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0 comments

星期天, 十月 29, 2017

《银翼杀手2049》太棒了

以下有剧透。

——————

这应该是我自《星际穿越》之后看过最满足的一部科幻片了,并且我认为其主题比《星际穿越》高到哪里去了。

《星际穿越》归根结底是一部亲情片,新版《银翼杀手》导演的上一部片《降临》最后讲的也是亲情和人性,但《银翼杀手2049》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是彻底“反-人性”的。不是反对的“反”,而是说,它对人之所以为人的基础和核心(也即,人性、灵魂等等),提出了极大的挑战。这跟雷德利老人家在《普罗米修斯》和《契约》里想探讨的观点,有一点点的亲缘关系,可以说是一棵树上分开长的两条枝桠。

电影本身拍摄的美学,这就不说了,别人已经说过很多了,废土世界啊,赛博朋克啊,Film noir啊……反正呢,漫天大雾和雪花盖顶,都美极了。我是专门找地方看的2D,整个画面都是黑沉沉的。但想起来呢,有些地方用3D表现应该也是很棒的。所以只需要去看就对了,有什么版本刷什么版本,都应该物超所值。(老版的《银翼杀手》我下了蓝光高清版,看起来还是黑乎乎的一团。风格使然,实在没办法。)

有人说节奏慢,我觉得完全不慢,它是那种老派的,耐心细致地讲故事那种节奏。比《边境杀手》的节奏要快。跟电视剧《Fargo》的节奏有点接近。

这电影的主题,让我简直拍案叫绝。老版讲的是,当复制人有了人性,这是一个比较老套的,现代意义上的主题。

而新版讲的是,复制人渴望有人性,但它还是复制人。而twist来自,在这种渴望当中,它是那么地“有人性”。这就是彻底后现代的主题了。

电影开始没多久,就借K的女长官(哈哈,又见强硬的Robin Wright)之口告诉K,“你没有那玩意儿也能活得很好。”K不解,追问“什么东西”,长官说,“灵魂。”事后想来,这是破题的一段对话。

另一段对话是快结尾的时候,复制人义军头领揭穿K不是那个“Special One”,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复制人,他所有的记忆都是植入的。K整个人都颓了。头领说,“哦,不要,我们所有(复制)人都曾以为自己是Special One。”这个桥段的设计,真是神来之笔啊。

人类有一个永恒的追问,也就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从小到大,我们看到的各种文学作品里,都在强调,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人之为人的存在标志。可如今复制人也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被无情打脸。实际上,这也是对人类自己的一种打脸吧。

电影里没明说,但不妨再把上面的点给推出去一步:如果我们人类同样不是“the Special One”,不是“the Selected”,我们的存在是否还有意义?(从这条思路上去理解,这个主题其实也是反传统“天启派”宗教的。)

尹珊珊在她的视频节目《奇爱博士讲电影》里发表了一段意见,大意是这样,“妈的,看到最后,父女要重逢了。哎呀,谁要看一个大团圆结局啊?可镜头一转,看到高司令要死不死地躺在雪里,这片子一下就高级了起来。”

确实如此。我开始也以为是大团圆结局,心里真的是懵逼且崩溃的,但最后的大雪场面,把这个片子的悲剧色彩和高级感,一下给拔了起来。

K如果死了,是幻灭;K如果没死,同样是幻灭。

如果有人问,什么是高级感?那就是烧了这么多钱,拍了这么美的一部片,竟然不是冲着赚钱,不讨好观众,专注地表达自己的思考!这真是跟雷德利老人家一条心哪

——————

总之,大家快去看吧,看了来讨论呀!

星期一, 十月 23, 2017

“我专门来羞辱羞辱你”

我和我搅家的关系越来越扑朔迷离。平常各忙各,偶尔微信上聊聊天,拌拌嘴,偶尔见个面,睡一觉。两个人各怀心思,各求便利,怎么算也算不上严肃的关系。

有一天,她听说了一件我做的事。我做的这件事,我自己觉得不算有什么错,但多少觉得有点心虚。她觉得我做的这件事,也不觉得算是什么错,她来声讨我,多多少少也觉得有点心虚。但总归呢,她半是生气半是看笑话听八卦地羞辱我来了。

“嘿嘿,我听说你做了一件事。你给我讲讲,你究竟怎么能做得出来的?”她说。“我刚听说的时候尴尬死了,感觉就是自家孩子在外丢人现眼,而且这孩子还挺大了!你明白我的感受嘛!”

我反省了一下,自己真没觉得那件事会有这么尴尬。的确是不算检点,但说白了,不就是趴体儿上玩嗨了,跟别人家的小姑娘打了个啵儿嘛!

“一想到你对年轻人的这种谄媚和跪舔,拼死拼活还觉得大家能打成一片,我就头皮发麻,尴尬无比!”她说。

“拜托你不要替我尴尬。如果情形真的像你想的那样,我一定比你尴尬。”我摊手说。

我想了想又说,“我觉得,跟你的关系不算很认真,脑袋里没有阶级斗争那根弦,然后碰到那种嗨爆的场合……”

“不,我不是要你为我守身如玉什么的!谁想要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关键是,你的中年青春期什么时候能完?浪你也得浪得有个水平啊!”

“唔……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有分寸的。”

紧接着,我们的话题又绕回死胡同。她让我不要武断地看待她的生活,她并没有过着虚伪的乏味的中年妇妇生活;她的生活是她自己在过,我不要想当然。我当然也说了同样的话,请她不要武断地看待我的生活,我并没有“因为害怕年轻已逝而死命强撑”。

说到最后,我们又因为完全无法互相理解而互相道了歉,虽说对对方生活的固有印象丝毫没有改变。

告别的时候她说,“我是专程来羞辱你的。好了,羞辱完了,我走了。”

我点点头,“我接受你的羞辱。虽然我们在羞辱的point上并不达成一致。”

and,我这么写下来,她一定又要崩溃,觉得为什么我笔下的她,完全没有表现出她眼中的自己。

星期二, 十月 17, 2017

舞室里的那些事……

舞室的女孩子们是我通常而言接触不到的群体。她们基本上就是那些……初中之后没考上重点高中之后也没有上过大学的女孩子了。但就我的观察,她们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成绩不好罢了,并不是不努力,不能吃苦,或者智力不足。

这家舞室的老板就是两位教练,一位估计是资金出得多一些,外联工作全包,也教技术,但主要教力量和爆发类的技术;另一位舞蹈技术和软度更好,教姑娘们各种技巧。而且两个人真正齐心合力地做事。当初选这家舞室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想着教练就是老板,总不至于跟前一家一样,学着学着就换教练,东一榔头西一棍子。现在看来,果然没有选错。

长期学员们大多数是外地来的,年纪差异不大,虽然有不少人已经结了婚甚至孩子都有两个了(!),但也就,25+。偶尔也有年纪略长的本地人来学,但都是“散打”,像我一样,一周一练或者几练。而这些长期学员,在三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里,天天吃住在一起,训练在一块。(外地学员的住宿,老师租了间硕大的套三还是套四,全部住在一起。)

学员们之前似乎少有集体生活的体验,尤其跟一群天南海北来的同龄人相处,就更是没有过。我感觉,这舞室,相当于是这帮女孩们的“大学”生活。好些人甚至交了一份“终身班”的费用,“毕业”了到各地驻场演出一阵,又回来学校进修,大家又乐呵呵地聚在一起。

最近有一项钢管舞业内的比赛,全国性的,按教练的说法,行业内权威性略微低了些,参赛人员水平比较参差。但她们当然非常支持自己的学员去参赛喽,毕竟也是顺便宣传舞校的好机会。有两个学员要参赛。一个教练,编舞,训练技巧,甚至连表演服都代为出力设计!另一个教练则亲自带着学员去外地参赛。(一个学员拿了第三,大家高兴惨了。)其余学员学成之后的第一场商演,她们同样是帮着设计表演服,设计舞蹈动作。说实话,一家商业舞室,“负责到底”做到这个地步,我真的很佩服她们。

我在这里训练了一年半左右,教练们手下出师的姑娘们杠杠地有三波了。我基本上算整个过程的见证人。第一波学员,哈,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个人。那姑娘是河南来的,似乎以前跟教练之一在另一家舞校学习过,后来借了一大笔债,跑过来学习。当时舞室才开张,两个教练教她一个人,她自己也很能吃苦,只是性格特别拧巴别扭。三个月后顺利出师,经教练们的介绍,开始商演。但莫名其妙的,因为很少的钱的问题跟教练们发生矛盾,成为“师门叛徒”,再也没了音信。(按两位教练的说法是,夏天里下大雨,教练没办法,用了一下学员的表演用伞挡雨,学员大发脾气,两位教练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别给学员转了一笔买新伞的钱,学员收了两笔钱,不肯退回……结合那位学员的家境和性格,这故事我基本相信。)

第一波学员的培训后期,第二波学员就陆陆续续地来了。有一个男同学,算是舞室里少有的念过大学的人。日语专业毕业,似乎还上过研究生,但我至今没有仔细问过。这个男同学,如今成了教练眼里的老大难。他是所有第二波学员里至今不曾出师的人。而且他的进度,跟一周一练的我基本上保持一致。

我的问题主要是我练得太少,软度老下不去,不能横叉竖叉的话,太多技巧没法练,所以我主要是练力量卦的动作。而且我早早跟教练表过态,我说老师我不急,我练什么都按5年为单位(哈哈),能练到60岁是最吼的。

这位男同学呢,天天练,软度还是开不了。而且他力量也不特别好,力量卦的动作也做得马马虎虎。更何况他没工作啊!在舞室晃了了一整年了,生活费什么的似乎告急。

教练比他还着急。有一天课后跟教练聊天,教练说,“你说那谁(男学员)怎么办呀?是我的话,练一年了,其他同期的学员都商业表演几轮了,学费都挣回来了,可他这样的水平,还啥也不成,当教练也不成。”

我说,他都不着急,那就慢慢耗着呗。

教练说,“那哪儿能?他明明就是不想工作!他的钱用完啦,而且很久也没跟家里联系了!实在没天赋的话,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儿呀。”

这位男学员的处境,其实我是可以理解。长久以来,整个舞室就他一个男的,他学历又比其他人要高,他自己也是有点,怎么说呢,比较“端着”,真是找不着人说话。我呢,至少还能跟其他女同学们聊聊蔬菜水果多少钱一斤吧。他就没辙了。

这位男学员本身是因为想要改变当时的工作来学舞的,学艺不精不能出师,就等于是又要回到原来的工作环境。他肯定怎么都不愿意啊。

星期五, 十月 13, 2017

不语,上个线啊,朗哥儿找你

To 不语:

见到这条博客请联系一下阿朗,她的邮件是yuelang#gmail(#换成@)。如果gmail已经完全不好使,你给她豆油也行。

————————

阿朗版的《指匠》终于上架有售了(亚马逊、京东都有):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952166/

同期《轻舔丝绒》据说也快了: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041894/

《灵契》也有,上市时间未定: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961102/

这个系列的前一套,国内出版社是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五年之后外版续约在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纪文景),我感觉第一版是没怎么赚钱,又或者是续约的版权费涨了,所以百花洲就放弃续约了。

这一类的书,其实很难大卖,出版社只要能出到不亏本,都算捡了漏,大家有的买赶紧买吧。

星期四, 十月 12, 2017

开新项目!

最近一段时间练口琴,感觉到了瓶颈期,毫无进展。《简明十讲》差不多搞完了,十二小节布鲁斯也能胡乱弄弄了,流行歌给谱感觉都能吹。晓松老师网站上的课,中级教程搞了一半,但水平很水。曲谱的话,除了高级曲谱,其他的练练都能吹。

然而,听音的能力依然渣烂,节奏感依然渣烂。开着节拍器做节奏练习简直就没法弄。乐理,差差差。没有扒谱能力。

此时练口琴的总时长是310个小时。距离当初许下的心愿(点此),差不多算完成90%吧。

磨皮擦痒期间,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成人电子琴”!哇卡卡卡!有一种新世界又被打开的感觉!我不想学那种照着谱闷搓搓练的那种,我想学乐理和即兴什么的,结果真的有!

立刻加了老师,老师发来课程目录!名字就叫即兴伴奏弹唱教程!哈哈哈。一对一学习,价格的话,比现在健身房水教练们的私教课便宜。虽然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可是咬咬牙也能承受。

说实话我是有点担心自己学不懂。因为听力和节奏感实在太差了。但我又觉得,只要有系统的训练方式,我应该不至于蠢到学不会啊。

不管怎么说,为了不让自己再有迟疑,我火速给自己买了一台电子琴,火速跟老师约了试课的时间。就这么定了!先上十节课!实在搞不定再说!

为了给自己打点底气,我点开了许多年前没看下去的林文信教学视频第一课。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竟然听懂了!而且林文信说,“以后的课程大部分都是简谱!”哈哈哈哈,如果说吹口琴这两年我别的音乐技能没有太大提升,看着简谱哼哼唱的技能总是掌握了一点点的。

我现在想的目标是:希望练到100个小时之后,能用电子琴给口琴打伴奏。

哟西!就这样!干巴裂!