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一, 四月 3, 2017

白先勇讲红楼

说起来,我有个奇怪的阅读问题。《红楼梦》本身我是抵死看不进去,从小到大,努力过不知道多少次,并无一次成功,但有关《红楼梦》的书,我简直是翻着花样地看了个遍。各种入流不入流的,余英时的看过,刘心武的看过,蒋勋的自不必说(不管文化常识的黑点有多少,但我还是坚定不移地要说,蒋勋讲得真的很好听!),豆瓣上了白先勇的讲解之后,我火速把天那么厚的两册买来,一个星期就看完了!(之所以要用看的,因为白老先生说话不清晰,而且听起来实在是太慢了!!着急呀!)

我比较喜欢蒋勋和白先勇说《红楼》的一个点是,他们俩基本上是顺着原著一章一章地“导读”(这对一个看不进去原著的人实在是太棒了)。然后,他们又用很符合文化传统的方式把那些我看不懂的话的言外之意给说出来了(是的!我就是一个看不懂言外之意的人!)。这两点都让我在读的时候分外感动。

白先勇本身是很好的小说家,看他剖析《红楼梦》的写作技巧和写作视角的变换,对比“程乙本”和“庚辰本”在语言上的取舍,非常有意思。但更有意思的是,他认为后40回也是曹雪芹写的,而且写得很好。

这一点真的太好玩了,我自己读《红楼梦》读不进去,但前80回和后40回行文用笔的截然两样我还是完全看得出来的。更何况白先勇前面讲“程乙本”比“庚辰本”好就好在,行文简练,价值观公允,对任何人都不加臧否。可后40回在这三点上都是崩坏的呀!我简直不能相信白先勇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这书看起来还是很好玩。我很认同白先勇说中国人的处世哲学是儒释道三家一体,年轻时入世,读书考功名;中年时有了些经历,就开始坐而论道;年纪大了怕死,出家,修佛。放在现在,文艺女青年中年之后搞灵修,大肚子中年男人们盘珠子喝茶听国学讲座,也是一个道理。思想上开始想着寻自己文化的根,但本来思想也就只有那么一点,根也真的不够深,当局的以为自己真的在寻,旁观者看了只觉得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