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三, 九月 27, 2017

病毒凶猛

这一波病毒可真是凶猛。我到现在都还有点反反复复。

Day1:(上)周四。

一觉醒来,鼻炎发了,打喷嚏,流鼻涕。因为我换季比较容易发鼻炎,也没当回事。正常情况的话,喷点药水,到了下午症状就会自然消失。但这一天一整天都没恢复。不过人还是挺有精神的,于是晚上还去攀了岩。攀岩期间鼻腔神奇地恢复了畅通。开心地回到家,又开始打喷嚏。

晚上睡觉期间无数次起夜,口干,喝水。一直在冒冷汗。身体忽冷忽热。

Day2:(上)周五。

早晨醒来很不舒服。服用了鼻炎药和感冒药。并发现生理期到来。

白天也有点忽冷忽热冒冷汗。鼻子的症状稍有缓解。

睡觉无数次起夜,口干,喝水。冒冷汗。忽冷忽热。

Day3:(上)周六。

鼻腔已经畅通,但自醒来就在冒冷汗。穿多了衣服热,穿少了冷。

Day4:(上)周日。

还是动不动冒冷汗。下午有个活动,必须出门。

回家之后就躺倒床上摊起了。睡到凌晨,背剧痛。仰卧痛,左侧卧痛,右侧卧也痛。趴着睡还是痛!因为人还在半睡眠状态,模模糊糊想着,完了,难道是仰躺着睡,睡成椎间盘突出了……但换了N次睡姿以后确认不是骨头的问题,否则怎么可能趴着睡也痛呀。

Day5:(本)周一:

终于意识到可能是病毒性感冒了……吃了头孢。还是忽冷忽热、忽热忽冷。冷汗没停过。到了下午实在杠不住了,去了附近的医院。查血,除了中性粒细胞计数和单核细胞比例略超指标之外,其余都是正常值。但考虑到处在生理期,有些波动很正常。

此时不流鼻涕不发烧,但稍微一吹风就觉得冷,冒冷汗。医生也说不出来是个啥问题……但因为查血正常,我稍稍放下心来。背白天也有点酸痛,但直立状态下比躺着好得多,所以也就没管它。

又很早就睡了。跟之前几天比,这一天晚上睡得不错,只醒来一次。疼痛从后腰的部位似乎上升到了背中央,而且翻个身就没那么痛了。冒汗的情况有缓解。

Day6:(本)周二:

这一天基本不错,没什么症状。以为快好了。

哪料到,半夜背又痛起来!

Day7:今天:

一爬起来就吃了头孢。量体温仍然正常。但隐隐感觉在发热。头昏昏沉沉的。比前一天自我感觉要差。但没有冒冷汗,也没有流鼻涕。

————————————

在这一次躺下之前,我上一次生病还是一年半以前的冬天,因为连续被请吃火锅腹泻一周。而且明显感觉这次生病要严重一些,因为每天早晨醒来,跟平时完全不一样。我平常一睡醒,心情是自然愉悦的,类似:“哇,开心,又是新的一天!今天要去干这干那……”。

这两天醒来的独白是,“啊,难受……怎么还没好啊……”完全无心做事。

星期六, 九月 23, 2017

秋天的事

上个星期五正带着爸爸在人山人海的医院做一年一度的术后复查。明明已经排好了号,坐在座位上等叫号就行。爸爸却莫名焦躁得很,不停地站起来走动,又到护士跟前东问西问。等他终于躺上检查台,我接到他的弟弟(我的叔叔)打来的电话,说爷爷走了。

所以,等爸爸一检查完,我们就飞奔到老人的医院去。赶过去之后其他各家也陆续来了人。经手的看护说,这次爷爷走得算顺利,没受什么苦。

爷爷两个月前差一点要走,肺部发炎,呼吸不息,被医院救了回来,送进重症监护室,戴上氧气罩。医院方面还想切开呼吸道上呼吸机,还想切开胃管直接送营养液,被全家人拦住。爷爷也是高寿90多了,这么折腾一番只是活受罪,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好转,家人看着也难过。所以一家人经过商量,告知医院,凡是要开口子动刀子的抢救,那就不必做了。

这两个月爷爷一直待在重症病房,用抗生素压着肺部的炎症。前两天说是消炎了,刚转到普通病房。不成想……

爷爷79岁那年,身体还好得很,思路也很清晰。当时是地震之后,他住的房子老旧不堪,家人担心他的安全,送他到城郊一所疗养院暂时待一阵。待了两天,他自己回家了。问原因,回答说:“那疗养院里都是老人,话都找不到人说……”

86岁那年,爷爷也还有自己一个人赶着公交车去收房租的壮举。

88岁上连续跌了两回跟头,想来那时候大脑就有点萎缩(检查的结果也是如此,说是脑干有点萎缩),身体一天就不如一天了。

后来进了全天有人看护的老人院,爸爸那一辈兄弟姐妹多,一个人一周去看一次,刚好天天都有人陪爷爷。(和弟妹们说起这一点,大家都感叹,我们这一辈就没这种幸运了。)

————————

这个星期四,我突然鼻炎发作。正常情况下,我的鼻炎就是早晨醒来打两个喷嚏,这一天不管我怎么喷药,鼻涕都止不住。晚上去攀了岩,咦,不流鼻涕了。一回到家,又开始闹腾。晚上睡觉冒虚汗,发冷又发热,晚上醒来无数回,喝水,上厕所。

星期五,买了药吃,中午的时候还觉得有食欲,到了晚上完全不想吃东西了。吃了药,早早上床,昏睡。到今天,睡得还不错,但仍然不停地冒汗,感觉无力。

不知道这是什么病症。

星期六, 九月 9, 2017

啊哈哈哈哈,八卦来啦!

一个人有多牙尖呢?那就是一听到八卦,就恨不得使出洪荒之力来三八!

这个故事也是各种绵长,且让我细说从头。

很早以前说过,直姐家的兄弟姐妹,除了她自己长得弯似盘香却直如棒锤,她家里从长辈到平辈到小辈,姬佬基佬起串串,真真当得一面“满门英烈”的匾。

这回故事说的是她的一个堂表妹妹,记得以前曾出过场,姑且叫她“小周”表妹吧。

小周表妹是个理工生,从小到大看着她一步步成长为姬佬。几年前远赴日耳曼国求学。去国之前补习德语课,在培训班遇到了御姐老师,虽然是春心难耐,但对方坚决认为自己是直人,再加上以当时的视角来看,也确实差距太大,小周表妹只得发乎情止乎礼,依依不舍,远赴重洋。

小周表妹求学期间耍过两任女朋友,一任是天地无伦大“作”比,把小周表妹折腾了个够呛之后结婚生娃去了,到第二任上,小周表妹吸取经验教训,找了个老实人。两人在德意志天寒地冻面面相觑地过了几年后,前不久,以性格不合的原因分手。

分手期间小周表妹百无聊赖,莫名地又跟御姐老师搭上了线,两人天天聊天,不舍昼夜。

于是昨天半夜,小周表妹在我们“大食袋”中年妇女不要脸不要命群悠悠地发了一句话说:“直姐……万一,我说万一,以后我和一个离异带小孩的人一起了你会不会觉得太疯狂……了……”

所有中年妇女们瞬间来了精神!嗷嗷叫着冲出来听八卦。

有人接话说,“这没什么呀。”

小周表妹道:“最近又陷入了御姐老师漩涡,不可自拔……一天到晚不睡觉,两个人隔着时差聊得如漆似胶。”

另有人问:“御姐老师离婚了吗?”

小周表妹答:“正在离呢。”(原因稍后送上。)

又有人回答:“那不着急,你先回来,睡了再说,万一不合适呢?”

小周表妹又弱弱地问了一句:“……可以……无性……吗……御姐老师说自己只是一个直人,但有身体接触障碍症。精神上绝对喜欢男的,但肉体上接受不了……她坚持说自己不喜欢女的,完全无法自我认同。”

中年妇女们看到真的都疯了。马上有人说:“睡都睡不成!还要帮人带娃娃?!疯了么,你可别这么想不开。”

接着大家迅速排队,把上面这句话重复了若干若干遍,并表达了相同意见:“都不想教育你了!如果天雷勾动地火搞得欲罢不能,再来说其他的。现在隔空喊话就喊无性?你脑壳被锤打扁了?”

小周表妹说:“我给她表白了……她应该理解了,也回应了……但觉得这是绝对错误的,天天在想怎么把这种想法抑制掉。”

大家又崩溃了!“你能不能找个认同嘎嘣脆的!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去开导她的自我认同,你累不累?我们想到都累好吧。”

还有人说:“你先飞回来睡一次再说吧。一张机票钱。没睡过以前都是空话。”

发生上述对话期间,我正在练拳击,回来打开微信群,对话几百条,定睛一看,马上也复制了一条说:“睡都睡不成!还要帮人带娃娃?!疯了么,你可别这么想不开。”

然后我又说:“你是不是这辈子都没好生日过?怎么会有这种浪漫到离谱的想法?无性?给别个免费带娃娃?一定要先睡!睡不好就退货!”

大家附和:“绝对的真理,睡得好太重要了。”

小周表妹仍然弱弱的,“感觉……大家的想法……都好实际……”(废话!大家吃过的瘪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人再吃一回呀!)

她说:“说实话……我很长时间没什么性趣了……回家就睡觉,困得很……”

大家又猛地一激灵:“所以你和前任就是这么分手的对不对!!”

小周表妹简直要崩溃了,“不是啊……还是有其他原因吧……当然不和谐是有点久了……她觉得我对她没性趣……”

众人齐声:“好了!你不要否认了!你们就是床死分手的。get!”

小周表妹:“(前任)感受最深的是,觉得我不爱她。”

我:“那还用说!日都日不爽肯定不爱呀……那你是不是自己都没有过高潮啊?”

小周表妹(羞怯地):“说得好露骨……我有啊……”

我:“那你回来把御姐老师弄了再说。”

小周表妹:“……我是真的很喜欢老师……但我们并没有谈这么深入呀。”

我:“有什么可谈。你回来跟她见一面,想不想日一瞬间就知道了。现在说这么多干嘛?”

小周表妹羞怯地:“我不是这样的人啊……我跟前任认识了三个月,暧昧了两个月才……”

我:“所以你跟她才不和谐好吧!暧昧有两种,一种是充满电感的暧昧,就好像你形容的跟御姐老师这种。另一种是,哎呀,‘她也不坏,我正好单身,那要不要耍个朋友试试看?’然而不耍也可以……”

小周表妹:“对啊,本来也不是一定要跟前任交往。就是有一次太空虚了亲了她一下,就好像要负责了……”

一名妇女dang!地跳出来:“所以现在也是太空虚,你可千万别聊了几个通宵又觉得要负责了!”

(我内心十分赞同。心想的是,理工科的小朋友怎么这么爱负责!动不动就负责,谁tm要你们负责了?)

小周表妹:“我现在真的特别喜欢老师,甚至连她女儿都一起觉得好爱……但她那边的情况,真的好复杂啊……”

以下内容,小周表妹发的是语音,大概是因为实在没办法用书面语言短时间说清楚吧!

总结一下是这样:御姐老师,一直存在跟男性的身体接触障碍。但因为家长还是保守,所以接受了一个追求自己多年的老实男人的追求,并结婚。结婚后仍然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坚决不跟对方发生关系。男方还是很善良,先跟她一起去看医生,无结果,后来甚至勉为其难,答应以人工授精的方式与她生育孩子!

生完了孩子,老师的身体障碍症还是没有解决,于是两人两地分居,男方自然放敞。放敞过程中找到了与自己实现生命大和谐的真爱,马上回来坚决要求跟老师离婚。(我心想:这才叫干得对啊!之前是在干嘛?!)

由于御姐老师也还是比较富裕,所以现在大家正在分家产,可能家产分完了就离脱了。

群里每一个妇女都被这个故事!惊!呆!了!先是觉得这老公似乎也有病,更万万没有料到老实巴交的理工表妹碰到个这么难搞的妇女!

有人最先反应过来,说:“天啦!心理问题这么严重,真的在一起了怕是要整死你。你能不能还是找个健康的、性功能强劲的、认同坚定的、开开心心的、没娃的耍一个啊!”

其余各个生了娃的直人妇女们火速赞同:“是啊是啊!注意要没娃呀没娃呀!带到娃儿还耍个鸡儿。”

小周表妹:“老实说我最近也到处去找了呀,虽然花花草草各有可爱,但我心里还是只有德语老师呀!”

我深刻的觉得是小周表妹耍朋友耍少了,简直被拿来当成了接盘侠。

由于时间已经太晚,当天的讨论到此结束。反正现在大家都尖起耳朵随时等待下文。

星期四, 九月 7, 2017

有些“自我”突不破

说起来我一直是鼓吹要勇于“挑战自我”的。再加上头发留长之后,更加洋洋得意,随时都觉得自己仿佛要“上天”。但是现实总是会及时来点“棍棒”来收拾收拾太过狂妄的自我。

这一回老天派下来掌脸的是……着装风格!

因为头发留长以后上厕所再也不会被大妈拦住,所以我穿衣服就越来越……中性style。又因为锻炼太长时间,背部太过宽阔,天生又没有胸,腿杆又过分短,中性风格真的是,极少数我穿着不难看的style了。

机缘巧合之下,我碰到一个可能需要穿“新中式”服装的场合。接洽方发了一堆淘宝链接让我挑选,但我观看之下暗暗觉得,我穿起来可能不好看。但为表示配合,我专门跑到表演服租赁一条街去试风格,心里想的是,只要试出合适的风格就到淘宝上照着买下。

然而,镜子面前的自己,怪异到……连见多识广的店老板娘们都嗫嚅着说不出恭维话的程度。

如果是长款的新中式女装(大家可以去淘宝搜“茶衣”、“禅服”这一类的关键字),我穿起来像是……大妈。

如果是短款的新中式女装,我穿起来就像是……西北地界上卖瓜的大妈(参考闫妮《三枪》造型)。

如果是短款的新中式男装,我穿起来像是……跑堂的伙计(是的,这一点并不随着时间的流逝、头发的长短发生任何改变)。

如果是长款的新中式男装(比如瑜老板穿起来很帅的那种大褂),我穿起来像是……没有腿和脚……

因为实在丑爆了,我干脆豁出去了,还试了!旗!袍!

好吧……坦白说,我现在有点倒三角的体型,所以……背后的拉链根本拉不上!老板娘帮我提着拉链来到镜子面前,然后她对我说,“你砸个阴悄悄的还很有点壮呢?”

我也很不好意思地对她说,“哎呀,不好意思,我搞体育的……”老板娘才终于如释重负,“就是噶,你简直不适合穿这种衣服!”

后来,又经过一番磨难,我不用出席那个场合了!哎呀,如释重负,如释重负。

P.S:有人可能会说,是因为租赁店的衣服不合体,所以穿着显得怪异。但租赁店既然要做这档生意,衣服肯定是适合大多数人穿的。我以前陪过两批不同的人去那里租过衣服,尤其是旗袍,人家穿起来可都正正常常,高兴地租走了。由此可见并不是衣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