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六, 八月 27, 2016

空巢老人得到了关爱

跟由纪惠小姐和飘姐见面吃饭。一直抑郁在家的马哥本来要出现,突然之间抑郁又翻了,丧失了行动能力,坚决不出门,在家里瘫着。

由纪惠小姐携了新交往的小女友二号。说来也奇怪,我自己的朋友,个个都爱学习爱思考,能说得上“反应慢”的人简直就没有。由纪惠小姐则完全是反面,在所有朋友里是公认反应极慢的人。常有这样的情况:朋友们聊天,一群人笑话已经讲了几轮了,由纪惠小姐突然笑起来——终于理解了第一轮笑话的笑点。

这种反应慢,有时甚至让我们都不太“respect”她,言语之间常常有心无意的轻慢待之(并没有恶意,但如果人真的有足够的修养,确实是不应该有的行为。可能这也是人虚荣心傲慢心的通病)。

然而,老天总是这样,逢上缺点什么,也给找补点什么。由纪惠小姐的历任女友,都精精灵灵的。之前的人精姐姐不必说了,前两年的小女友一号,也是十分出色、很拎得清的人物。这次的小女友二号,言谈举止,也都妥妥当当,有条有理。而且,小女友们还都很会做饭,照料她老人家饮食起居……

两人最近要去中欧玩耍。小女友二号本就有游学经历,一切的一切,稳妥打点了。我们在旁边的一干朋友,倒是有点瞎操心,对小女友二号说:“菇凉啊,你记得盯紧了她,她的英语很差,人也迷糊,莫要让她遗失在了异国他乡。”(之前由纪惠小姐不认识“toilet”的梗,群众都很难忘。)

瘫倒在家的马哥曾就此事发表意见:为什么!为什么命最好的竟然是由纪惠小姐!

我倒并不羡慕由纪惠小姐,毕竟各人有各命,从前也看着她独自生活了许久许久,人也是焦急得不行,这几年好不容易转了运,该她享福。反过来说,马哥年轻时浪到翻天,这几年状态老调整不好,同样也是该她受的苦。(飘姐发表意见:马哥的问题就是,没事做,没女人,状态就差。但状态差,就容易没事做,也没女人。互为因果。什么时候来了机会,能打破这个循环,一下就振作了。)

不过,从我个人的考量尺度,以及我对由纪惠的这么多年并不够充分的了解来看,我会好奇小女友们找到了她身上的什么闪光点。长得不差当然是充分条件。但之后呢?是迷糊和反应慢,换回了忠实可靠稳定的特性吗?说起来是极有可能的。毕竟脸长得不差人又瘦,就秒掉了70%以上的对手啊。忠实可靠稳定,也都是强烈的加分点。

然而,我觉得看得心焦、深感恼火的地方是,从来都是小女友们带着她玩,需要她提供支持援助的时候完全没!指!望!小女友二号想趁着这几天秋高气爽去个牛背山徒步看看云海,她老人家竟然说我陪不了你身体不好……(我内心翻一万个白眼:就算上不了山,也该把人家送到山脚下啊……自己也趁机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去。这很难吗……)

当然了,这都是别人的事情,也不是原则性问题。大家都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嘛。

——————

哦,对了,中老年妇女新陈代谢放慢,“中段松弛”成了通病。真是十分十分可怕。

哪怕就是为了浪,也一定要好好锻炼!

——————

星期五, 八月 26, 2016

格斗少年

上次我说到师傅手下有些好勇斗狠的小伙子,没几天就看到Vice出了一段视频:

http://www.vice.cn/read/young-chinese-fight-club-boys

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热血年轻人……街娃儿,操哥,内心苦闷无法言说的青年。不过小伙子二居然是学爵士鼓的,有空再见到他我要找他请教一下节奏问题。哈哈哈。

额外说两句那个有擂台的俱乐部。之前叫私斗俱乐部,关了开开了关,整顿了好几次了。这一回好像是真的拿到执照了。我的师兄们大部分都去那里打过,有赢也有输的。之前大部分是业余人士,后来经营久了,也变成了高阶业余到准专业人士为主。打赢了好像有500块奖金。暂时好像还没有出过重伤事故。

再说两句俱乐部所在的大厦。那真是一个超现实的存在,本来开发商是想着在一个有点过时的原高档社区里整个高档商业楼盘的,哪晓得一来二去,租户净是些边缘产业:二次元周边店、纹身、电声酒吧。开发商本来眼睁睁地觉得,项目黄了,哪晓得没过多久,这里就成了奇异青年的聚集地。各种小众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实在要佩服基都人民真会玩。

这大厦设计很奇异,界面对用户十分不友好,明明是一幢楼,兴妖作怪地分为两栋,而且走廊打通。大堂虽然是宽敞阔大,可一走进左右两侧的走廊,分分钟切入迷幻异世界。电梯奇少,行驶速度慢。电梯门口总是排着长队。白天这里也算正经,有各种外语补习班、舞室、射箭馆、健身房,有着纯良面孔的小同学们聊着今天的课业,撑死了聊的是某某老师长得不错看;一到晚上,这些商家就关门,另一些商家,包括上面说的私斗俱乐部、电声酒吧、二次元女仆装咖啡厅,则开始迎来川流不息的群众。电梯里挤着各种嗨大了的黑人白人印度人,好不容易碰到国产的面孔,说的话题也都是玄龙门阵。

总之,正常人晚上去耍一盘,元气要半年找补得回来。

星期一, 八月 22, 2016

江湖女儿多奇志

新舞室的两位教练,即便在我这种自认为是“万能青年”的眼里,也是更加万能的青年。在管上技巧方面,她们一个侧重于力量,一个侧重于柔美,真个是刚柔并济。性格上也是一个粗犷一个细腻,实在是天造好搭档。(放心,这两个绝不是L,都是花指甲要涂来飞起、锋利到可以挖下一坨肉的。)

尤其那位负责软度的教练,技能树开得那叫枝繁叶茂。走上跳舞之路前,在祖国的大南方当酒店清洁员!练钢管一年半以后跟她的小伙伴(就是另一位教练)一起拿到了全国锦标赛双人舞的冠军!这是专业方面。

租来的舞室是个半地下室,石灰墙面老旧。她从淘宝上买了墙纸,用一个休息日把墙面裱了,贴得整整齐齐。

舞室面积太大,需要隔断,她买了便宜的纱绸和小型缝纫机,又用了一个休息日,美美的隔断做好了。

新裱好的墙上需要一些装饰,她把自己照片里的舞姿,描了轮廓线又放大了,找喷绘店打出来,贴到墙上像模像样。(我每个星期去舞室训练一次,每次都看到舞室一点点地变得更漂亮,然后发现所有的事情竟然全是她一手操办,都会觉得“真真是不可思议。”)

每次和搭档比赛用的演出服,统统是她设计缝制。这是实际动手能力。

也别以为人家是清洁员,就不能舞文弄墨——舞室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内容、视频、图文混排,她一手包揽(人人都知道微信公众号那个后台是出了名的难用)。

(另一位教练比较懒,这些方面就不太行,但爱干净,会做饭,比较外向,外联工作搞得好。)

星期二, 八月 16, 2016

体能,体能……

奥运期间全民为体育嗨。

我都的格斗圈也有了一桩重要的比赛。据说是帝都来了金主,出钱出力,要在基都陪都两地各门派的武馆里组织一场业余人士参加的大赛,分类有拳击、泰拳、综合格斗和巴西柔术,甚至还有混合双打,兵器对打。

我的拳击教练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加上他手下也有一群精兵强将的弟子,兼之想打打名号扩大生源,就跟弟子们说,你们有想参赛的,这几个月给你们做个强化训练。不参赛的也可以跟着练练体能。

我么,当然是不参加比赛的啦!毕竟,打红了眼的事儿谁说得清,风险不可控。能到场围观就很满足了。

但我觉得不妨参加个体能训练试试看。于是在一个大清早,我跑去参训。一开始就要跑3000米(400米跑道跑7圈半)。我很久没跑过步,只跑了4圈半就不想跑了(感觉不是跑不了,是没有跑的意志力),用时是6分半?8分半?还是10分半?我实在记不清了,当时脑子不太好使……差不多就是200米一分钟吧。(补充:开始我记错了,写成4分半了。因为跑完了不太清醒,并没有什么跑者嗨。没有要吹牛的意思,是真的不喜欢跑步,也没有练过,所以在跑步方面很弱鸡。)。

然后是爆发力量训练。包括砸轮胎、轻负重的卧推、弹跳这一类的。我和另一个女孩子搭档,她力量弱一点,所以是按她的负荷来做的,感觉还好。但是!上午练完之后,我就差不多报废了,下午就回家睡觉去了(之后腿杆酸痛了三天)。而跟我搭档的女孩子下午继续参加了技术强化训练。

第二个星期,我吸取了经验教训,只参加下午的技术强化训练。前面还好,然而最后一项循环打沙袋环节,还是把自己打废了。前述的同一个姑娘,上午练了下午练,沙袋环节也硬撑了过去。

所以其实体能还是差啊……真要让我打3个两分钟round,我怀疑自己撑不下来。

星期四, 八月 11, 2016

在罗马的烈日下(三)

因为此行大部分内容都是逛教堂博物馆美术馆听歌剧或者音乐会,一晃神就觉得自己像个文盲。

圣经旧约新约故事记得不太齐全;古希腊古罗马的历史和神话,不管是人物还是情节,都马马虎虎糊里糊涂;文艺复兴的来龙去脉也只知道得零零落落。这样一来,背景文化素养方面一塌糊涂,不管是中世纪的宗教画、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及雕塑,都只能看个闹热。从技术的角度讲,油画的作画技艺发展搞不懂,雕塑更是两眼一抹黑。

很庆幸的是,去年我好歹是把地中海史诗系列三部曲(就是《1453》、《海洋之城》和《财富帝国》)给看完了,威尼斯的历史总算还零星记得。而出发之前买了盐野七生的《文艺复兴的故事》,可惜竟然忘了看……

临时抱佛脚看了知乎上这位大仙儿的专栏里讲意大利的那几集(https://zhuanlan.zhihu.com/artalk);然后又把陈丹青《局部》里的《圣马可教堂》和《巨人的战役》这两集翻出来重看。看了实物再来看这些补充,解惑感杠杠的。

以前美莎也跟我抱怨过,碰到外国知识青年,自己良好的自我感觉就会崩塌。我这一回算是感受到了。

————

还有一件事印象也是极其深刻。在威尼斯火车站,有个角落里摆了一台钢琴。同行的朋友之一从小学钢琴,坐上去戳了几个键,退回来说:“琴弦也不知道多久没调过,走音大大地。”

可就是这样一台琴,短短半个小时里就有三四波游客上去弹。下图蓝衣服小伙子是第三波,欢快地弹了各种流行小曲,还能变换乐曲风格;粉红T恤小伙子听得兴起,就跑过来和他四手联弹。接着两个人又玩起了即兴……后来听蓝衣服小伙子说,自己练了一年半而已……

呃……我再次觉得自己是个没受过教育的纯·文盲……

学音乐的朋友宽慰我们说,练到他那水平不难,一年半也够了。我和另一个小伙伴说,也许是不难,可看到小小一个火车站,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么多能把音乐玩起来的人,还是感到很震撼。

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