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四月 30, 2017

记一次如释重负的分手

前一段时间在跟网上认识的一个小姑娘交往。大家date了几次,吃吃饭看看电影近郊玩了玩,小姑娘就提出,要不咱们交往一下吧?我当时觉得未尝不可,就说大家试试看吧。

虽然我总爱幻想自己是个不乏趣味的人,但事实证明,这纯属幻想而已,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日常生活里的我,相当无趣。比如说,生活过分有规律,一个星期该锻炼的几天,雷打不动。然后工作过分不定时,白天也工作,晚上也工作,周末也在工作,甚至锻炼完了又在工作。如果是一个人生活,这叫做自律,叫做纪律性强,可跟人交往,这就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小姑娘是正经上班族,平常下了班想跟我date一下,我去锻炼身体了;周末想一起玩耍一下,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锻炼身体。我也约过她要不要周末一起练练柔术——好吧,这个爱好不免太过诡异,人家不接招。她抱怨过我好几次说,“到底是陪我重要还是你的训练日程重要啊?”我心想,喂,我的训练日程是好不容易才安排得这么顺畅、没有冲突的呀。

冬天的时候我努力想做个好date。我跟她讲,我的训练日程是如此这般安排的,星期一星期三晚上我休息,不锻炼;星期六不训练全天有空,周日上午要训练下午有空但隔一周要回爸妈家。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有这几天才能来找你?”我以为她理解了,激动地点点头。小姑娘其实并不理解,但她还是照着我说的,尽量在这几天来找我。

结果,过了不到两个月,我就开始跟朋友们发牢骚,“天哪,一个星期要陪小姑娘三天,累死我了!很多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待着,不想跟人说话!”

等冬天过完了之后,小姑娘的工作和住处都有所变化,过来得不那么勤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好轻松好愉快,就这样date就好了嘛!

再然后又过了不久,小姑娘有两个多星期都没来找我,微信上也不说话。我心想,这……是不是出问题了?我要求跟小姑娘打个电话,小姑娘不接茬。我又在微信上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于是小姑娘说了,“我觉得这样不像在耍朋友啊……从一开始就不像……”

说实话我挺囧的。从理性上,我觉得小姑娘的诉求非常合理,她需要两个人交往的亲密度。但我做不到。So……

另外:小姑娘是《奇葩说》的粉丝,《奇葩说》前两个星期有一集的内容大概是探讨,分手要不要当面说?后来反方(也即“分手不用当面说”)获胜。

我自己的话倾向于当面说,以我对小姑娘性格的了解,她肯定是“不用当面说”的支持者。我有点怀疑她是看了这一集《奇葩说》之后,终于决定跟我在手机上摊牌。后来我跟朋友们吐槽了一下,朋友们则说:“你可要感谢《奇葩说》才对!”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结果的确是“分手伤害”最小的。

星期四, 四月 27, 2017

天腐有多腐?我都不想说了……

最近怎么接二连三碰到这种事呢?我大天腐的人品真是要爆发了。

本地培养攀岩爱好者的大专院校有三所:一所是体院,一所是理工,一所是烹专。

体院的学生,攀岩拼身体素质,技术粗糙,风格粗暴,男生身高臂长力量好,女生臂长身高有力量,都是一跳能跳八丈高那种。

理工的学生,男的大多一开始是羸弱不堪的秧鸡儿文弱眼镜儿,女的一般是弱不禁风、一吹就倒的样子,但满脸的表情都写着:“我能坚持下去的,教练!”

烹专的学生么,气质上比前两所学校要逊色一些(因为前两所大学都还算是同学们正儿八经考试考进去的,烹专有点类似职业培训学校,人员构成比较杂合),风格流派不那么明显。

许多年来,岩馆里但凡是大学生攀岩爱好者,必定出自上述三所学校之一,没有例外。

有一天,一位很多年前毕业的理工学姐跑来岩馆跟大家玩耍,她属于理工学生里少见的身高臂长力量好类型,所以当年训练的项目是讲究爆发力的速度攀岩,毕业以后爱上了骑自行车,曾经自作主张报名铁人三项,第一次参赛就拿了个全国第九(游泳和皮划艇是赛前现学的),可见身体素质真心是好。现在每天骑共享单车训练,一骑就骑个三四十公里(共享单车骑三四十公里真的很具体,我骑最轻便的ofo也就骑10公里就拉爆了)。

她的几个学妹们,今年夏天马上要参加大运会的攀岩项目,正在艰苦训练。在场的还有几个体院今年要参赛的学妹,也都在艰苦训练。总之呢,大家就边练边玩耍边八卦,我也凑个热闹跟她们一起爬一起练。

体院的学妹们当中有个女孩子,假设说姓王吧。样子一看就是,踢得不能再踢的那种。我怀疑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只是平常很少说这些个人八卦。但这天因为有个很久不见的学姐在,这一群女孩子们就呱呱呱,把八卦的祸水引向了她。此时王同学正在高岩壁上训练,突然之间同学们就帮她出了柜。(我在一旁听了大家的八卦,微笑不插嘴,但心里想着,“可怜的王同学你就这样被暴露了。哈哈。”)

大家八卦至此,碰到王同学正要爬线路难点,动作做得十分艰难。于是下面一群女生就开始为她加油助威。加油的号子是这么喊的:

“王总!女朋友来了!加油啊!一定要通过难点!”(王总在岩壁上颤抖!)

“王总,另一个女朋友来了!赶紧地,通过难点啊!两个妹儿都看到你在!”(王总抖得更厉害了!)

这时王总真的已经快要从线路上掉下来了。最后一个人惊抓抓地喊道:“王总你不能掉!你第三个女朋友带倒娃儿来咾!你弄死都要爬过切从上面溜撒!”

王总不负众望地脱落了。底下她两个同学互相埋怨:“你看嘛,你咋能说她娃儿来了呢?把人家吓倒了嘛。”“对的嘛,我就是要激励她撒,喊她雄起撒,便宜爸爸不能便宜当撒!”

我的肠子都快笑断了。

星期二, 四月 18, 2017

问君能有几多腐?天腐那么腐

天腐之国有多腐?我都没能料到。上次见到一个姬佬我都大惊小怪,哼,哪晓得!黯得深的还有三打三个!

今天去舞室,早课练完吃了午饭,跟教练还有另外一个年纪比较长的已婚大姐在教室外吹牛打屁。上次说的那个大长腿黑指甲打了药做了下巴的姬佬丧丧地提着午饭过来坐下。

教练开玩笑地问她:“谁欠了你钱没还?怎么这个表情?”假下巴姬佬长叹一声说,“哎呀,人家失恋了!”教练说,“多大点事儿,再找再找!”然后大家本来就准备换话题的。大姐却追问了一句,“跟男朋友分手了吗?”

姬佬也是耿直girl,解释说,“不是跟男朋友分手,是跟女朋友分手啦。”

大姐“哈?”了一声,“女朋友?你不像啊?你又不男性化。”

姬佬说,“对啊,我不男性化,可我喜欢男性化的女的呀!”

像这种时候我本来都是抿嘴而笑绝不插嘴的!可是!大家的矛头突然之间就对准了我!

大姐冲着我,对另外两人说:“哈哈,说到男性化,最男性化的难道不是她吗?”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怎么接话!可惜惨剧才刚刚开始。

教练接着这个话茬,马上追着我问,“对啊对啊,我一直不敢问你。你是不是呢?”

我惊讶地把眼睛睁得更大了!!

然而我还来不及接话,假下巴姬佬就落井下石地说:“对啊!我第一天看到她,心里想,‘这个人好男性化啊?!怎么会这么男性化呢!’”

好了,你们真的是够了!我本以为自己黯得好,哪晓得早就遭群众雪亮的眼睛看穿了!

我很希望我的脑花儿反应得快一点,然而在这连珠炮般的信息冲击下,我丧失了笑着反问“你们猜”的能力!!但又不愿说得太直白,就说,“饿了的话都能用。”

教练继续问:“那你都用过?”

我总算恢复了点神智,开始微笑不语。教练不放弃:“那在都用过的前提下,你更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呢?”

我说,“送给我两个吴彦祖彭于晏,我肯定会冲上去用。可是在现实生活中的话,我可能还是偏重女的吧?”

大姐再次杀出补一刀,冲着假下巴姬佬说,“那就跟你一样。”

假下巴姬佬还来不及做出回应,教练说出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消息:“我们这个舞室是怎么搞得?!加上你,我们现在已经有五个了!”

我下巴掉在了桌子上:“啥?”

教练说:“就是加上你,一共有五个弯的啦!她(假下巴姬佬)一个,还有那谁,那谁(另外两个女学员),和那谁(舞室里唯一的一个男学员)!”

我同情地对教练说,“教练,你要反省一下,我们这个舞室学风怎么这么不正!!”

教练抓狂地说:“我怎么知道!一个是!两个是!再来一个又是!我都不知道冲了哪门的喜。我们直的成了少数派!”(是的,如果教练所说准确无误,舞室里真的是弯一半直一半啊。)

星期二, 四月 11, 2017

小妹儿们的审美真叫人捉急

上次说到舞室里有个新面孔的姬佬,大长腿加黑指甲,一张有点睡不醒的脸,我一直觉得她长得有点像谁,今天终于想起来,像五官更立体、线条更硬朗一点的春夏,并加一个不太明显的林青霞式屁股下巴。本来是一张非常有特色且很好看的脸。然后是个黑皮,属于本地比较少见的“黑里俏”。

但是!但是!但是!

今天去上课看到她,脸长得怎么齐整了不少?脸部线条变得柔和了!屁股下巴变成了尖尖的整容下巴!

我大惊失色,问:你怎么长变了?

小妹说:“我刚去打了两针美容针!我想要下巴不那么方,我要它尖一点!”

我闻之绝倒……真是心脏在泣血啊……我真的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放弃自己最个性化的地方去换一个整容下巴。

我好想给小妹转发这篇文章啊:

https://www.douban.com/note/614982726/

星期六, 四月 8, 2017

暗战江湖

本城教正规拳击技术的拳馆不多,站立格斗的话,泰拳馆和综合格斗馆这两年比较热门,开了一家又一家。目前以拳击为宣传号召的拳馆,一共就一家半,我教练这儿算半家,然后跟另一家馆,出于各种原因,互相不对付。

我投入这个教练门下之前,也曾打算到另一家馆去试课的,后来发现教练靠谱,就没折腾。再加上去年本地搞了一场民间格斗比赛,我仔细看了比赛,能把“拳击”打得像“拳击”的选手,除了我教练教出来的,别的馆竟然没有。只有我教练教的学员,跳动有节奏、能打引诱、能打假动作、能打迎击、挨了拳之后能来个摆拳后撤脱离。

别的馆教出来的路数,都是“敢打敢拼”一卦,硬抗一轮拳,冲进去贴身打。贴身打之后也是一通乱拳挥舞,这就也包括另一家拳馆的学员。我之前学过两年泰拳,也都是学的这个路数,学了两年除了“敢打敢拼”之外,技术上真没有什么长进。

之前教练亲自带课,我们的训练小团队是很团结的。但也就是在去年那轮比赛之后,又另外有一家综合格斗馆看中了教练的技术,把他请去教自己旗下的职业和半职业选手。估计是这家馆开出的薪水很不错,教练自己的小摊子就有点无暇顾及。一个星期,原来有三堂课,都是他自己带;现在呢,一堂课他自己带,一堂课让师兄带,另一堂课干脆改成了体能课,到教练所在的学校去跑圈圈举铁……

我本来一个星期就上一堂课,有时候能碰上教练,更多的时候碰不上,但也没有太大所谓,因为我本来基础差,跟着谁练都感到自己渐渐有进步。但其他一直是每周上三堂课的师兄们就感到不太愉快了。于是来上课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三个人,有时候四个人。当然我觉得也很好,教得多细致啊,练得多仔细啊。

这些没来上课的师兄们,陆续转到了前面提到的那家拳击馆。接着开始挖我师姐的墙角,说新馆那边练习人多,器械完备,氛围更好。搞得我师姐心里也痒痒的。我师姐一个星期也只练一节课,我俩是约好时间一起来的,她要是再走,我都不知道师傅这边还要不要维持下去。而如果取消了这边的场地,不管是到师傅另外的哪家馆去,都好远啊……反而是竞争拳馆的距离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想到这一切,不免有点焦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