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七月 18, 2016

怎样成为一台荷尔蒙激发器

这两天在思考一个有趣的话题:身为女同志,怎样能变得风情万种呢?

好吧,我是在跳钢管舞时发现这一点的——我跟性感或者风情万种这件事没啥关系。钢管舞的管上技巧我完全能练,穿得清凉也没问题,但是……以我自己的眼光来看……呃……反正是不够性感。

对于性感,我的定义就是,叫人看了之后除了腿软哪儿都硬。不一定是要脱,也不一定是要特别好看,但得摇曳生姿。

当然了,我的确把钢管舞的动作做得特别阳光刚贱,我教练忍不住评论说:你好像是在参加运动选美,但不是在跳舞……

前一家舞室的美爆教练上课的时候特别骚情,然而我也不知道那种让人喷鼻血的调调是从哪里来的。不过她站在垃圾桶前抽烟的样子就一点也不骚情了(我也见过抽烟姿势骚到爆表的妇女)……

然而市面上并没有类似《怎样变风骚》一类的技术性指南……虽然我热爱学习,却也觉得无从下手啊。

有骚情的朋友能提供指点吗?

星期二, 七月 12, 2016

新·迷妹的诞生!

各地都在暴雨倾盆,我顶起暴雨去看了草莓音乐节!当然,第一天的雨实在太豪爽,我是第二天去的。

第二天基本上没下雨, 可在第一天大雨的浇灌下,整个场地成了泥塘,一脚踩上草坪就陷下去半只脚。再加上无数双脚丫的踩踏和烈日的暴晒,现场就像一个大·猪·圈,带着浓郁的土腥味骚哄哄和臭烘烘。

所以忍受了这样条件的现场观众绝对都是真爱!

(这里提出一点疑惑,如果有人能解答疑问我会感激不尽:为什么第一天暴雨过后现场的小贩们马上就能供应十分应景的塑料防水高帮鞋套呢?!这种鞋套平时根本看不见有卖的,而且也用不上。质地比家用的薄鞋套厚很多,不漏水。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即刻供货的?一切依靠市场无形之手的力量我当然知道,但具体供应链是怎么回事呢?总而言之他们赚嗨了。我怀疑鞋套的批发价在5元以内,现场卖30,买的人络绎不绝。)

转回正题。我基本上是专门为了去看陈粒的。之前陈粒的小酒馆演出根本抢不到票,9月份的新专辑巡演票价贵的吓死人,官方售票都已经到了999,我实在是万万没有料到。

去之前我并不是粒粒的迷妹。好奇心是绝对有的。我是在她出柜之前就知道她的,声线很棒,识别度非常高。应该算是我听土摇民谣以来声音最具辨识度的女歌手之一。

作为专辑的《如也》很棒。虽然很多批评意见说什么旋律简单,但以我国群众的音乐素养,能把这么简单的旋律弄出花活儿来,上口度大大的有,你们还要怎么样!

歌词方面也是很能往大了写,不小家子气。别的民谣歌手都是动不动就是家乡啊姑娘啊香烟啊酒,她连写首打炮的《祝星》都一来就是“背对着山河”,境界一下高了不是?哈哈。(但我去听了听最近发的新专,感觉是要扑街flop。)

但是!但是!但是!我当然是因为她当时出柜对她加深了印象的!这位妹和她的妹都挺好看的!她当然就靠此吸了不少铁粉呀。再然后!《如也》大红之后,她竟然就直了!

以我崩坏的三观来,劈腿不是个啥事儿,更何况劈腿后立马分手,这其实很棒了。关键是怎么就直了……之前秀的那么多恩爱,一下直了,这个这个……我虽然一直说自己是bi,但,还是觉得有点难度。

再但,因为不是铁粉,所以也没多大所谓,更何况长得好看能折腾又会写的民谣女歌手并不多呀,于是还是好奇心大大地。

草莓陈粒的现场可谓热到爆棚。观众密集度比之后压轴的万青都得乘二甚至乘三。而且,男粉丝占到六成以上。而且,男粉丝能跟唱全场的比例很高很高。也就是说,是真粉丝而不是路人!从商业角度来考虑,她不直回去是不可以的。

但是呢,看了现场以后,我对她的好感居然还又增加了!一来,现场不走音,表演稳定;二来,行为上真的是大气霸气,毫不做作的巨星范儿。一般的小明星出场都是怯生生的,她一点也不。口琴吹得渣烂(我怀疑我能比她吹得好点儿,哈哈),但人家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绝对是老天赏饭,理该她红。(不过我还是要吐槽,刚发行的那张新专是什么鬼……如果说《如也》十分制能得7.8分,《新专》只能得两分或者三分。)

当然了,那天晚上,夜色降临之后,万青的小号一吹起来,我还是直接尿了。从音乐上来说,万青的那张专辑真的是十年磨一剑磨出来。怎么听还是棒。

星期二, 七月 5, 2016

再近都顶不过爱

上一篇文章在回复里提到了怎么坚持运动的两大法宝,一个是运动场所离自己近,一个是对某一项运动的爱。

其实爱是最重要的。当初攀岩最狂热的时候,这项运动真是小众到不行,城里就只有一家岩馆,还经常搬地方,面积越搬越小,位置越搬越偏。但那也不怕,老板搬到哪里,我追到哪里。

馆里发掘出的日后的全国冠军,为了训练,一到暑假就从城里往返三十多公里,骑着电瓶车到郊外一所高校的岩壁去训练。每天。

后来练了巴柔,发现好多坚持下来的师兄都住得天远地远,凭着爱,对穿城市也不怕。几年如此。

至于反例那就多得是了。最近的反例是新舞室的一个外地菇凉。我在舞室就见过她一面,一起训练了大半天。她是为了学舞,专门找了一个月时间从外地赶来的。

这菇凉有点胖,大体上,如果瘦30斤绝对是美人一个。至今脸都还算能看,用美图秀秀什么的修修脸,还能当当“照骗”。但身上是不能看了。肚子有三大层。

训练的时候那肯定各种痛苦啊,体重基数大,训练强度得减半,次数也减半。比如其他人做俯卧撑,她就做不标准的跪式俯卧撑。其他人做30个,她做15个。

即便这样,她也累了个够呛。于是,她练了两三天以后,以“大姨妈来了需要休息”为借口,到本省各地景区旅游去了!旅游完了,顺理成章地住在了酒店,放弃了最开始租的寝室(寝室当然离舞室很近喽,一点用也没有)。

教练还是负责的,天天打电话让她来上课。菇凉找各种借口不来。如今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星期,教练彻底无语。

对此,我只能说,如果没有爱,就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的意志力。

嘿嘿

星期六, 七月 2, 2016

嗷嗷嗷,挨了一记重拳

这记重拳是我练格斗以来挨的最重的一记拳了。

打在了脸上。

颧骨上。

好在是大拳套打的。好在打的人是我师姐。如果是师兄弟们打的,估计我得晕一会儿。师姐打的,到底力量没那么大,但也懵了半秒。

虽然只是半秒,但那半秒里足可以感知到,嗯,操,这拳怎么这么重!操,打在脸上居然是这样!而且懵的那瞬间时间是暂停的。

大概30秒之前,我才抓了个时机,右摆拳打在我师姐下颌骨上。出拳八成力打在别人脸上,也是我的第一次。打完也有点惊了,怕把师姐打坏了。师姐也有点懵,眼神儿散了一下。

——————

教练说要实战的时候,我和师姐商量好了,咱们控制着力量,慢慢来,主要练技术。

可是刚这么往来了两手,教练就开始不停催师姐,“前手拳你把她控制好啊,打往返啊”balabalala……,这下两人就稳不住节奏了,出拳速度一提起来,力量控制也乱了。

我师姐练得比我久,技术比我好,动作也比我打得好看,平常我们配对练习都是练得轻轻柔柔的。哪晓得一失手,拳还是这么重。

——————

我刚开始练拳击的时候,是看不见我师姐的拳路的。练到现在,似乎的确有点进步,至少她出拳,我能看见空隙了,她左手防守没做好,就着急往我身体里挤,我清清楚楚看见她左脸没被拳套保护好,然后才一个右摆拳打上去的。

至于我是怎么挨的她那拳,我复盘不出来。

——————

我现在的拳击教练,是我辗转几家拳馆之后发现唯一一个教业余学员拳击技战术的教练。之前的拳馆只教过出拳的动作,至于打,你们自己去打吧,多打打就知道该怎么打了。当然也有道理。

来到这家以后同样也教了一阵技术,教完了以后就开始通过练习贯彻战术。每一种练习都极有实战针对性。比如最近练的是突击加近战。先用一拳或者两拳打穿对方的防守,顺势挤到近身,对方防脸就打肚子,防肚子就打脸。对方要是敢退,那就跳步追击。

好吧,可能大家会说听不懂。我才上课的时候也听不懂。大概跟了半年的课,勉强听懂了。现在能听懂,但真打起来,做不到。大多数时候,别说实战里打不出来,跟小伙伴放慢速度配对练习,都不见得做得出来。

但我教练打起来,那真是行云流水,一路拳密密麻麻打上来,根本躲不开,只能抱头鼠窜。

——————

业余学员打拳真是不好看。我和师姐实战之前,是三对师兄打。我俩边看就边琢磨,都说出拳的时候得勾住下巴,这是最最最最基本的自我保护,可一打起来,拳架全开,都跟公鸡似的伸着下巴。拳架一散,对手如果能抓住空隙,那就没有招架的余地了。三对师兄里,有两对都打懵了。

还有步伐,说好的弹跳步呢?打着打着大家的步伐就乱了,满地儿撒欢儿似的跑。甚至还有背过身子跑的。

所以基本功不到位,技战术也帮衬不了。

——————

我和我师姐都是肾上腺素兴奋型人士,挨了拳以后更加兴奋。各种复盘,各种分析。她说她为什么会挨我那一拳呢,因为她之前对练实战的小伙伴出拳没力量,她往对方近身穿,对方也出拳打她,但力量不够,挨了也就挨了,没吃教训。

我琢磨了一下,好像我之前对练的小伙伴也是出拳无力的居多,女孩子嘛,拳能有多大力量呢,挨了就挨了,没吃过教训。所以下次再实战,我得把头盔戴上。

——————

顺手放个我教练的宣传视频:

http://v.qq.com/page/r/0/2/r0309e3lj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