满意。

————————

最近几个星期柔术课每周上了两节,感觉进步蹭蹭的呀。

女孩子多起来还是好,一来有些同学还是爱研究、爱琢磨、爱讨论,互相之间切磋方便。二来作为“老”学员,带新人复习巩固了好多基本技法。

但确实累死狗。带妹比自己练累得多啊!!

————————

我们这一代人的婚姻生活真是稀奇古怪。之前说了我妹的,现在才知道,想象中夫妇和谐的那种关系,现实中压根不存在似的。

比如说大食袋俱乐部的直人会员,三个人跟丈夫目前都属于,准分居·各耍个·带娃互助小组状态。简单地说就是双方基本没啥话说,女方带着娃,放逐男人(让男人滚回爹妈家)或者自我放逐(自己回娘家)……

几个已婚妇女甚至对我说过,“你不知道啊,一个人睡觉是多么清静悠闲!没有人打呼噜!没有人滚来滚去!”……

飘姐的婚终于离完,本来请吃饭的,因为她一个人要带娃儿,拖到现在还没有成行。

不过国内给已婚/离婚/分居妇女的出路的确不多啊。大家都只能闷头带娃,埋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