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二, 十二月 27, 2016

揪心呐!——年终总结

每年快年终的时候,我会点开自己的豆瓣书影记录。刚才清点了一下,赫然发现今年全年就看了十来本书,顿时觉得揪心极了。

一月读了三本书,五月读了三本书,其他有些月份,竟然,神秘地,蒸发掉了。对我来说,一个月没有读书,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啊,我真的无法想象,也无法回忆。我不是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翻书下饭吗?!

——好吧,我忏悔,现在我的下饭菜读物成了知乎。而且,大概有两个月的样子,我每天重温三两页三言两拍文夹白式中文,这当然并没有登入豆瓣。

电影看了四十来部,还算正常,再加上追剧的时间……唔,还是应该多用点空闲看书,平心静气,保持专注。前一阵用三天时间入神地重温了《杀死一只知更鸟》,很美好的体会。

为了平息自己的沮丧,我上亚马逊清空了最近的购书单……然而!我的书架已经快倒了!

——————

翻了翻2015年我对自己的期待(点此),基本上该做到的,都做到了。

口琴,坚持吹了,每天咿咿呀呀半个小时,很有进步,现在拿着口琴要吹给没听过的人听,还是能装一装,比格算是略有一点点。蓝调还是没攻克。明年继续。

柔术,坚持练了。每周一次。虽然还是白色道带,总算带两条杠了。跟每天训练的小伙伴不能比。道馆里有个姑娘接触比我晚几个月,但自从接触了以后,几乎每天都练,如今已经升蓝带了!至于我自己,明年不知够不够水平升蓝,但贴上三条杠问题不大。

拳击,坚持练了。每周一次。出拳比以前出得漂亮多了,步法入门了一点点。身法,渣。手法,渣。很有趣,明年继续练。

攀岩,坚持练了。每周一次。自我感觉退步得厉害。再加上好几个小伙伴一周两练甚至三练,功力猛涨。相比之下,我就更觉得自己退步。但按旁人的观察,应该算跟之前持平。明年继续。

钢管舞,也坚持练了!还是每周一次。这个项目我练得最累,因为是跟着专业班练,每次拉伸+体能+管上技巧,四个小时以上。然而我僵硬的腰和腿和肩啊……总之我连竖叉都还没劈开。

不过也是解锁了一些成就的,至少,知乎钢管舞专题下的大部分管上技巧,我能搞定,只不过,涉及到腿腰拉伸的环节,就做得死丑。

按去年上的舞校标准,在管上串十个技巧就算结业,我也能做到。今年夏天转校之后的老师水平更高一些,教的东西更难一些,但同时,也教得更扎实。

不过我一开始就发愿想练的大招——前水平和人体旗帜,目前还没有解锁。我会继续练下去。希望明年有一天就解锁了。

考虑到每项运动一个星期一练,老实说进步都不算特别快。尤其跟只专注练一个项目的小伙伴比起来,更是惨遭血虐。看到别人很强的时候,我还是感到着急的,不过静下心来想一想,觉得自己也还不错,享受了每一种运动的乐趣。

20161227201243

爸爸今年身体不错,妈妈也很好,我很宽心。希望他们明年也玩得开开心心的。

——————

至于去年最后一条愿望,哈哈,炮友们来了又走了。也都曾留下过美好回忆。我也觉得还算满意。

唯一没能解锁的,是独自旅行的技能。然而,上天自有美意,帮我解开了聚众旅行的技能。也是可以的。

————对明年的期待———

就跟去年一样吧——认真工作。坚持运动。享受生活。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碰到精彩的人,快乐地翻滚。

星期五, 十二月 23, 2016

中年妇女的丧,和,喜悦

——丧篇——

年底又到了,频繁聚餐模式正式打开。大食袋俱乐部又聚会啦!最重要的当然是交换各种八卦。

话题的由头是从何洁跟男人离婚的消息打开的。已婚妇女们一致认为,在家庭生活上,这个男的除了弱鸡,基本上就是国内当爹的正常直男的样子,并不算得太离谱。(八卦消息里何洁自己也说过,郁闷的时候打听了一下身边朋友的男人们,都差不多,心情才好了一点。)当然又弱鸡还疑神疑鬼还要去抓奸还抓不着还惦着分家产还不过大脑给情感热线打电话还曝光家里的隐私,这是另一回事了。

说到这里,朋友之一无声无息来了一句,“唉,其实前一阵都拖着男人去了民政局了,临到叫号,男人说,‘先出去抽根烟谈一谈,’结果就没离成。他不愿意离,但在我这儿,离不离也就这么大回事了。”

朋友之二说,“纳尼?你都到了民政局了都没离成?!”顿了顿,悠悠地说,“隔一阵,你们要是听说了我离婚的消息,可不要吃惊哦。”

朋友之三说,“嗨,咱们当中,谁离婚的消息都不是新闻好吧!离个婚嘛,哪天缘分到了自然就离了。”

我回家后给美莎转述了中年妇女的故事,美莎哇哇大叫说,“你朋友里难道就没几个欢乐喜悦、活蹦乱跳的中年妇女吗?!”

我说:“不呀,大家其实都挺挺欢乐喜悦、活蹦乱跳的呀!可是中年妇女就是自带这种丧啊!两者并不妨碍嘛!”

美莎想了想,“嗯,倒也是,中年妇女是挺丧的。不过中年男人也很丧啦。其实国外的中年男女也很丧。不过国内的大家们尤其丧。”

唔……那也是没办法。

——喜悦篇——

上一次的聚会故事里提到了这样一个八卦(主要看下半段):

http://lacool.cc/flatpress/?x=entry:entry160924-143022

直姐讲述了这个八卦的下文。

直姐说,作为一枚姬佬磁石,她机缘巧合认识的这个台湾妇女,人长得算伸展,做事又干练利落,所以免不了走得比较近。直姐跟一家手工烘培店的老板相熟,带着妇女去拿过几次点心。烘培店店东也是一对姬佬,温馨有加,看得台湾妇女大受感动,拉着直姐就讲起了自己的纠结情事。

然而,直姐这样说:“开始呢,我倒还蛮有兴趣听听她的八卦,但后来,她把自己狗血故事里另一个女主人公的照片给我看了……”

我等当然竖起了耳朵。

直姐接着说,“……于是我就再也不想听她的破事儿啦!!!”她锤了锤胸口,又说,“作为一个颜控,谁要听主人公长得不好看的八卦!”

大家哄笑,追问主人公到底有多不好看。直姐翻了翻手机想找真相,最后只找出了台湾妇女的照片,她说,“总之另一个长得很不好看,我连照片都懒得保存!”

聚会又一次在大家大开地图炮、感叹基都普通人颜值也高于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笑声中结束了。

吃完饭,几个人就着雾霾和夜色,快乐的在满地金色落叶的背景里拍了照。照完各自出挑选自己照得最好的照片美图以后发了朋友圈,在一片点赞中喜悦地过完了这一天。

星期一, 十二月 19, 2016

隆冬将至

全家找了个周末,给爷爷庆祝生日。爷爷在带看护的老人院住了快两年时间,神智愈发不太清晰。腿部肌肉没有力量,从轮椅上起身都很困难。对儿女们几乎也快忘光了。

庆祝完之后,我陪姑妈送爷爷去老人院,姑妈给负责照看的护工带了份治疗颈椎病的小礼物,也是希望护工对爷爷不要失去耐心。

从老人院返回的路上,姑妈一直在唠叨自己的女婿,唉,就是我大表妹的婚姻啦。她眼见着自己的女儿结婚好多年,孙儿也照料了两年了,女婿还在阿富汗,而且的而且!这几年来,女婿一文钱家用没给!养儿的钱都没给过!

这一回姑妈的女婿回家探亲,我大表妹拉下脸来说,“儿子已经两岁了,你还没给过养娃的钱呢。”女婿竟然说:“啊?你以前都没要过钱!”我大表妹说:“以前没要过,意思就是你可以不给吗?今年经济不好,我的工资现在养儿不够用。”

这样说话,算是说得很明白了吧。这位姑爷竟然也只悭吝地打了一个月的养娃费来,说明年开年再转两个月,现在还没见到水响。

据我所知,他所在企业派驻阿富汗的员工薪资,少说也是500K,何况阿富汗也没地方用钱,养自己的娃却手脚如此之紧,真是不明白其中道理,难道真是被说中了是基佬吗?!但基佬对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至于这么吝啬吧?而且他对儿子的表现也不是不喜欢……真是个谜。

这次聚会上见到了自从修佛以后很久很久不见的婉君表妹。唉,她又长圆了。然后,修佛修得太专注,跟家里人的相处越来越有点障碍。听她话里的意思,她是真心想修出了断因果的成就来……我这叫汗啊……

全家人也都在汗ing……唯一让家人稍感安慰的是,她买了辆新车。小时候曾觉得,只看重物质的东西,这是多么虚伪啊。但我看到她买了新车,竟然也还是感到,嗯,怎么讲,放了一点心,至少还像个活在俗世里的人吧。

星期天, 十二月 11, 2016

矫情得不接地气

基都除了基多姬多之外,还一贯盛产男女文艺青年,此种趋势大有越演越烈的迹象。随便上个柔术课,即可认识一大堆社会闲杂人等,包括但不仅限于:摄影师,纹身师,卖多肉的,搞公益的……凡此种种。

标题这句话,出自柔术课上一位姑娘的自述。小镇青年,大龄文艺未婚女性,搞绘画的,专业美术出身,放过洋镀过金,工作之余跟朋友一起办了个文艺调调的绘画班。

她来上课很少,我们偶遇一次后交换了微信。虽然未再见面,但逐渐发现,她是窦文涛的忠粉,前两天蒋方舟相亲的文章贴出来之后,她写了篇自己的相亲奇遇,我看了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她说:

妈妈开始着急……只身前往人民公园,替我相亲,找来一堆男生资料,很多都是北方农村来成都发展的孩子,研究生以上学历,我问妈妈为啥找穷人,为啥找外地人,妈妈说,之前我找的男生都看不上我,是不是因为他们经济上太强势了,也许找个农村人、外地人,就会珍惜我。感谢亲妈的关爱!

成都整体来讲还是早婚,出来相亲,多半是被迫单身。男生如果经济条件尚可,多半是外形或其他有硬伤。每次出门,经常被吓到,跟我妈说,“我不喜欢秃顶、肚腩、个子矮,我不喜欢……”但是我一想,我看别人很失望,别人看我应该也挺没兴致的,别给人摆脸色,于是我都礼貌相谈,一开始就说自己很差,希望别人知难而退。

后来又顺藤摸瓜去偷看她写的其他小文章,也都写得挺好的。总之,发现这城市里潜藏的另一个文艺女青年,还是偷偷地觉得很开心。感谢这妖孽横行的基都。

下次如果再有机会见到她,我一定要劝她多上柔术课,文艺男青年的资源,柔术班里妥妥的有啊!!而且的而且,至少师兄弟里没有秃顶和肚腩啊!

星期四, 十二月 8, 2016

年轻人不需要鸡汤

我自己不太喜欢“鸡汤”,偶尔也看,看完就算,从不当真。但昨天看到一篇鸡汤,觉得仿佛有一万只猫在心头抓挠,不吐不快。

是这一篇:

爱上一个已婚的拉拉怎么办? | 陈雪信箱

有人说,陈雪的意思说得很明确,就是“别想太多,要么就分”的意思。我不这么看。我自己是个头脑简单的人,我看第一遍的时候,通篇只看见了“真爱最大”;等回过头来看第二遍,才发现作者笔下另有玄机。

然而这篇文章是写给那个去信询问的23岁的小姑娘的。我扪心自问,以我当年23岁的心智和经历,我真是看不懂那些另有玄机和话内机锋。

年轻人不需要鸡汤,因为年轻人有的就是热血,不撞南墙心不死;年轻人是,你就算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她也要照着自己想的去做。

所以,如果非要给年轻人灌鸡汤,至少得把你想要说的观点,明明白白地摆出来,不要说得模棱两可,一会儿是真爱,一会儿是成全。在这方面,我觉得不加v老师绝对是典范。

下面开始摆悬龙门阵。

曾经遇到过个年轻人,是真跟链接里写信的那个年轻人一样,脑子不太清醒,但比23岁的年纪要大个几岁,人长得标标志志,一张“好学生”脸,有着没受过人欺负的清澈眼神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90后的城里年轻人,很多都有了没受人欺负过的清澈眼神儿)。

小姑娘玩软件,摇出了个异地已婚已育短发中年妇女。一开始,她当然是拒绝的,又异地又已婚已育,什么鬼,拉黑。然而老司机的道行深且脸皮够厚,知道微信“申请为好友”可以留言,就不停地用这个功能跟小姑娘磨,磨来磨去,小姑娘觉得,“管他妈的,反正是异地,难道她能把我吃了不成?”于是又重新加上,聊。

这一下算是引火烧身,三聊两聊,老司机把小姑娘给编进去了。隔了不多久,老司机就跑去见小姑娘了。

见完面之后,小姑娘把老司机再次拉黑!

然而老司机见面的时候不知怎么已经把小姑娘的手机和座机都编到手了。轮番电话轰炸。

总而言之,又把小姑娘约出来,这一回睡了。

之后各种套路、各种甜言蜜语、各种许诺要离婚但各种离不成……种种,种种,不提。

总之到我机缘巧合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小姑娘的所有朋友都告诫她:你交往的那个已婚已育老妇女是不靠谱的,麻烦你快点跟她断吧。而小姑娘还在眼巴巴地等着老妇女离婚。

老牛吃嫩草,不知道为什么嫩草总有一种蜜汁自信,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跟链接里写信的那个小姑娘一样。但归根结底,还是老牛占便宜。

年轻人的优势是年轻,玩儿得起,从头来过沉没成本低。所以,真不幸遇上了这种会死缠烂打的已婚已育中年妇女,请带着“见见世面积累经验值”的心态睡一睡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