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八月 30, 2017

后知后觉,来个八卦

我从去年七夕的时候,在围脖上追一出百合漫画,叫《亲爱的L》,画工啊、分镜啊、桥段设计啊,都很棒。

第一话

第二话

其余各话(总共十四话),大家如果看完后想入坑,请去博主家自行翻检。

不过,虽然老妇女打幼齿吃的故事很多,但中年妇女打了个高中生来吃, 其实我是怎么也不能信服。但是!其他方面真的太出色了,哪怕不信服,我还是毅然决然跳坑了。

然后就是等了一年,等博主摸鱼的时候填坑,到今年七夕,填完了。

在这期间,博主从来没露面过,但什么养猫啊画漫画这样的生活,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把作者想成了是“二次元肥宅”款。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在豆瓣上看到了八卦: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06770175/

母神张辛苑是什么鬼!

但五宝老师……竟然是一条大帅逼……。叫我跌碎了眼镜。

颜控的我必须克制不住八卦的洪荒之力啊!

星期天, 八月 20, 2017

武艺见涨

这个星期欣喜地发现,自己的柔术功力莫名其妙地提高了。连续两次上课,一回撇了一个紫带,一回撇了一个蓝带(所谓的“撇”,就是令得对方拍降的意思)。

这两个人都在140到150斤左右。当然了,他们跟我揉的时候打了一定的让手,但是以前打让手我也撇不了呀。

感觉这一回提升的是三个方面:

一是意识。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手弄不转了,腿可以上,会有意识地破坏对方的重心。此外,积累的连招慢慢多起来,一招弄不转了,还有下一招可以换。

二是握力。握力大概是练钢管舞练出来的,结果舞技涨得还没那么明显,先倒体现在武艺上了。据若干不同的人说,我一抓他们的道服,他们就很头疼,很难甩掉。好不容易甩掉了,我下招又来了。

三是整体力量。现在跟一个140/150左右的男的,正常的比划(也就是说双方均未处于打红眼了的状态),我自己的感觉是能挡住他们的攻势,或者至少给对方的攻势造成很大阻碍。今天更夸张,跟150斤的蓝带训练,拎着他背后的道服,竟然把他给蹬退后了,以前跟他揉过很多次,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有感觉。揉完了我问该蓝带,最近是不是减了体重了,怎么揉起来这么轻飘飘的?该蓝带说,应该是我技术涨了。(得意脸)

然而为虾米我还没升蓝带呢?我也不知道哇。上一次教练升了个男的小钢炮,该小钢炮练了10个月,天天练。我掰着指头想了想,我练了3年,一个星期一次,300多个小时。该小钢炮10个月大概练了600个小时……。(叹息)确实没办法,还是得时间堆够才行啊。(不过正常人一周7练,绝对是很快要练报废的感觉。)

我还是从长计议的好,升不了就升不了吧。

星期三, 八月 9, 2017

健身江湖

本地的城南一直是高消费区域。健身热潮一起,城南总是最为火热,如今城南的健身房,私教课300rmb/小时起,而很多私教的作用就是当个人肉Keep。

柔术课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城南开了个很小的健身工作室,小班(4人班)开课,一个小时的学费竟然也是200。当然,她找的教练都很专业,这倒是没得槽可吐,可对比我上的拳击课,基本上也是四五个人训练,每次两个小时以上,一节课才70啊。钢管舞上课的人多些,但一练就是一整天,练五六个小时,课费也不到100块。

有一次,朋友拉着我去城南的一家训练馆旁观。这些新开的训练馆,设备确实都是全新的,显得十分高大上,但是……教练的水平……当时一共有三个女的两个男的跟着教练一起练WOD。所谓WOD,是从Crossfit里来的词,意思是Workout Of the Day,循环训练。我记得当天布置给这些学员们的训练内容大概是:硬拉,15个;壶铃摇摆,10个;burpee,10个;壶铃深蹲,10个;单杠举腿,10个;以上内容来三轮,每轮中间加跑步3km上下的跑步。

别的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5个学员里4个人硬拉是弯着背的。几个女学员跟着练了12周,髋部硕宽,我也不知道是她们原本就宽,还是练宽的,反正那身材真是不咋地。但据说有人减了10斤。

说实话我觉得挺目瞪口呆的。

另外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高科在公号上招生,一节私教课的课费已经达到了1200元。这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做“站到了风口上”。高科是很好的教练,这可能是真的,但1200元的私教课……真的是疯了。

星期二, 八月 1, 2017

在那无法静好的岁月里

我记得大概是前几年,出版行业有个不成文(或是成过文,只是我没见过)的规定,大意是:原则上,讲文革时代的书不予出版。

我翻了一下自己的豆瓣读书单,2000年之后,比较有影响力的讲文革年代的书,《往事并不如烟》是2004年出版的,杨显惠的《夹边沟纪事》是2008年再版的,北岛、李陀编的《七十年代》是2009年出版的,《暴风雨的记忆 : 1965 - 1970年的北京四中》是2012年的,2013年出版的有陈徒手的《故国人民有所思》,但这之后就基本没有了,至少,是我的读书单里没有了。

所以,看到冯骥才新出了一本《无路可逃——1966-1976年自我口述史》,我稍稍有点惊讶。(冯骥才之前有一本《一百个人的十年》,最近一次的再版是在2016年,京东有售,小时候看过,印象有点模糊了。但一直记得这个名字,知道他是写伤痕文学出身的。)迅速下了单,买买买。

冯骥才是1942年生人,到文革的时候,人还年轻,但已经工作了,所以他的经历和知青下乡是迥然不同的。暴风雨来临之前,他是个单纯的文艺青年,跟女朋友一起在集体所有制的书画室里工作,整理古画,听听音乐,看看国内外文艺书籍,写写日记。除了考大学时因为家里背景不好被挡下来没进入中央美院之外,不算受过什么太大迫害。而且他还留着文艺青年爱留的长发。

文革一开始,突然一天,他在街上被红卫兵拦住剪了鬼剃头。再突然有一天,家被抄了。自己所有的爱好,被烧个精光;父母的东西,查抄上缴了;家里的小院,被查封了。女朋友家也一样,一天里就变成了废墟。

由于出身背景不好,两人从此以后夹起尾巴做人。好在他俩所在的工作单位也是个属于四旧的场合,绝大多数员工也全都是坏分子,基本上没有互相整治。即便如此,也发生过一些“嘴祸”。比如林彪出逃后谣言很多,他妻子跟自己的妹妹说了一句从朋友那里听来的传言,结果全家挨个被查。

这是书的前半截内容。刚开始看的时候,我想的是,这样可怕的岁月,还怎么静好?没法静好了!可越往后看,又发现:越是在这种可怕的岁月里,文艺青年越是默默地、无声地静好着(当然,前提是:祸事没砸到自己身上)。

冯骥才负责对外奔波跑业务,既给书画社拉各种跟革命有关的生意,也是为了避开单位内部的人事斗争,顺便还偷偷写自己的所见所闻,写完之后藏起来,要不就是背下梗概,原文烧掉。顺带也捯饬自己的家,到处收罗各种破四旧时流传出来的古书画作品,以及文革之前出版的外国文艺书籍,跟同道们欣赏音乐、聊天。

固然日日里提心吊胆,但生活还得这么过下去。

简单地说也就是,当时的文艺青年同样很焦虑很绝望很无助,不知道要整个社会要压抑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但他们还是做着历代文艺青年们做的那些事情,并不因为焦虑绝望和无助就不去做。

看了这本书之后我得出一个很丧的结论:别说是温水煮青蛙,就是滚水煮青蛙,也只能煮下去。

————————

另外:由于听信了网上的评价去看了《战狼2》,我这个悔啊……各种蜜汁尴尬。事后一看,豆瓣上有很多人打两星(作为电影,这片只值两星),知乎上则几乎是交口称赞。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