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 comments

  • No comments

星期四, 二月 2, 2017

“为了爱,浪一生”

过春节期间和从魔都回来的老友见面。她惭愧地说:“中秋节的时候,都不敢来见你,因为胖变形了。后来回去之后每天游泳,游完了不吃饭,掉了20多斤,终于能够见人了。”(可见处女座唠唠叨叨逼死人的功力深深地刻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老友也是个豁达的浪人,多年来走南闯北,学霸属性。她工作的行业这几年一路往低,虽然她自己基本上考遍了整个行业里能拿到的一切证书,但大势所趋,无可奈何。身边的女朋友也换了不知道几茬,洒过无数狗血。然而她自己还是挺乐观的。

聊天中,提到我们在魔都的一个共同熟人Z,说:“Z长胖了。被现任折磨得要死不活,人都颓了。她现任就有点类似你前搅家,是个凡事儿都愿意敞开了说的爽朗姑娘,open-relationship耍得得心应手。Z比较专注又不够腹黑,哪儿hold住这种妹?接受不了又不愿意分手,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人也霉不烂扎的。”

我们共同为Z叹惋了一阵。然而老友立刻把话头转到了Z的现任身上,甚至眼睛为之一亮,“我很欣赏这个妹,跟她见过面,她也是基都人浪在魔都,跟前任在一起好多年,后来散了。没结婚,一直死磕着,在魔都,当然也置不起业……可是我不知道她到底看上Z哪样呢?我问过她,她说早晚还是会跟Z分手的,但Z现在不愿放弃,又对她很好,所以……唔……可怜的Z……”

再接着我们转到了另一个话题:能死磕到底的女同志是不是都有点过分看重生活中“感情”所占的比重,所以导致飘离浪荡者居多。就类似去年看的那部《Grandma》,年轻时也曾有无数风光,到了老手里没有啥积蓄,然后脾气又臭。

我回忆了一下,按照我交友的偏好来说基本上是这样,基本上都见过很大的世界,不是那种手特别紧爱储蓄爱置业的人,再年轻些的时候哪儿有爱情往哪儿奔。倒也没什么不好,但放到冬天以及“不再那么年轻了”的对话背景里一说,似乎会显得有点凄凉。

然而我又想了一想,在凡此种种可见的生活轨道里,这绝对是不算差的一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